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神奇的胡林翼

  晚清时期,太平军横扫天朝,八旗子弟酒囊饭袋,朝廷只能让汉人来建立地方武装维持大清的统治。曾国藩、李鸿章、胡林翼等人脱颖而出,成为了大清朝炙手可热的人物。但有荣誉就会有诽谤,曾国藩与李鸿章都曾受到过一些保守人士和蔑视他们的人的攻击,胡林翼自然也不例外,可他却非常幸运。原因很有戏剧性。
  胡林翼字贶生,号润之,晚清中兴名臣之一,湘军的重要首领之一,湖南益阳县泉交河人。道光十六年(1836年)进士,第一次鸦片战争时充会试同考官、江南乡试副考官。1846年以知府分发贵州。历任安顺、镇远、黎平知府及贵东道。咸丰末年,他在湖北武昌练兵,因其与紫禁城中的权贵的关系处理得不是很好,遂被人诬陷。诬陷的原始文件到了咸丰皇帝那里时已经不存在,呈现在咸丰皇帝面前的是经过了许多人添油加醋的成品。据诬陷的文件称,胡林翼在当地以朝廷的名义强征兵丁,盘剥百姓,使得民不聊生。
  咸丰时期,通讯落后,胡林翼在武昌所做的事情要一个月后才能被紫禁城中的老人们所知晓。换一个角度而言,胡林翼即使在武昌想要谋反,紫禁城方面如果不派出专人去调查,也不可能知道。而诬陷胡林翼的这份文件之所以被咸丰皇帝迅速接收,还是因为满人对湘军势力的崛起有防范与猜忌之心。
  被派去调查胡林翼的是湖北考官钱宝青,为了让此人有权力调查胡林翼,咸丰皇帝特任命他为钦差大臣。钱宝青在得到这个差事后心花怒放,这并非是因为他被任为钦差大臣而光宗耀祖,而是因为钦差大臣这个职务可以给他带来物质利益。在钱宝青看来,胡林翼经营多年,又屡屡攻破太平军的城池,其所聚敛的财宝必数不胜数。他完全可以借此调查之名而行索贿之实。让他更自信的是,他不相信胡林翼不敢不满足他的要求。
  钱宝青与胡林翼有过接触,几年前,有人诬告长久从事军队建设的左宗棠,在朝廷派去调查左将军的调查组成员中就有钱宝青。当时也是在武昌,钱宝青审讯过程中私图也想捞点好处,也的确捞到了好处。胡林翼当时就是力证左宗堂清白的人之一。
  他似乎对胡林翼很有信心,所以一到武昌见到胡林翼后,就把自己的愿望说出来。只要胡林翼能满足他的物质需求,他可将此案的调查结果让胡林翼来编写。胡林翼当时在武昌很不舒心,首先是战事不利,其次是朝廷屡屡应允的军饷迟迟不到。而在这样不顺心的时候,居然还有人诬陷他。不但有人诬陷他,还有人趁着他这麽倒霉的时候来敲他竹杠。胡林翼没有多加考虑,就对钱宝青说,我在湖北就地筹军饷,没有花朝廷一分钱,你可以在此地观察一下练兵的效果。至於你所说的那些问题,我认为是诬告,你若不信,可以明查。
  钱宝青对胡林翼这种做出来的光明磊落大为震惊,随之而来的是恼羞成怒。他试图教育胡林翼,一个人是否犯错不重要,重要的是朝廷认为你有错。而我是代表朝廷来的,在这里我就是朝廷,我可以把你的白说成黑,自然也能把你的黑说成白。
  胡林翼似乎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在见了钱宝青一面后,如果不是公事,胡林翼绝不肯与钱宝青谈话。钱宝青决定给胡林翼上一课。课的题目就是关於政治的。在钱宝青眼中,政治没有是非之分,利害就是是非。他现在没有得到利,而得到了害(钱宝青这个人有着最廉价的自尊,索取不到的物质,他就认为是伤了自尊)。那麽在对待胡林翼的是非问题上,他一定会选择与“害”对应的那个“非”。
  而至於用什麽方法来惩治胡林翼的“不识好歹”,有现成的办法在。那就是在之前诬告胡林翼的文件上再续上一章。这个文章做得必须要大气,必须要让皇帝震惊,眼前一黑。他做的文章就是,胡林翼在武昌练兵,目的不纯,有谋反之心。
  文章的中心思想固然重要,但凭空捏造的证据如果能做到确凿可信,还需要下一番苦功。钱宝青是个知识分子,熟读儒家经典,在诬告上其所发挥的才能很有限。所以,他用了一夜时间,如同他年轻时苦读四书五经一样最终完成了这封诬告信。
  早饭时,胡林翼的仆人按照以往的习惯给钦差大人来送饭,敲了门后不见有回音,再敲还敲仍是如此。仆人透过门缝向里看,发现灯还亮着,而钦差大人正伏在案上睡觉。仆人觉得钦差大人昨天晚上直到今天早上肯定在刻苦创作,就没有打扰,把饭放在门口就走了。中午十分,仆人来送午饭,发现门口的早餐还在。他敲门,不见回音,再敲还敲,仍旧如此。从门缝里看去,钦差大人还在案上睡觉。仆人觉得有些奇怪,就去报告胡林翼。
  胡林翼带领几个人来到钦差大人的门口,礼貌性地敲了几下,在始终不见回音的情况下,踹开了门。钦差大人睡得可真香,门破碎的声音如此之大,他居然还能高枕独眠。胡林翼惊讶钦差大人的睡觉本事,站在他身边,正要问,突然看到钦差大人的嘴角有血,再看案边,也有。胡林翼大吃一惊,急忙令人扶钦差大人,只见钱宝青脸色苍白,隐约地已经有了死屍的味道。胡林翼吃惊之下又去看钦差大人向皇帝所写的报告书,看完之后,脊背发凉。他真想大喊一声,死得好。
  如果钱宝青不死,这封凭空捏造的却“证据确凿”的信送到了紫禁城,他胡林翼必要身首异处。把诬告信焚烧后,胡林翼向朝廷发信,仔细讲了钦差大人的死亡过程。朝廷并没有怀疑胡林翼,这件事情后来以不了了之而结束。
  但是,真的结束了吗?据说胡林翼看着钱宝青已渐渐浮肿的屍体说了一句话,这真是苍天有眼,我真是幸运啊。
  这话虽然是喜语,但喜语的背后却是人类的悲哀,胡林翼的不被诬陷纯属於侥幸,而不是他反诬陷的成功。这告诉我们两件事,第一,大多数人都不能躲避诬陷;第二,至少在胡林翼的那个时代,没有人可以攻击诬陷,从而获得成功。所以,胡林翼感谢的是并不存在的老天。这就是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