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3)


  晚年的政治混乱
  巫蛊之祸
  参见:巫蛊之祸
  征和元年(公元前92年)十一月,巫蛊之祸兴起。丞相公孙贺之妻使用巫术诅咒及在驰道埋木偶人的事件被告发,公孙贺一家被斩杀,同时还牵连到阳石公主和皇后卫子夫所生的女儿诸邑公主。其后汉武帝又发动了三辅骑士在皇家园林进行搜查,并且在长安城中到处寻找,过了11日才收兵。征和二年七月,与太子刘据结怨的武帝宠臣江充指使胡巫,说宫中有蛊气。武帝命令江充与按道侯韩说等入宫追查,江充诬告太子宫中埋的木人最多,又有帛书,所言不守道法。太子得知后非常恐惧,听从少傅石德的计策,派人诈称武帝使者捕杀江充等人。汉武帝命令丞相刘屈牦派兵击溃太子,太子举兵对抗。激战五日,太子兵败逃亡,被汉武帝所废,被围捕,乃自杀,灭族,唯其孙子刘病已得亲信保全。征和三年,此谋反案的根源巫蛊案真相渐明,大臣上书直言进谏,武帝感悟,下令族灭贰师将军李广利、丞相刘屈牦、太监苏文、江充家族。
  轮台罪己
  参见:轮台罪己诏
  汉武帝将盐铁酒国营专卖,实行平准均输政策,防止商人从中渔利,从而增加政府收入,达到了调节物价及防止市场垄断的功效,但是亦造成了与民争利的局面。商人遂将注意力转移至土地买卖,导致土地兼并严重。虽然汉武帝武功极盛,但是到处征伐也造成了国库空虚,大量人民被征召从军,死伤甚重,也影响了经济发展。由于民生困苦、社会动荡不安、人民流离失所及民怨沸腾,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齐、楚、燕、赵和南阳等地相继爆发大规模农民起义;征和四年(公元前89年)汉武帝颁下了《轮台罪己诏》向人民承认自己的罪过及公开反省。
  临终托孤
  参见:霍光
  汉武帝晚年得子刘弗陵,甚爱之。刘据于巫蛊之乱死后,汉武帝立刘弗陵为太子。太子即位前不久,其生母钩弋夫人被处死,避免未来再有太后涉政的现象。前88年,汉武帝命令画工画了一张《周公背成王朝诸侯图》送予霍光,意思是让霍光辅佐他的小儿刘弗陵作为未来皇帝。对此,中国史学家吕思勉先生对《汉书·霍光传》的此记载颇有异议,认为汉武帝于临终前杀掉刘弗陵生母是为了避免母后干政、托孤说的“立少子,君行周公之事”和画周公辅政图完全属于捏造。
  前87年3月29日(二月丁卯),汉武帝驾崩于五柞宫,享年70岁。4月15日(三月甲申),葬于茂陵,谥号为孝武皇帝,庙号为世宗。
  文学造诣
  汉武帝爱好文学,为提倡辞赋的诗人。他个人的文学造诣甚高,在南北朝以前的皇帝中属于文采一流的人物,颜之推把他归类为曹操、曹丕一级文才的君主。明朝王世贞以为,其成就在“长卿下、子云上”(《艺苑卮盐》)其他存留的诗作,《瓠子歌》、《天马歌》、《悼李夫人赋》都“壮丽鸿奇”(徐祯卿《谈艺录》),为诗词评论家所推崇。
  后妃
  汉帝自刘邦以降,皇帝择夫人,多由美色而定,如高祖择薄姬、武帝幸卫子夫等;迥异于先秦之际,周代天子、诸侯间后妃婚配,女子多来自异姓诸侯间宗室,皆受过良好的教育,是故较无“外戚乱政”之问题。西汉开国后,汉高祖曾立誓曰:“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于是汉代天子既无诸侯王女婚配,立后妃标准但凭帝王喜恶,外戚格局自西汉产生质变,其中以汉武帝立寒门出身的卫子夫为皇后为志,在此之前,西汉诸帝固然宠爱寒门,却不致封后。
