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名将寇恂

  寇恂,字子翼,上谷昌平人。当初他当郡里的功曹(工作相当於现在的秘书),太守耿况很器重他。王莽失败,更始帝即位,派遣使者到各处劝降,说:“先投降的就恢复他的爵位。”寇恂随着耿况在边界上迎接更始帝的使者。耿况上缴自己的印绶,使者接受,一晚都没有归还的意思。寇恂带着士兵去见使者,请求归还太守的印玺,使者不给,并且说:“我是天子的使者,你竟敢威胁?”寇恂说:“不是敢威胁您,只是认为您的所作所为不好。现在天下刚刚平定,更始皇帝还没有建立自己的威信,而您身负更始皇帝的命令,到四处宣扬皇帝的威德,而各地无不仰首倾听,望风归顺,现在您刚到上谷就抛弃了信义,怎能号令其他郡呢?况且耿太守在上谷,素有美名。现在更换他,如果未来的上古太守贤能,那真是太好了,但是如果不贤能呢?这不是添乱吗?为今之计,不如还让耿况耿太守继续坚守在他的职位上。”
  寇恂——云台二十八将之一,排名第五
  使者不听,寇恂就屏退左右,威胁使者召唤耿况,耿况到了,寇恂就上前把印绶给了耿况。使者不得已,就自己做主让耿况重新拿回了太守印绶。而王郎起兵,派遣将领招抚上谷,紧急征发耿况手下的士兵。寇恂对耿况说:“河北有变,天下大势未定,大司马刘秀刘公礼贤下士,士人大多归附於他,这个人可以投奔。”耿况说:“邯郸现在势头正盛,我方力量不足以抗拒,怎麽办呢?”寇恂回答说:“现在我方粮草充沛,士卒万名,请求和东边渔阳那里的商定,齐心合力,那麽邯郸就不足虑了。”耿况点头答应,就派寇恂到渔阳,和彭宠结盟。寇恂回来,到了昌平,袭击了更始帝派到邯郸的使者,并杀了他,夺取他的军队,於是与耿况等人一起到南方投奔了光武帝刘秀。
  光武帝拜寇恂为偏将军。寇恂多次和邓禹谋划商议,邓禹认为他是个奇人。光武帝向南进军平地河内,而更始帝大司马朱鲔等领着众多兵马在洛阳据守。此时并州不安定,光武帝难以守卫,就问邓禹:“寇恂文武兼备,有驾驭众人的才能,非此人不可担任使者的任务。”於是光武帝就拜寇恂为河内太守,有大将军的权力。光武帝对寇恂说:“河内富足之地,我就是在这里起家的。以前高祖就是留萧何镇守关中,我现在把河内交给您,希望您坚守,并且多多提供给大军粮草,训练兵马,防止其他军队进攻河内。”
  因此光武帝向北征服燕、代。寇恂就在河内大干特干了起来,砍掉淇园的竹子,以此制作了上百万只箭,养了两千匹马,收到了四百万斛粮食,把它交给军队。朱鲔听到光武帝的主力都在北方,而此时河内孤悬,就让讨难将军苏茂、副将领兵三万余人,渡过巩河攻打温地。朱鲔的战书到了,寇恂就领兵出城,并且告诉河内属下的县,征发县里的士兵,大军随后聚集在温下。而寇恂手下人都劝道:“现在朱鲔的军队已经渡河,前后不绝,这时应该等待大军集结完毕,才可以出兵。”寇恂说:“温,是河内的屏障,失去了温则河内就不用守了。”於是策马感到温。
  早上出战,此时偏将军冯异派遣救兵到了,各路大军集结,旗帜遮蔽了田野。寇恂就让士卒敲鼓,大声呼叫:“刘公的大军到了!”苏茂军听到了,就感到害怕,寇恂就趁势攻击,取得了胜利,一直追到洛阳,生擒一万多人。
  寇恂和冯异渡过黄河才撤兵,於是洛阳震动,城门白天就关闭了。当时光武帝听说朱鲔的部队攻打河内,不一会儿寇恂的战报就到了,光武帝大喜道:“我就知道寇恂可担大任!”诸位将军贺喜,就劝刘秀登基,因此刘秀即位。
  当时军粮缺乏,寇恂派牛车不停运输,前后不绝,仍能给百官发工资。光武帝数次下诏慰劳慰问寇恂,而寇恂同门茂陵的董崇对寇恂说:“皇上刚刚即位,四方没有安定,而您这时据守要地,在内有人心,在外打败了苏茂,威震天下,这很容易招致别人的眼馋和诬陷啊。当初萧何镇守关中,接受别人的劝说,自己贪污,而高祖高兴。现在您所率领的,都是自己家族里的人,您应该有所警惕啊。”寇恂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就称病不管事了。
