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

  梁启超(1873-1929),字卓如,号任公,别号饮冰室主人,广东新会人。近代著名资产阶级改良主义政治活动家、政论家、思想家、史学家,学者。
  梁启超于光绪十五年(1889)举于乡,后师事康有为。1895年参加康有为发起的“公车上书”活动,倡言变法维新,时人并称“康梁”。1896年在上海主办《时务报》,先后发表《变法通议》、《古议院考》、《论君政民政相嬗之理》等重要文章,系统地宣传变法维新思想。1897年主讲湖南时务学堂,提倡民权、平等、大同之说,发挥“保国、保种、保教”之义。1898年被光绪皇帝召见,奉旨以六品衔办译书局事。戊戌政变后,逃亡日本,先后创办《清议报》、《新民丛报》,发表《新民说》、《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新史学》等论著,大力宣传资产阶级的民权、自由、平等、爱国、利民、勇于进取等思想,对当时中国年轻一代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辛亥革命后,以立宪党为基础,组成进步党,拥护袁世凯,出任司法总长。1916年,袁世凯恢复帝制,他又和蔡锷组成反袁“护国军”。此后成为依附北洋军阀的政客,曾把国民协进会、共和建设讨论会合并组成了民主党,把民主党和共和党置于自己的影响之下。又组织了宪法研究会,出任段祺瑞内阁的财政总长。1918年,欧战结束,出国游历,1920年回国后,任清华大学导师,组织共学社、讲学社,创办《解放与改革》杂志,提倡唯心主义与社会改良主义。晚年在清华研究院讲学。
  梁启超早年受达尔文进化论的影响。他认为宇宙间的一切事物都是不断变化的,“上下千岁,无时不变,无事不变”。因此,“变”是天下古今之“公理”。他说,当今是“万国蒸蒸,日趋于上,大势相迫”,国家的治法是非变不可的,“变亦变,不变亦变”。他的这种议论,为变法维新提出了重要理论根据,在当时起到了振聋发聩的作用。
  梁启超把进化文化教育应用于历史研究领域,形成了他的新史学理论,认为“历史者,叙述人群进化之现象而求得其公理公例者也”。他明确地批判了中国古代从孟子以来的“治乱相嬗”的历史循环论,认为社会历史的进化并非是直线前进的,而是螺旋式上升的,指出:“吾中国所以数千年无良史者,以其于进化之现象之未明也”。梁启超的进化史观,在当时曾产生过十分积极的影响。不过,他的历史观中还夹杂着《公羊》“三世说”的万分,并认为推动人类社会历史进化发展的,是少数英雄人物,“舍英雄几无历史”。到了晚年,他又否定了自己早年提出的进化史观,转而去拥护“一治一乱”的历史循环论。
  梁启超思想还受传统儒学“陆王心学”特别是王阳明学说的影响。在他看来,只有“心”才是实有的,他说:“境者心造也,一切物境皆虚纪,惟心所造之境为真实。” (《自由书·惟心》)又说“人世间一切之境界,无非人心所自造” (《新民说·论尚武》),“思想者,事实之母” (《国家尽可能变迁异同论》)。这显然是王阳明“心外无事”、“心外无物”的另一种说法而已。他还相信佛教所谓的“三界惟心之真理”。
  梁启超学识渊博,著述涉及政治、经济、哲学、历史、语言、宗教、文化艺术、文字音韵等方。倡导文体改良的“诗界革命”、“小说革命”,所作政论文,流利畅达,感情奔放,颇具特色。他著述甚丰,自1902年起,凡七次结集刊行。目前通行的是他去世后三年(1932)中华书局印行的《饮冰室合集》,共有一百四十八卷。

您可能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