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皇帝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1559-1626,太祖高皇帝,享寿68歳,葬福陵)
  历史上一个王朝崛起,都是各种因素巧合地凑在一起,天时、地利、人和是必然的,但不仁不义的阴谋与杀戮更是不可少的。不过成功的奖赏极为诱人,权力、地位、女人,从此都是你的了。
  清朝是中国最后一个皇朝,大清国自努尔哈赤而始,虽然他在世的时候建立的是金国。
  公元1559年,也就是明世宗嘉靖三十八年,努尔哈赤生于现在的辽宁省新宾县一个叫费阿拉的山城,费阿拉是满州话老城的意思,那是在努尔哈赤后来在赫图哈拉建新城后的说法,当年努尔哈赤出生时山城叫什么名字,历史竟然已经不可考了。或许当年只是个小村寨,算不上城堡。
  山城的城主是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这一族属女真族建州五部中的苏克素浒部,觉昌安算是城主级的头目。建州女真包括建州五部及长白山三部,是女真族中汉化最深也最进步的,另外还有海西女真和野人女真。
  觉昌安生了五个儿子,长大后各有部众,但仍在觉昌安的领导下,环山城而居。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排行老四。在努尔哈赤二十五岁之前,山城当家的人一直是祖父觉昌安,排行老四的塔克世并没有什么地位。
  塔克世一生只有一妻一妾,正妻喜塔腊氏,名额穆齐,生三男一女,长子努尔哈赤,三子舒尔哈赤,四子雅尔哈赤。妾李佳氏生老二穆尔哈齐。努尔哈赤十岁时喜塔腊氏过世,塔克世继娶纳喇氏肯姐为妻,生老五巴雅喇。
  相较塔克世一辈子共有三个老婆五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努尔哈赤有十六个老婆,十六个儿子和八个女儿。不是努尔哈赤的性能力比他老爹好,只因为努尔哈赤建立了大金国,老爹塔克世只是建州小山城城主手下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色。这是一件现实的事,男人拥有女人多寡看他的权力与地位。
  公元1577年(明神宗万历五年),努尔哈赤与父亲塔克世分居自立。
  有些史书说努尔哈赤十九岁时为继母所谗故分居自立,这是汉人以汉人的生活习惯想像出来的。
  事实上,当时的女真族和蒙古族一样,儿子成年后父亲就会分些财产给他,让他分居自立。老男人的家里只会留着未成年的儿子。这是自然界的铁则,很多动物都是这样,因为小公兽长成后就会想和母兽交配,侵犯了老公兽的交配权。这个习俗被汉人称为幼子继承法。事实上仅限于财产的继承,名位权势就要各凭本事了。
  分家子也有携带生母一同离家分居的,那是因为到了儿子成年分家时,女人的年纪通常已在四十上下,那个时代绝对算的上是老妇。家里如果还有小妖精的话,老男人没兴趣、也没体力应付这个老女人,他得留下体力和小妖精拼老命。
  但是清史为什么要强调努尔哈赤的分居是继母所谗?既然如此强调,那么坏心眼的继母到底谗了努尔哈赤什么?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是努尔哈赤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毛病,他对年轻的继母动手动脚意图不轨。这在古老的社会里是常有的事,也是老男人心中的最痛,大多数的女人会欣然接受年轻儿子的挑逗和邀请。这是现实问题,不仅因为年轻的儿子身强力壮能满足熟女的慾望,女人们也要为往后着想,未来将是年轻人的儿子当家,迟早也要臣服于他。后来努尔哈赤虽然贵为大金国大汗,但他的老婆们可都抢着向他的儿子示好。这事清史不避讳的记了下来。
  不过努尔哈赤运气很不好,踼到了铁板。年轻的后妈肯姐不但不肯就范,她还跟老男人告状,于是倒霉的努尔哈赤下场就是被老爹赶出门,当然,什么东西也没分给他。清史稿记载:“(塔克世)继妃纳喇氏,哈达部长万所抚族女。遇太祖寡恩,年十九,俾分居,予产独薄。”
