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军中反腐为何屡屡受挫

  1948年8月,随着国民党军中贪腐愈演愈烈,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驻华军事顾问团团长巴大维根据美国政府指示,不断地找外交部部长王世杰交涉,要求蒋政权赶快成立监督机构制止军方日益猖獗的贪腐问题,否则,将停止对华军事援助
  在8月中旬举行的党政秘密检讨会上,有多位高层人士谈及此事,普遍认为当前局势十分严峻,无论是从严格治军,还是获取美援的角度,应尽快设立监督机构——国防经费筹划监理委员会,并推荐政务委员雷震负责。
  1948年9月1日,行政院院长翁文灏主持院务会议,讨论军粮供给问题。因为8月底国防部给行政院呈递一报告,要求行政院将1至8月所欠的500万官兵的一成军粮折成现款下拨,以调动官兵作战的积极性。
  参加会议的行政院成员虽知道这里面问题成堆,因怕得罪蒋介石及军方,大多默不作声。雷震则在发言中指出:当前国家经济十分困难,急着支出的钱可说数不胜数,确应支出的当然应拨付。现在摆在大家面前的问题是,军费是目前国家最大的支出,负担已沉重到扛不起的程度。如把军粮及其他的一些与军队有关的开支计入,军费所占比例则更大。为渡过当前难关,从现在起,全国从上到下,各行各业,包括军队,能节省的都要省。1至8月既已过去,国防部应体谅国家的困难,可否不再要求补拨这笔时光已过的军粮款了。
  国防部部长何应钦大声反驳道:“古今中外,军事开支都是消耗的,既要军队打仗,又不想花钱,行得通吗?要不想花钱,那很容易做到:一是立即解散军队,让官兵们解甲归田;二是向共军投降!”
  说到这里,何应钦想到蒋介石和行政院即将要设监督机构监督军方一事,将话锋一转:“听说行政院要设一监督委员会专门监督军方,以防贪污浪费,这是谁出的主意?有这个必要吗?国防部有谁贪了污?行政院既不相信国防部的主管人员,尽可撤换;有贪污腐化的,可依法严惩,完全没必要设这个机构。其他部委也管有钱物,行政院都不监督,为何唯独监督国防部?这种对国防部及军队另眼相看的做法,令人愤慨!”
  过了几天,蒋介石找何应钦谈话,希望他再勿为难翁文灏,一面大力“剿共”,一面着力反贪腐,使美国人看到国防部和军队有变化,有新气象。
  国民党在大陆执政期间,其军内贪腐问题严重。为刹住这股邪风,蒋介石曾采取过一些措施,也曾在高层会议上痛斥过军队的腐败问题,并设立专门的机构来遏制军队贪腐,但收效甚微,种种举措屡屡受挫
  筹监会与军方角力
  9月28日,翁文灏主持召开了第一次国防经费筹划监理委员会会议。翁文灏先简要说明了行政院为何要成立这个机构,然后着重讲了该机构今后的主要工作,要求各方大力支持、配合该机构的工作。
  接着,与会人员讨论国防部最新提出的请求行政院下拨修筑南京城防工程经费的报告。令人颇感意外的是,会上却无人发言。很显然,大家都认为,共产党军队真的兵临城下,南京根本守不住,这笔巨额城防经费一拨下去,除了被贪之外,其余也是打水漂。
  翁文灏见无人发言,便一个个地问同不同意下拨,被问的人因考虑何应钦在场,有想法又觉得不便讲,只好说没有意见。翁见没有人反对,便宣布国防部的议案获得通过。随后,翁文灏告诉大家,今天的会议,标志行政院国防经费筹划监理委员会正式成立,这个委员会由政务委员雷震兼任秘书长,并主持日常工作。
  散了会,翁文灏用电话将会议情况向蒋介石做了简要报告,蒋说很好,要翁转告雷震,筹监会要切实负起责来,要不怕得罪人,使下拨的经费和物资能真正用到城防建设上面。
  筹监会成立不到10天,国防部报送来的追加经费、物资报告达36件,共需经费6.7亿元。雷震粗略看了一下报告,觉得国防部要钱数目大得惊人,且半数以上的报告不应呈上来,可见该部过去经费漏洞之大、问题之严重。
  10月8日,根据雷震提议,翁文灏主持召开筹监会第二次会议,审议国防部近期报送的几十个报告。审议了3个小时只通过8件,未过的有33件。
  何应钦得知审议结果后火冒三丈,大骂行政院筹监会胡乱决策,并当即打电话向翁文灏叫苦,说筹监会对国军太苛刻了,要求余下报告尽快审批,不然,在国家面临生死的时刻,国防部要停止运转,难以指挥下面的作战了。
