赵合德

赵合德

  赵合德,赵飞燕的孪生妹妹,为西汉汉成帝宠妃。在姐姐赵飞燕得宠后,经由姊姊的关系,赵合德亦入宫随侍汉成帝,并深得皇帝宠爱。封为昭仪,赵氏姐妹联手迫使班婕妤退出后宫,又联手使汉成帝废许皇后,让姐姐赵飞燕成为皇后。后与赵飞燕争宠,因而姐妹之间产生嫌隙。但两人为获帝宠仍经常联手斗争后宫诸妃与朝臣。后来姐姐赵飞燕因无法产下皇子,也是赵合德为赵飞燕解围,使其免遭被废。传说赵合德生得体态丰腴,较赵飞燕更得皇帝宠爱,留下温柔乡和祸水的典故。后因汉成帝暴毙,赵合德被迫自尽。
  赵合德:汉成帝妃,飞燕之妹,与乃姐齐名,一对姊妹花。
  赵昭仪(前39年-前7年),名不详,为西汉汉成帝宠妃。与姐姐赵飞燕同侍皇帝,专宠后宫,享尽荣华富贵十余年。赵氏姐妹是中国历史上传奇和神话般的美女,各种史料中记载她们的事迹很多,评价大多为负面,认为她们是红颜祸水并要为诛杀汉室负责。
  正史未记载她的名字,赵合德之名出于《飞燕外传》。
  在姐姐赵飞燕得宠后,经由姐姐的关系,赵氏亦入宫随侍汉成帝,同样受封为婕妤。而赵婕妤虽然比不上姐姐的蛊惑手段,但她生得体态丰腴,玉肌冰肤,美艳妩媚,花容月貌,其丰满的身躯,状若含苞待放的蓓蕾;酷似粉装玉琢,着体便酥,恰好形对汉成帝另外一层强烈的补偿心理,较赵飞燕犹为娇艳妩媚,比赵飞燕更得汉成帝宠爱,在赵氏与汉成帝度过第一个迷人销魂之夜后,汉成帝欢畅无比,欲仙欲死,便赐名“温柔乡”曰:“我当终老是乡,不愿效武帝之求白云乡了”。赵氏姊妹温柔狐媚,善于梳妆,但她淫荡狠毒,阴险善妒,深得成帝宠爱。
  永始元年(前16年),姐姐赵飞燕被封为皇后。后来,汉成帝对皇后赵飞燕的宠爱减少,而赵婕妤则是最为受宠的,又被立为昭仪。汉成帝还为赵合德修建宫殿,名为昭阳宫,其殿豪华奢侈,“中庭彤木,殿上髹漆,砌若铜沓,黄金涂,白玉阶,璧带黄金釭,函蓝田璧,明珠、翠玉饰之,自后宫未尝有也。”,赵氏姐妹俩联手专宠后宫十余年,但两人同样无法生下一个儿子,于是姐妹俩便疯狂残害汉成帝的子嗣,此时姐姐赵飞燕失宠,百般寂寞,而赵昭仪妤却独享雨露、专房固宠。
  前7年春的一天,汉成帝起床不久即暴毙,大家认为是赵昭仪的罪过。太后言“皇帝暴崩,群众讙哗怪之。掖庭令辅等在后庭左右,侍燕迫近,杂与御史、丞相、廷尉治问皇帝起居发病状”,赵合德野心粉碎,因此自杀,临死前,赵昭仪愤慨地说:“我把刘骜当成一个婴儿,玩弄于股掌之中!”
  哀帝即位后司隶解光在奏章中弹劾赵昭仪“倾乱圣朝,亲灭继嗣”,称其怂恿皇帝杀害许美人和中宫史曹宫所生皇子。赵合德灭绝成帝皇嗣一事也成为燕啄皇孙典故的来源。
  野史
  同姐姐赵飞燕一样,赵昭仪的故事也多出自于野史,包括“赵合德”一名。在野史中她相比姐姐更受宠爱,体态丰腴,加上工于心计,巧于辞令,而赵昭仪正值性欲强烈时期,欲火异常旺盛,成帝荒淫好色,昏庸腐朽,与其日夜纵欲淫乐,性能力迅速衰退,后为与赵昭仪继续行床笫之事,服下七颗名为“慎恤胶”的春药,来刺激自己的欲火,最终在云雨之后身亡。赵昭仪因此被迫自杀。
  温柔乡
  出自《赵飞燕外传》,史载她“肤如凝脂,丰腴莹润”,汉成帝与赵昭仪行床笫之事后大悦,沉迷于她丰腴身躯及丰满乳房,言“吾老是乡矣,不能效武皇帝求白云乡”。故此引申出温柔乡的典故。
  祸水
  出自《赵飞燕外传》,在姐姐的介绍下,赵昭仪进宫之后深受宠幸,披香博士淖方成唾曰:“此祸水也,灭火必矣!”在五行论中,汉朝属于火德,赵昭仪得宠于成帝,是为水之灭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