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日战争

  元日战争是元朝皇帝忽必烈与属国高丽在1274年和1281年两次派军攻打日本而引发的战争;这两次侵略在日本合称“元寇”或“蒙古袭来”,或依当时的日本年号称抵御元军第一次进攻的战事为“文永之役”,第二次为“弘安之役”。镰仓、室町时代呼称(蒙古袭来、异贼袭来、蒙古合战、异国合战)亦有用凶徒称呼之,江户时代大日本史称为元寇。这两次入侵也以北九州为主要战场。当时元朝舰队是世界史上最大规模的舰队。
  1259年(正元元年?元宪宗9年)、高丽抵抗蒙古势力武人政权倒台,1260年(文应元年、中统元年)忽必烈上台,对高丽方针由武力征服变更为怀柔政策。高丽成为后来元朝侵略日本的协力者。
元日战争  蒙古帝国征战
  蒙古帝国灭金朝以后,负责漠南汉地事务的忽必烈于1260年在中原即位称帝。同年,高丽元宗向其称臣,高丽成为其东藩,而且蒙古帝国又与高丽结盟。1271年忽必烈以易经“大哉乾元”之意,建立元朝,定都大都(今北京),并于两年之后要求高丽派使者奔赴日本,希望与日本“通好”。
  外交
  1265年高丽人赵彝建议元廷出使日本,1266年(文永3年?至元3年)农历八月蒙古兵部侍郎黑的持虎符、充国信使;礼部侍郎殷弘持金符、充国信副使、持国书出使日本。他们率使节团准备到日本递交国书《大蒙古国皇帝奉书》,十一月二十五日(癸丑)使节团抵达高丽,二十八日(丙辰)高丽元宗命枢密院副使宋君斐、侍御史金赞等陪黑的等往日本。高丽害怕蒙古索要军费,次年正月,宋君斐、金赞与蒙古使团到至巨济岛松边浦,宣扬风涛之险,高丽元宗让宋君斐随黑的回蒙古,宣扬‘大洋万里风涛蹴天’、‘彼俗顽犷无礼义’,不要去的好。但是忽必烈要求必须去。最终高丽派遣起居舍人潘阜到日本,居住六个月,但未取得任何收获。
  1268年,忽必烈又要求高丽派遣第二批使者,正月,高丽使节团到大宰府,同样是空手而回。使节团参见了镇西奉行少贰资能,使节团代表潘阜向其递交大蒙古国皇帝奉书(日本侧呼称:蒙古国牒状)与高丽国王书状,由其传达镰仓幕府的征夷大将军及在京都的天皇。三月,北条时宗上台。当时主管外交的是日本朝廷,因此幕府要将这一事件报告朝廷。朝廷与幕府的中介、任职关东申次的西园寺实氏接受了国书,命名为“异国书”,转交院政后嵯峨上皇。随后朝廷连日开会讨论。幕府认为蒙古人有凶心,派遣牒使是蒙古军袭来的前奏,传达御家人做好准备。镰仓的建长寺,来了位南宋禅僧,僧侣告诉日本人,在大陆蒙古帝国种种暴行。潘阜因得不到答复,率团回国报告。五月,忽必烈命令高丽造可载米三四千石的战舰一千艘,备战。高丽崔东秀向蒙古报告高丽备兵一万,造船一千只,十月庚寅(十三日)蒙古派明威将军都统领脱朵儿、武徳将军统领王国昌、武略将军副统领刘杰等十四人到高丽,整阅军队、视察舟舰,表示随时进攻南宋、日本。并视察黑山岛赴日本道路。高丽官员陪同。
  1269年2月,蒙古正使?黑的、副使?殷弘率使节团在高丽起居舍人潘阜等人陪同下,共计75名在日本对马岛上陆,因日本抗拒外交,蒙古人抓走日本平民塔二郎、弥二郎。塔二郎、弥二郎到大都,忽必烈以为他们是日本使节,接见了他们。认为日本忠节可嘉、厚赐匹帛,又说:“尔国朝觐中国、其来尚矣、今朕欲尔国之来朝、非以逼汝也、但欲垂名于后耳。”让塔二郎、弥二郎观览宫殿,塔二郎、弥二郎表示这是天堂佛刹,忽必烈大喜,又让塔二郎、弥二郎浏览燕京万寿山玉殿与诸城阙。九月,被捕的对马岛人塔二郎与弥二郎从大都回国,同行的是高丽人金有成?高柔率领的使节团,使节团有蒙古帝国官人三人,同从人五人、高丽人六十七名,乘坐四艘船到对马嶋丰岐浦登陆,到大宰府守护所。使节携带忽必烈本人的国书、大蒙古国中央机关中书省的国书与高丽国书。
  此后,忽必烈或通过高丽,或自遣使者,又继续发送了一系列的信件,并以战争相威胁。幕府时值镰仓时代中期,幕府将军惟康亲王并无实权,实权掌握在权臣北条氏手中。当时的“执权”北条时宗认为书状无礼决定不投降,并立刻着手加强日本最靠近高丽的领土,因此也是最有可能被首先侵略的地方——九州的防御。首先,幕府命令分封在九州的大名回到自己的驻地,并将在九州的军队西移,以进一步增固可能的登陆点的防御。另外,幕府还组织了大规模的宗教祈祷活动,以心理战来应对这场危机,其他大多数公家活动亦被推迟。
  忽必烈早在1268年就想发动战争,但却发现朝鲜半岛当时没有足够的财力提供充足的兵力;1273年他派了一支部队去高丽做为先锋,结果这支部队却无法在高丽的国土上自给自足,最终被迫返回中国以资补给。因为元军骑兵所需的马匹,以及所需的养马草场,都严重限制了部队的运动,以致于元军无法在几乎寸草不生的地方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