  光武帝领兵进攻洛阳,先到了河内,寇恂前来拜见。皇帝说:“河内离不开您啊。”多次请求寇恂留下,寇恂不听,寇恂派自己哥哥的儿子寇张、自己姐姐的儿子谷崇,向光武帝推荐,皇帝认为很好,就让他们当了偏将军。
  颍川人严终、赵墩聚众万余人,和密人贾期合兵,落草为寇。此时皇帝拜寇恂为颍川太守,和破奸将军侯进一起攻打他们。几个月就取胜了。这些地方都被平定。光武帝封寇恂为雍奴侯。执金吾贾复在汝南,手下人在颍川杀了人,寇恂逮捕了他,并且杀了他示众。贾复认为寇恂和他过不去,认为这件事对他来说是个耻辱,回到颍川,对手下人说:“我和寇恂并列为将帅,而现在竟然被他陷害,大丈夫绝对不能忍受。如果见到寇恂,我会亲手宰了他。”
  寇恂知道贾复的图谋,不想和他碰面。谷崇说:“我是个将军,可以带剑在旁边侍候您,如果有变,我可以在旁边保护您。”寇恂说:“不是这样的。以前蔺相如不害怕亲王,却屈从於廉颇,是为了国家。小小的赵国,尚且有这种事情,我怎麽可以忘记呢?”就下令所属县准备酒席,让贾复的军队多多饮酒,寇恂就在道上迎接,等贾复想起来要追他的时候,他手下士兵已经醉了。
  寇恂派谷崇把情况告诉了皇帝,皇帝就召见寇恂。寇恂上殿,当时贾复先坐在那里,看见了寇恂就想起来躲避。皇帝说:“天下未定,你们怎麽能起内斗?现在看在朕的面子上,就和解了吧。”於是寇恂和贾复两人相谈甚欢,同乘一辆车出入,并且成为了朋友。寇恂回到了颍川。皇帝又让寇恂当了汝南太守。汝南盗贼清净,郡中无事。寇恂一直好学不倦,就修正了乡里的学校,教授学生,聘请能教授《左氏春秋》的人,亲自接受学习。
  后来寇恂代朱浮为执金吾。跟随光武帝攻击隗嚣,而颍川盗贼群起,光武帝於是引军退还,对寇恂说:“颍川接近京师,当早日平定,只希望您能平定。”寇恂回答说:“颍川民风剽悍,听说陛下远征险阻,去对付陇、蜀,所以狂悖狡猾之徒乘机作乱罢了。如果颍川听说陛下南向,盗贼们必定惶惧归降。我愿率精锐以为前驱。”因此光武帝即日车驾南征,寇恂跟从到颍川,盗贼全部归降,而竟没有拜他为郡守。百姓群集夹道而说道“:希望从陛下那儿再借寇君一年。”起初,隗嚣部将安定人高峻,拥兵万人,占据高平县第一城。隗嚣死后,高峻占据高平县,畏诛坚守。建威大将军耿..率太中大夫窦士、武威太守梁统等围高平,一年也未能攻下。光武帝入关,准备亲自征讨,寇恂当时跟从光武,劝谏说“:长安处在洛阳高平之间,应接方便,安定、陇西必定感到震动畏惧,这是安逸於一处可以制服四方哩。现在兵马疲倦,刚刚从险阻中走出来,这不是陛下安国之良策,前年颍川发生的历史事件,可为至戒。”
  光武帝不听从。进军,高峻还是攻不下,光武帝商议派遣使者去说服高峻投降,就对寇恂说:“你以前制止我这次行动,现在为我走一趟。如高峻不立即投降,我将率耿..等五营发起攻击。”寇恂奉玺书来到第一城,高峻派遣军师皇甫文出来谒见,言词礼节都不屈从。寇恂怒,准备杀皇甫文。诸将劝谏说“:高峻精兵万人,有着许多强弩,遮住了西部的陇道,连年都没有攻下。现在要他投降而反杀其来使,只怕是不行吧?”寇恂不答应,就杀了皇甫文。让其副使回去告诉高峻说:“军师无礼,已被杀了。要投降,请赶快;不想投降,就固守好了。”高峻惶恐,即日开城门投降。诸将都庆贺,因而说:“请问杀了他的来使而高峻以全城投降,这是什麽原因?”寇恂说“:皇甫文,是高峻的心腹,高峻的计谋都取之於他。现在他来了,言词不屈,必无归降之心。放他回去则高峻得了他的计谋,把他杀了则高峻吓破了胆,所以来投降了。”诸将都说“:我们没有想到哩。”於是逮捕高峻回到洛阳。寇恂通晓经书,修养德行,名望重於朝廷,所得的俸禄,都拿来厚施给朋友、故旧及跟从他的吏士。常说“:我依靠士大夫的帮助才有今天,怎麽能够独享富贵呢?”当时的人把他视为长者,以为他有宰相的器才。本文内容来自宋人张预《十七史百将传》,本为文言文,现翻译成白话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