  被赶出家门的努尔哈赤,竟然马上姘上了一个女人,真的自立门户起来。当然这时的努尔哈赤还是个小痞子,没能找到什么好货色。所以清史稿后妃传里没能介绍这个老婆的家世。
  历史记载这一年(1577)他娶了第一个老婆佟佳氏,名字叫哈哈纳札青,隔年(1578)生了一个女儿东果,后来嫁给五大臣中的何和理。隔两年(1580)生长子禇英,三年后(1583)再生次子代善。此时努尔哈赤只有佟佳氏一个女人,所以佟佳氏做着独门生意。(老头注:满人姓氏X佳氏系归化汉人的姓氏,汉人归化满族后改姓氏,配合满洲姓氏在原本汉姓后加佳字,佟佳氏即佟氏。)
  这段时间里,一开始努尔哈赤也跟人家到山上挖人参、采香菇、捡松果、捡榛子,猎貂捕兽,到汉地和汉人交易。聪明的他不久就学会的汉语,也了解汉人社会的情形。不久精明的努尔哈赤就投靠大明朝在辽东的土皇帝,辽东总兵李成梁。一开始,他的身分是家奴。
  李成梁管理女真人的策略是拉弱打强,惩叛抚顺。他需要熟悉地方的满人来当满奸,努尔哈赤有足够资格与能力担当这个角色。其实这也是他们家的祖传行当,他祖父觉昌安也是干这行的。
  在觉昌安的年代,建州左卫最大的势力是苏克素浒部长、古勒城主王杲,大明朝给他建州左卫都指挥使的官衔。觉昌安是他手下的小头目。王杲多次侵犯明边,又诱杀了明朝辽东副总兵黑春、备御裴承祖。杀了两个明朝命官后,王杲在万历二年被李成梁攻杀。攻杀的过程中,觉昌安发挥了很大的功能,也就是说觉昌安在适当的时机里出卖了王杲,让王杲被李成梁擒杀,所以他得到王杲的官衔:左卫都指挥使。
  明朝地方武官的职称,在卫所之下依次为:都督、都督同知、都督签事、都指挥使、指挥使、千户、百户,卫所都督之上为总兵。都指挥使是卫所的二级长官。
  谁知王杲死了,他的势力并没有消灭,他的儿子阿台仍然不服,继续寇边。几年后李成梁决定对阿台动手,攻打阿台的古勒城,还是由觉昌安做内应。
  这一年是万历十一年,前一年努尔哈赤已经离开铁岭的总兵府回到建州,就像在CIA受过训的外国人结训后被派回母国当特工或卧底一样。清史对努尔哈赤这一段不光彩的经历交待的不清不楚,对他回女真编了一个努尔哈赤犯错将被处刑时为李成梁的小夫人所救,也有故事说是救他的是夫人。从努尔哈赤的长相和往后的事蹟来看,努尔哈赤绝不是一个性力过人的小狼狗,凭什么李成梁的女人会救他,这是努尔哈赤的子孙往祖宗脸上贴金。
  这年明兵围攻古勒城,历史说:觉昌安、塔克世父子因族女嫁到古勒城所以赶来探视入城劝降,谁知后来城破为明兵误杀。事后李成梁把觉昌安建州左卫都指挥使的官衔和他拥有的二十道敕书给了努尔哈赤做补偿。
  事实上努尔哈赤祖孙三代都出现在古勒城攻防战中,担任细作或内应的无耻角色。城破时努尔哈赤设计让明兵杀了他的父亲和祖父。当然,也有可能他自己动手然后嫁祸明兵。对努尔哈赤来说,觉昌安和塔克世的存在,他就没有成长空间。
  杀了父祖,努尔哈赤得到祖父的官位和二十道可以在马市交易做买卖的敕书,最重要的是他继承了满奸的地位,现在他是李成梁在建州的唯一代理人,此后二十年他一直是大明朝在满州的功狗。
  当然,努尔哈赤也接收了年轻的继母,此时纳喇氏肯姐不再抗拒了,不但不抗拒还极力的巴结这个小老公,毕竟她要为几年前的事表示歉意。后来,纳喇氏的儿子巴雅喇被努尔哈赤封他为台吉,赐号卓礼克图,这辞汉语是笃义,也就是深明大义的意思。面对着和娘亲睡觉的大哥,若无其事的巴雅喇的确称得上深明大义。巴雅喇在努尔哈赤阵营中的地位,是纳喇氏用身体换来的。或许当年肯姐一时还拉不下老脸侍候大儿子,努尔哈赤藉助着巴雅喇的劝说与拉线才上了后母的床。因为后来这个称号只专用于蒙古王公,他们为大清国出钱出力,还不时把美丽的女儿或妹子送来给满洲皇帝当小老婆,一送就是好几个,姑姑和侄女都送。当然,皇帝老爷要是对他们的娘亲有兴趣,他们也不介意把娘亲送来给皇帝老爷当马骑。

您可能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