  陈皇后,太子妃,后为皇后。后因无子失宠加上涉嫌巫蛊被废居于长门宫。死后以馆陶公主之女的身份葬在其外公汉文帝霸陵的郎官亭东。
  卫皇后,在位38年,生卫长公主、诸邑公主、石邑公主、太子刘据。 巫蛊之祸中支持刘据起兵,后被武帝缴其印玺后自杀,被苏文以小棺葬于长安城南的桐柏。 汉宣帝即位后以皇后之礼改葬,并设置思后园。
  王夫人,生齐怀王刘闳。
  李姬,生鄂邑公主、燕刺王刘旦、广陵厉王刘胥。
  李夫人,武帝逝世后被霍光追封为孝武皇后,配飨汉武帝,葬于茂陵。生昌邑王刘髆。
  尹婕妤
  赵婕妤,又称钩弋夫人,生汉昭帝刘弗陵。被武帝赐死,葬于云陵,昭帝即位后被追封为皇太后。
  据《史记·外戚传》,汉武帝即位后数年没有生育:“武帝初即位,数岁无子。”汉武帝的有生育的后妃皆出身低微:“及李夫人卒,则有尹婕妤之属,更有宠。然皆以倡见,非王侯有土之士女,不可以配人主也。”“故诸为武帝生子者,无男女,其母无不谴死。”可见《史记》这里写的“生子”“无子”,是生儿生女都算上。
  名臣良将
  卫青、霍去病、霍光、董仲舒、张骞、司马迁、司马谈、李广、李陵、桑弘羊、主父偃、苏武、司马相如、东方朔、汲黯、窦婴、韩安国、田千秋、李敢、公孙弘、金日䃅
  逸事典故
  双性恋
  根据《史记》和《汉书》的描述,汉武帝为双性恋。记载于史书上的佞幸(有公职或者贵族身份的男性情人)有韩嫣、李延年和韩说。《佞幸列传》纪录李延年“与上卧起,甚贵幸。”大臣金日?之子亦曾经为弄儿(少年男性情人)。
  根据《汉书 佞幸传》记载,卫青和霍去病也曾经被刘彻爱幸:“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不过后来并未有依赖与刘彻的亲密关系而获得名利,而是依靠自身的才华和功勋成为名将。《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中又暗示卫青“以和柔自媚于上,然天下未有称也。”
  《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艺文类聚·宠幸》、《情史·情外类》引述史书里,汉武帝宠幸的韩嫣记载,视之为男风代表。
  代汉者当涂高预言
  汉武帝巡游汾河,在船上和群臣饮宴,汉武帝突然对群臣说:“汉朝有六七之厄,六七四十二,汉朝传到第42代皇帝,会有当涂高取代汉朝。”群臣说:“汉朝应天受命,王朝长过商周,永世不绝,陛下为何说这种亡国之言?”汉武帝表示“只是醉言,但是自古以来没有一姓可以一直拥有天下,不过即使汉朝灭亡,不要灭亡在我父子手上就行。”
  当涂高的意思是路上有很高的东西,后来的公孙述、袁术和曹丕等都用“代汉者当涂高”这句谶言为自己称帝造势。
  微服外出
  汉武帝建元年间,汉武帝和随从微服外出打猎,麻烦事不断。一天夜晚汉武帝和随从投宿旅社,旅社主人觉得一行人来者不善,对汉武帝等人非常傲慢。旅社主人准备和门客一同杀死汉武帝等人,但是主人妻子觉得汉武帝等人气势非凡,不像强盗,于是将她丈夫灌醉,偷偷放走汉武帝等人。后来又不慎踩伤农民庄稼,引发纠纷,农民叫来县令,汉武帝自称平阳侯,县令本想拜谒,汉武帝随从却想鞭打县令。县令大怒,扣押汉武帝随从,拒绝他们离开。汉武帝不得已,向县令展示皇家身份,县令才予以放行。后来汉武帝微服外出的举动被众人得知,地方政府纷纷建立行宫招待汉武帝。汉武帝认为微服外出会扰民,干脆建立上林苑,专供皇家打猎。

您可能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