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神拿破仑的战斗力从何而来

  导读:在世界战争史上,法国军队的战斗力一直不被人恭维,但是他们却也有过“战无不胜”时刻,那就是拿破仑时代的法国远征军——除了俄罗斯,征服了欧洲大陆所有国家。拿破仑的战斗力从何而来?要解开这个谜团,需先弄清法军的战斗力通常不行的原因。
  世界公认,法国人拥有独步於世界的一大强项:思想。思想会带给一个国家自由和浪漫,但是世间万物都此消彼长。凡是自由烂漫的人,组织纪律性往往不行。“天马行空”的“法才”,一直有个解不开的死结:散漫。此症导致“法才”影响世界有余,但控制欧洲乃至世界则不足。在近代历史,虽然法国仅此於英国,建立了世界第二大的帝国,但从坚挺度比较,法军的战斗力远不如英军坚硬。在清帝国垂死挣紮之际,尚能靠老将的匹夫之勇,取得大胜法军的镇南关大捷,可见法国人的战斗力,是何等不堪。所谓英法联军进北京,法军是“搭车”,锐不可当的主力还是英军,法兰西人的主要作为是趁火打劫。
  然而,拿破仑那段“横扫欧罗巴”时光,历历在册,绝非虚构。拿破仑戎马一生,亲身指挥过的战役约计60次,比历史上着名的军事统帅亚历山大、汉尼拔和恺撒指挥的战役总和还要多。除了奈尔逊海战和滑铁卢战役,近乎百战百胜。人们称拿破仑为“战神”,但他终归是一个人不是神。然而他能在法国“浪漫”的历史上,留下征服欧洲大陆的辉煌,肯定具有不同凡夫俗子的“独门功夫”。世界上有两种力量强大,一种是思想,一种是剑,而思想将最终战胜剑。——拿破仑的这句名言,既是自己对“两把利器”的心得,也是对他成为无敌“欧洲王”的诠释。
  作为近代新兴军事家,拿破仑那“两把利器”彼时天下无敌——最猛烈的武器:火炮,最锋利的思想:拿破仑法典。单项军事天才或者思想家都好找,但是二者合一就是难得的凤毛麟角人物。而拿破仑恰恰就是这样一个难得人物。地球人都知道,拿破仑是最早的炮兵司令。他有“炮兵皇帝”及“现代炮兵之父”的美誉。拿破仑的大炮在埃及的狮身人面像上留下了恒久的历史印记,人言他炮轰狮身人面,是为了向世界表达“击碎旧世界”的决心,其实,拿更是用此炮轰,向世界表现法国炮兵的威力。
  18世纪末19世纪初,火炮对於欧洲不算新式武器。早在欧洲15世纪时,火炮已出现。 法军的炮兵是後起之秀。他们拥有其他炮兵军队无法超越的强项:炮兵官兵的素质。众所周知,拿破仑是“炮兵学校”科班出身。他在法国皇家炮兵中茁壮成长,拿破仑在炮兵史上,创造了很多个第一,诸如他改变部队编制,第一次使炮兵成为一个独立的兵种。法军因为具有一个大革命与炮兵“双料出身”的领导人,再加法国炮手都经过独一无二的大革命的实战考验,遂成为欧洲炮兵水平最高的“可怕”军队。
  他们是一支不拘一格的“革命军”。正规的军营纪律是无关紧要的,士兵受到人道的待遇,绝对论功晋升的原则,产生了纯粹凭藉勇气的军队制度。凡此种种,再加上骄傲的革命使命感,使法国军队焕发了无穷的战斗力。威猛的法军,除了如火纯青地密集使用大炮这一杀手鐧,还有一点超乎一般军队。这大概是历史上唯一支带着“学者和书库”打仗的军队。世界都对拿破仑那句着名指令耳熟能详:“让驴子和学者走在队伍中间。”这句话不仅说明拿破仑爱惜学者,而且道出他能打仗的另一秘诀:带着先进的思想前行。他的队伍中,有一支特别分队——数百名各行业的学者以及成百箱的书籍和研究设备,可谓别具一格的“学者”军队。
  那里面不仅数学和文学书籍,更蕴藏着世界第一部民法典——《拿破仑法典》 ,这是宪政国家最早的民法典,也是拿破仑一生最大的骄傲。拿破仑临死前说:“我一生四十次战争胜利的光荣,被滑铁卢一战抹去了,但我有一件功绩是永垂不朽的,这就是我的法典。”思想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思想是万万不能的。关键是思想与剑如何有机地结合。植根於法国大革命土壤的拿破仑,从一个只有剑的旧军人成长为手握“思想和剑”两把利刃的新军人。从而把法国的战斗力推上历史顶峰。
  士兵们 !你们没有炮,却赢得了这些战役;没有桥,却渡过了江河;没有鞋子,却还急行军,你们露宿,可没有烧酒,而且经常没有面包。只有共和主义的军队,自由的士兵,才能经受你们所经受过的艰苦。你们必须尊重将被你们解放的人民。不这样做,你们将不成为人民的解放者,你们将会是给人民造成灾难的人。你们就不会是法兰西人民的光荣:他们反而会否定你们。意大利各族人民们 ! 法国部队将为你们挣断锁链,法兰西人民是全体人民的朋友,你们应该以信任的心情来迎接他们。你们的财产、宗教、习惯将受到尊重。我们是向共同的敌人作战,我们只是对奴役你们的暴君作战。
  通过这段拿破仑对士兵的动员令,彼时法军战斗力非凡的强大内因昭然若揭——法国人不光要靠书籍,而且还要用大炮轰掉锁链,告诉世界人民怎样有尊严地生活。世界最强大的炮兵集团军,而且是自由之师、正义之师,让拿破仑率领的法国远征军所向披靡,横扫欧洲大陆,战无不胜。“拿破仑的神话”来自“思想与剑”完美结合。先进的武器,先进的思想,缺一不可。 18世纪,是大英帝国的世纪,也是法国人表演的世纪。上半叶启蒙,下半叶革命,这两件事做完之後,19世纪初叶拿破仑横空出世,令法国焕发了空前绝後的战斗力。
  当然,法军由盛极而衰也发生在拿破仑时代。拿破仑後期,思想退化,开始单纯迷恋强权,忽略了自己是否代表最先进思想,其主动发动战争的行为与後来的希特勒无异,最终晚节不保。当“战神”思想一旦退化,那麽武器也会生锈,领导者和军队一起,慢慢老去。当最先进的思想和最先进的武器脱节之後,法国的战斗力便又恢复较衰的常态。可见,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单一的武器,或者单一的思想,而是“思想与剑”结合得最完美的国家与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