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教案

  天津教案是清同治九年(1870年)在天津所发生的一场震惊中外的教案。法国天主教传教士在天津开设育婴堂。1870年(同治九年)6月21日天津人民因怀疑育婴堂杀死婴儿数十名,聚众数千到教堂示威。法国领事丰大业(Henri Victor Fontanier,1830-1870)往见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公然开枪恫吓,又在路上向天津知县刘杰开枪,击伤随从一名。中国人民怒不可遏,殴毙丰大业,焚毁法、英、美、俄、西教堂及法领事署。事件发生后,英、美、法等七国军舰集结天津、烟台一带吓唬中国人。清政府派直隶总督曾国藩到天津查办,曾又奏调李鸿章协同办理。曾国藩认为责任在中国人身上,他们对西方完全屈服,将天津知府和知县革职充军,杀民众16人,充军25人,赔款修建教堂,清政府并派崇厚赴法国道歉。
  背景
  清末自从签订《天津条约》以后,传教士开始在各地进行传教工作。传教士享有建造教堂、治外法权、以及“宽容条款”所赋予的特权。[1]外国传教士获得了在中国任何地方租买土地和建屋的特权,有些不肖的外国传教士在中国内地霸占地产,成为后来各地发生民教纠纷及引起教案的严重隐患。
  治外法权问题,亦使传教士不受中国法律的制裁。“宽容条款”赋予教会特权。中国基督教信徒可以不受中国法律的制裁,因此,许多地痞流氓也混入教会,却只是要横行乡里。许多冲突由此产生。故中国人憎恶基督教。
  中西思想意识形态上有不少矛盾。基督教与中国传统的思想、信仰、风俗习惯不相容。传教士企图改变中国礼俗,反对敬天、礼佛、祭祖、祀孔,把深入群众的佛教和道教说成邪教,引起民众反感,教堂散布在穷乡僻壤,干涉当地人迎神祭祖仪节,经常与民间发生摩擦,民众的反抗亦得到部分士绅的支持,初期不少的冲突,便是直接由地方官绅所发动。外国传教士传入基督信仰,和中国本土文化冲突,教徒与非教徒亦因顽固势力的挑拨而引发纠纷,引起两者争殴,少数奉教者依仗教会势力,非教徒亦因宗族势力强大而迫害教徒,更激起群众对传教士的仇恨。
  中国人对西医西药不了解,误以为以人体器官做成,另一方面教堂平日森严,具有一种神秘感,使得人们产生猜测。教堂的临终弥撒,洗眼等让中国人产生挖眼的猜测。
  教堂开设仁慈堂,并用金钱奖励送孩子入孤儿院的人,客观上鼓励了拐卖儿童。一些人唯利是图,拐骗婴儿,送仁慈堂获得奖金。
  事件经过
  同治九年(1870年)4、5月间,天津发生多起儿童失踪绑架的事件。6月初,天气炎热,疫病流行,育婴堂中有三、四十名孤儿患病而死,每天有数百人到坟地围观,夜间孩子的尸体被野狗扒出咬坏,身体不全,缺少一些器官,于是民间开始传言怀疑外国修女以育婴堂为晃子,实则绑架杀死孩童作为药材之用。
  6月18日,天津当地民间黑社会组织水火会抓住了一个叫武兰珍的人贩子,并从其身上搜出迷药,严刑逼问迷药是从哪里来的,武兰珍挺刑不过,为了逃避惩罚,就拉教会保护自己,说是法国天主教堂给的。同时又有人向水火会反映,说晚上教堂有人向外面搬运口袋,怀疑里面是死小孩。水火会老大带着数百名失去孩子的家长求救官府,6月20日,武兰珍被扭送官府,口供中又牵连到教民王三及望海楼天主堂。于是民情激愤,士绅集会,书院停课,反洋教情绪高涨。天津知府张光藻不敢做主,带着几百人去见天津道台周家勋。周不敢处理,又带着这些人去见天津三口通商大臣崇厚。
  崇厚大骂刁民胡闹,认为传教士不可能拐卖儿童,而且西药用人体器官做药引子纯属无稽之谈,民众不服,一口咬定失踪孩子还在教堂关着。崇厚约见了法国领事丰大业,要求双方当面对证。
  6月21日清晨,崇厚、周家勋、张光藻、知县刘杰带着数百人前去教堂找洋人对质。神父热情接待,问武兰珍是教堂里哪个人卖给他的迷药,又是在什么地方卖的,武兰珍说是叫王三的中国教民在教堂的左侧铁门边卖给他的。其实教堂边门都是木门,没有武兰珍所供的席棚栅栏,教堂花名册也查不到一个叫王三的,“遍传堂中之人,该犯并不认识,无从指证”。谢福音神父与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协商育婴堂善后处理办法。三位官员羞愧难当,连连陪不是,出了教堂走了。
  水火会煽动民众在教堂外不走,又有好事者、无业流民、地痞无赖等,闻讯纷纷赶来。教堂外就聚集了上万人。教堂门关着闷不做声,但依附教会保护的中国流氓在门里大骂门外民众,双方激烈对骂,引起抛砖互殴。
  神父马上派人从后门逃出去向法国驻天津总领事丰大业求救。丰大业跑到崇厚那里要求派兵镇压。丰大业向来看不起中国人,认为中国肮脏、愚昧、野蛮,和崇厚说话很不客气,指令他马上派出洋枪队前往教堂弹压。崇厚认为对方在自己的属下面前这么傲慢很丢脸,不肯派兵,丰大业气急,拔出手枪向崇厚连射两枪,击中崇厚身边的花瓶,破碎的玻璃划伤崇厚的脖子,崇厚等吓得一哄而散。
  丰大业带着秘书西蒙亲自前往教堂,在教堂边的浮桥上遇见前来疏散民众天津知县刘杰。丰大业指责刘杰办事不力,刘杰说自己已经尽力了,双方口角,丰大业拔出手枪拔出来向刘杰射击,重伤了刘杰的家丁高升。围观的中国人大怒打死丰大业和西蒙。
  暴民们杀向教堂,扯烂法国国旗,杀死了10名修女(被剥光衣服强奸、挖眼割乳,后被烧死)、2名神父、另外2名法国领事馆人员、2名法国侨民、3名俄国侨民和30多名中国信徒,焚毁了望海楼天主堂、仁慈堂、位于教堂旁边的法国领事馆,以及当地与此事无关的英美传教士开办的4座基督新教教堂、1座西班牙天主教堂、1座俄国东正教堂。杀死教士,把附近前来中国旅游的外国游客也一并杀死,抢劫了身上的财物,破坏行动持续了3小时。共打死13名法国、3名俄国人、2名比利时人、1名意大利人和1名爱尔兰人。
  6月24日,法国第三舰队军舰开到天津,英国第五舰队、美、德、意等六国军舰亦结集天津一带,法国、英国、美国、比利时、俄国、普鲁士、西班牙七国公使以法国为首向总理衙门强烈抗议,并发出最后通牒,要求惩办肇事者,赔偿损失。

您可能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