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皋

  牛皋(gāo) (1087—1147)南宋抗金将领。字伯远,汝州鲁山人(今属河南鲁山县熊背乡石碑沟村人)。南宋初年聚集人民抗金。绍兴三年(公元1133年)牛皋加入岳家军、长胜军。牛皋使用双锏,乃金所制。后隶归岳飞,为其推重,对金作战中屡立战功。曾参加镇压杨么起义。岳飞被害后,因始终反对宋金议和,被秦桧害死。
  牛皋是南宋将领,出身射世,精练武功。他一生戎马生涯,出生入死,战功卓着,被誉为抗金名将,深受岳飞的器重和人民的爱戴,后被秦桧使人毒死。1129年,金兵入侵中原,牛皋聚众抗击有功,被提拔为中军统领和荥州刺史。后牛皋在抗击金兵中屡立战功,受到朝廷重视。绍兴三年(公元1133年)牛皋加入岳家军。牛皋年长于岳飞加之战功卓着,颇得岳飞敬重。在以后的抗击金兵中立下汗马功劳,被提为岳家军副统帅。岳飞遇难后,秦桧为斩草除根,与绍兴十七年(公元1147年),密令都统制田师中在任和县(今杭州)以宴请各路大将为名,以毒酒害死牛皋,牛皋死前悲愤地说:“恨南北通和,不能以马革裹尸!”次日卒,埋在杭州西湖栖露岭北的剑门关畔,墓前立碑一通,其碑文为“宋辅文候牛皋之墓”(黄龙洞景区内,四周青竹环绕,十分幽静)。牛皋的遗牛皋墓骨虽埋在杭州,而故乡人民为纪念这位民族英雄,在鲁山城东关(今八车队院内)建造了一座牛皋祠堂,院内有牛皋的洗马井(现尚存);牛皋的后裔在熊背乡石碑沟建造了牛皋的“衣冠冢”,以示后人祭奠和纪念。
  在《说岳全传》中,牛皋是性格最为鲜明丰满的人物形象之一。他最具反抗意识,或认为他天真可爱。我本身就很喜欢这种性格的人物,卤莽不失智谋,暴躁不失幽默。或许大家也有和我一样的同感吧。牛皋属于中国古代小说中的喜剧英雄形象,和他相类的人物在古代小说中还有不少,比如《三国演义》中的张飞、《水浒传》中,李逵、《杨家将》中的焦赞、孟良、《说唐》中的程咬金、《小八义》中的唐铁牛等。这类人物有一些共同的特点,从外貌上看,他们大多身材高大魁梧,相貌丑陋;从才艺秉性看,则个个武功高强,作战勇猛,善打硬仗,而且生性粗鲁爽直,脾气暴躁,疾恶如仇。还有他们往往与主将之间有着亲如手足般的密切关系。人物形象的这种反差极大的搭配和出场,很容易产生喜剧效果。加之这些喜剧英雄由于性格卤莽、性子急躁等原因,总是头脑发热爱冲动,不断地惹麻烦,要么是闹场误会,要么是好心办坏事,为作品平添了许多波澜。好在所惹的乱子都不是太大,最后又总是能被主将一一化解,有惊无险,造成一种滑稽幽默的艺术效果。这种黄金组合在《说岳全传》中的体现就是“岳飞+牛皋”,还有像“宋江+李逵”、“刘备+张飞”、“杨六郎+孟良”、“秦琼+程咬金”“阮英+唐铁牛”。像这些主将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行事谨慎、理性,是中国式的榜样、楷模。 但是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作品中的人物,都是被昏君勒死而不反抗的岳飞、一心想招安的宋江、受奸臣陷害而认命的杨六郎、明知道罗成是给人害死而不敢多说的秦琼,如果作品中出现的全是这类忍气吞声的中国式的楷模,那我们还不得给憋闷死?那怎么办?这时就需要有牛皋这类人物了。岳飞不便犯上反抗昏君,但牛皋可以造*。秦琼不敢骂唐天子没良心,让程咬金来骂。杨家受了得势小人的窝囊气不好发作,那就让孟良连夜去杀那小人。宋江老是念叨招安,但一心想当皇帝,那就由李逵来叫喊夺皇帝的鸟位…… 虽然像牛皋这样所谓的“莽将”人物,一般不会是大部头作品的第一主角,但他却又实实在在是作品里不可或缺的异常活跃的角色,因为他不仅成全了像岳飞那样的“儒将”,还使作品增添了一大半鲜活的生命! 在游戏里,牛皋就像是岳飞所说的一样是个“福将”。大部分战役均为先锋,屡利战功。虽说也有运气成分,但也埋没不了他的功劳。在他的对话中也经常出现一些粗鲁愚憨而又幽默滑稽的语句。我想应该送给牛皋或者说是送给像牛皋一样的英雄好汉们一个名字-黄永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