  10月15日,在何应钦的催促下,筹监会召开第三次会议,再次审理未通过的报告,各方分歧较大,仍无最终结果。10月21日,筹监会秘书处召集各组负责人又审核了一天,决定将国防部30余项追加经费报告合并总数为2.25亿元,本年度内,除加拨蒋介石的400万犒赏费外,军费再不增加。
  晚上,雷震将审议情况报告了翁文灏。翁当即表态同意这个方案,并要雷震将方案先向何应钦通个气。
  雷震当夜与何应钦通了电话,将筹监会初拟的方案向他作了详细说明。何应钦听后,心里很有意见,但又没有反对的理由,只好表示同意。
  国民党在大陆执政期间,其军内贪腐问题严重。为刹住这股邪风,蒋介石曾采取过一些措施,也曾在高层会议上痛斥过军队的腐败问题,并设立专门的机构来遏制军队贪腐,但收效甚微,种种举措屡屡受挫
  蒋介石军中反腐失败
  翁文灏、雷震没有料到,贪腐成性的军方并不甘心受挫,很快就卷土重来。
  尽管行政院已告知本年度内再不给军方追加经费,国防部却认为,战争时期战场形势千变万化,军方时常冒出新问题要花钱,只要上报的理由充分,行政院和筹监会阻止不了,实在没法,就与他们摊牌——军队不上前线打仗。何应钦虽知道这种做法违背了蒋介石的手令和意愿,因拗不过那些贪婪成性的部下,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了几天,经何应钦签字同意,国防部给行政院筹监会报送了多份临时追加经费的报告。
  10月26日上午,行政院筹监会开会讨论国防部新呈送的请求紧急增拨经费的报告,按照国防部在报告中的说法,上次筹监会审核的国军人数是400万,而实际人数有450万,漏发了50万人的追加费,请筹监会审核后补发各项费用计8000万元。筹监会的官员们一致认为,这是国防部要钱的新借口,估计后续还会有名目繁多的报告,不应拨付。
  雷震无法,叫人打电话将国防部的人找来询问这450万人是如何组成的。国防部料到筹监会会有这一手,将已备好的表格马上送来。雷过目后摇头,说数字水分太大,国军陆海空三军目前实有人数充其量为300万。国防部的人不服,并发牢骚说行政院不相信国防部,不信任何应钦部长,甚至连报来的表格也有疑,以后叫人再怎么办事。雷震见对方甚为恼火,耐心做了解释。
  国防部的人走后,雷震与筹监会各组负责人对国防部的新报告又研究了一阵,大家都认为,本年度不应追加任何军费,再要增加就意味着军中反贪措施彻底失败,筹监会的设立也未真正起到监督作用。但大家又有所顾忌的是,难以承担因阻拨经费导致战场失败的责任,故在左右为难之际,还是开一点口子,以防国防部把失败之责推到筹监会身上。
  基于上述考虑,筹监会经反复研究,决定这次以各部队近期可能招收了一些新兵急需费用为由,将国防部上报的8000万元砍去6400万,同意再拨付1600万元,并将此报告提交全体会议研究决定。
  10月27日上午,翁文灏主持召开院务会议。翁先向与会人员通报了全国局势及他最近到北平向蒋介石汇报工作的经过。从翁文灏传达蒋的指示可看出,蒋对筹监会的工作难度及阻力了然于胸。他到前方指挥作战,仍未忘记军中反贪止腐问题。可惜的是,行政院筹监会成立后,虽面临政权垮台危机,军中的那些贪官们仍在绞尽脑汁、不择手段地搞钱。
  之后,筹监会接着开了全体会议,通过了给军方再次追加1600万元的方案。令翁文灏、雷震意想不到的是,1600万批了没几天,国防部又送来几份要钱的报告。
  这时,金圆券已崩溃,南京城内开始有人弃家逃跑。翁文灏内阁难以为继,筹监会的官员无心开会,国防部报告无法审核。
  11月2日,雷震在日记中记载了他当时极为沉重而又无奈的心情:“今日军队实数约七折,他们虚报的数目,除一部分为公开支外,余下尽入长官私囊,而士兵则无法染指,而要其出力作战自不可能。蒋总统治军20年,而今日军队贪污腐败如此严重,不能不承认过去的政策失败了。人们都说国军军官有钱,这是国军不能打仗的最大原因之一。”
  11月3日,内外交困的翁文灏正式向蒋介石递交了辞职书。11月26日,国民党“行宪”后诞生的第一个内阁——翁文灏内阁,只运作了半年就宣布倒台,蒋介石、翁文灏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成立的筹监会也在这一天寿终正寝。

您可能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