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十日

  扬州十日是清军入主中原前后发生的屠杀事件。清军为报复反抗者的激抗和推行剃发令而制造多起冲突和屠杀事件,知名的有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另外,明军及民变军等亦在许多地方实行了屠杀政策,如扬州府在被清军屠城之前亦曾经长时间和多次被明军将领高杰和刘泽清屠杀洗劫,以及农民武装政权大西的建立者张献忠在四川实行屠杀。
  明末清初的屠杀事件为多股势力包括清朝军队、明朝军队(包括南明政权)、农民武装等多方势力混战所造成。另外,明末清初发生的自然灾害和疾病(尤其是鼠疫)亦造成了人口的大量下降。如学者曹树基曾论明末人口锐减的主要因素有三:自然灾害、鼠疫大流行及社会动乱。
  以清军为例,多尔衮带军攻占江南、岭南等地区,并且勾结荷兰殖民者,攻陷厦门,反清势力之一的郑成功亦曾经企图以割让南澳岛为代价取得荷兰人的支持。另一方面,南明军中也有人欲联清剿匪,企图联合清军打击为反抗明朝而起义的农民军,当时四川人几乎被张献忠,农民军,南明军,地主武装,土匪和清军杀绝,后来不得不“湖广填四川”来进行大移民。同时明朝十万皇族也惨遭清廷和农民军的屠杀。
  一些屠杀事件有外国人作记录,例如张献忠屠川和郑成功在福建东部沿海的屠杀洗劫行为有西方传教士的第三方文献记载,庚寅之劫的目击者有耶稣会士和荷兰使臣。
  在军事上,清朝以投降明军为先导,数次大屠杀多是由李成栋等降将带头。由于中国内地许多城池颇为坚固,攻城时更重用汉军中的炮兵,康熙以前共179名八旗汉军世袭官员的功绩,其中至少有45名明确指出他们曾以督放红衣大炮立功,此功在八旗满洲和蒙古当中则较少见。
  扬州十日来源
  扬州十日是据《扬州十日记》所述于1645年(南明弘光元年,清世祖顺治二年)四月发生在多铎统帅的清军攻破扬州城后对城中平民进行大屠杀的事件。当时南明兵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士史可法组织军民对清军殊死抵抗。同年四月十八日,清豫亲王多铎成功突破江淮防御线包围扬州。
  四月廿四日,清军调集红夷大炮轰击扬州,史可法再次向弘光帝求援,仍没有回应。四月廿五日(5月20日),扬州城被攻破,史可法欲拔剑自刎,为部下所阻。多铎劝其投降,遭史可法严辞拒绝,多铎遂下令在军前斩杀史可法。史可法的部将刘肇基继续率领余部和城中居民与清军展开巷战,经过激烈战斗,清军才占领扬州。清军攻占扬州后,当时大雨倾盆,多铎宣布屠城。根据王秀楚所着《扬州十日记》中记载,扬州城被清军屠杀八十万人,然而根据明末清初史学家计六奇所着《明季南略》中记载:“扬州(府)初被高杰(明军)屠害二次,杀人无算。及豫王(清军)至,复尽屠之。总计前后杀人凡八十万,诚生民一大劫也”。近代中西方学者大多认为扬州城被屠八十万为夸大之说。
  多铎后来在《谕南京等处文武官员人等》中宣告:“嗣后大兵到处,官员军民抗拒不降,维扬可鉴。”
  扬州十日记
  王秀楚着的《扬州十日记》是其中一本记载了扬州被屠城的约八千字左右的小书,有说法认为该书因长期被清廷禁止而无法流通,直到清末才有人将该书由日本带回,清学者姚觐元于光绪八年(1882)所刻的《禁书总目》中曾记述此书,乾隆时期军机处奏准全毁书目中亦列有一本名为《扬州十日录》的书,然而在清朝咸丰年间的史书《小腆纪年》却有引用《扬州十日记》: “臣鼒曰,予读王氏《扬州十日记》,言可法抑万里长城之黄得功而用狼子野心之高杰,至谓坏东南之天下者,史道邻也。此盖书生率意妄语,无足论也”[2],且清代史学家计六奇亦有记载清兵在扬州的屠杀。时人对《扬州十日记》一书的部分内容和有关数据有所质疑。
  革命党人陈天华在《狮子吼》写道:“有当时一个遗民,于万死一生之中,逃出性命,做了一本《扬州十日记》,叙述杀戮之惨。”。
  据《扬州十日记》所载,清军攻破扬州城后进行了为期五天的大肆屠杀,遇一卒至,南人不论多寡,皆垂首匍伏,引颈受刃,无一敢逃者。史载:“诸妇女长索系颈,累累如贯珠,一步一跌,遍身泥土;满地皆婴儿,或衬马蹄,或藉人足,肝脑涂地,泣声盈野。”“日,天始霁。道路积尸既经积雨暴涨,而青皮如蒙鼓,血肉内溃。秽臭逼人,复经日炙,其气愈甚。前后左右,处处焚灼。室中氤氲,结成如雾,腥闻百里。”五天后清军接到豫王的命令,就此封刀。和尚们得到命令开始收集和焚烧尸体。
  诗篇
  由《扬州历代诗词》所收,不下50首。如黄宗羲“兵戈南下日为昏,匪石寒松聚一门。痛杀怀中三岁子,也随阿母作忠魂。”(清黄宗羲《卓烈妇》);“深闺日日绣凤凰,忽被干戈出画堂。弱质难禁罹虎口,只余梦魂绕家乡。”(张氏《绝命诗五首》之一);蒋士铨“明日还家拨余烬,十三人骨相依引。楼前一足乃焚馀,菊花(婢女名)左股看奚忍!”(清蒋士铨(焚楼行》)等等。 康熙年间诗人钱澄之的《扬州》诗:“水落邗沟夜泊船,一般风物客凄然。关门仍旧千樯塞,市井重新百货填。商贾不离争利地,儿童谁识破城年?当时百万人同尽,博得孤忠史相传。”与王秀楚同时代的诗人吴嘉纪《挽饶母》诗也说:“忆惜荒城破,白刃散如雨。杀人十昼夜,尸积不可数。”另一个与王秀楚同时代的诗人顾炎武也有诗说:“愁看京口三军溃,痛说扬州十日围。”(《酬朱监纪四辅》)
  小说
  清初小说《雨花石》中也提及扬州大屠杀作为背景:“大清兵破了扬州城,只因史阁部不肯降顺,触了领兵王爷的怒,任兵屠杀,百姓逃得快的,留条性命,逃得缓的,杀如切菜一般。”(石成金:《雨花石·第五种·倒肥鼋》)

您可能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