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之战

  长平之战是中国东周战国时代秦国进攻赵国的大规模战役,“三年而后决”(靳生禾、谢鸿喜认为为前期僵持对峙二年六个月,后期白热战六个月),双方都出动了倾国之师。结果,秦军战胜赵军,并且尽数坑杀投降赵军。
  长平之战是为战国形势的转折点。经此一役,秦国天下无敌,六国皆不再有力单独对抗秦军,秦国一统中原只剩下时间问题。长平之战的具体纪录由于秦国焚书坑儒,已经基本遗失,只能通过考古发掘判断战况,山西长平有长平之战遗址。
  背景
  公元前年,秦国白起攻下韩国南阳(今修武县),绝太行羊肠道。公元前年(周赧王年、秦昭襄王年、赵孝成王年),白起攻下韩国野王(今河南省沁阳),韩国上党郡与国都新郑的联系被断绝。韩桓惠王惧怕秦军兵锋,决定主动将上党郡献给秦国,以息战祸。上党郡守靳黈却宁愿死战不愿降秦。韩王于是派冯亭接替上党郡守遂行降秦事宜。冯亭也不愿降秦,为避免加强秦国,同时利用赵国力量抗秦,与其吏民谋议:“郑道已绝,秦兵日进,韩不能应,不如以上党归赵。赵受我,秦必攻之;赵被秦兵,必亲韩;韩、赵为一,则可以当秦矣。”冯亭守三十日,同时遣使献出上党郡十七邑于赵国,曰:“韩不能守上党,入之秦。其吏民皆安于赵,不乐为秦。有城市邑十七,愿再拜献之大王!”赵孝成王问计,平阳君赵豹认为不可,秦服其劳而赵受其利,会得罪秦国。平原君赵胜认同赵王想法,不可失此大利。于是赵王使平原君往上党受地,封冯亭为华阳君兼上党郡守,大赏上党吏民。冯亭垂涕不见使者曰:“吾不忍卖主地而食之也!”
  前年,秦国进攻韩国的缑氏、纶,进一步震慑韩王,孤立赵国上党。
  退守据险
  公元前年,秦国派左庶长王龁领兵进攻上党,意欲一举占之。赵国廉颇领兵二十万救援上党。廉颇以丹朱岭至马鞍壑一线的百里石长城为主防御阵地,分军前出公里于空仓岭一线据险构筑前沿防御,并派裨将茄领五千赵兵前出搜索迎敌。其时,缑氏、纶、上党已被秦军攻陷。冯亭率残部归附于廉颇军中。
  四月,秦军与赵军的首次遭遇战发生在空仓岭以西的玉溪河谷。混战中,秦军斥候斩赵裨将茄。初战不利后,赵军据守空仓岭防线。六月,秦军攻击前进突破防线,占取赵军二鄣城,杀四都尉。七月,赵军被迫退却,于石长城以西的丹河一线构筑长垒防御。秦军再次强攻赵军阵地,杀二都尉,夺西垒壁。
  赵军战败向东退入故关,坚守百里石长城。石长城建筑在丹朱岭至马鞍壑一线的分水岭上,面向秦军的南坡山势陡峻。石长城底宽米,隔段筑有堡垒,依山势绵延百里,中段有一名为故关的天然隘口,为南北交通的必经之路,筑有城门,与长城浑然一体。赵军于百里石长城全线布防,以重点防御故关、韩王山、大粮山,居高临下抵御秦军。《s:水经注/》引《上党记》曰:“秦垒在(长平)城西,二军共食流水,涧相去五里。城之左右沿山亘隰,南北五十许里,东西二十余里,悉秦、赵故垒”。秦军进攻受挫,挑衅赵军出长城决战,赵军拒不出战。廉颇统御的二十万赵军在失去重重天险后,终于以坚壁成功遏制了秦军攻势。
  外交反间
  攻战无进展,消耗战僵持双方都陷入粮食短缺,粮刍辎重补给维艰。秦军远道而来,补给线漫长后勤压力大,地方野史记载,空仓岭因秦军于该处“诡运置仓”而得名。赵国同样粮食短缺,请粟于齐,齐不听。
  外交失败
  赵孝成王与楼昌、虞卿谋,楼昌请发重使至秦媾和。虞卿认为不媾则赵军必破,故战和决定权在于秦,要逼和秦国,正正不可与秦讲和:“今制媾者在秦;秦必欲破王之军矣,虽往请媾,秦将不听。不如发使以重宝附楚、魏,楚、魏受之,则秦疑天下之合从,媾乃可成也。”赵王不听,使郑朱媾于秦,秦受之。虞卿对赵王曰:“王必不得媾而军破矣。何则?天下之贺战胜者皆在秦矣。夫郑朱,贵人也,秦王、应侯必显重之以示天下。天下见王之媾于秦,必不救王;秦知天下之不救王,则媾不可得成矣。”既而,秦国果然利用赵国派使者入咸阳和谈之机,显重郑朱向赵示好,而不与赵媾。其他诸侯惧怕秦赵媾和连横?于己不利,不敢支援赵国。元代胡三省指,史言赵之丧师蹙国,不特以赵括代廉颇之故,亦由不用虞卿之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