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中灭门惨案盘点

  暴力美学是《水浒传》的一大特色,所以杀人屠门的血腥场面大量充斥其中也就不足为奇了。通读《水浒传》,只要稍微一留意,就会发现其中的灭门惨案处处都有,比比皆是,用遍地开花,数不胜数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中国古代虽然奉行极刑重典的制度,但株连九族、灭其一门也仅限於谋逆等十恶不赦之重罪,若是大量使用便有嗜杀乱屠之嫌。《水浒传》中被灭门之人有些的确是罪有应得,但还有不少则根本没有必要,甚至是冤枉之极,可以说完全是灭门者的残暴本性使然。本期就为大家盘点一下《水浒传》中最具代表性的十大灭门惨案。
  白虎山财主一门
  旧时觉得孔明孔亮哥俩虽是本事不济、平平庸庸,但却也是无甚劣迹的端正少年,但后来研读水浒发现这哥俩实是一对不折不扣的恶棍。《水浒传》第五十六回中曾明确交待:“两个(指孔明孔亮)因和本乡一个财主争竞,把他一门良贱尽都杀了,聚集起五七百人,占住白虎山”,去梁山求救的孔亮也亲口承认:“哥哥孔明与本乡上户争些闲气起来,杀了他一家老小,官司来捕捉得紧;因此反上白虎山。”仅仅因为“争竞”,仅仅是为了“争些闲气”,便将人家一门老小尽灭,此种做法丝毫也算不上好汉行径,实是十足的流氓恶霸行为,放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是为法律所不容,道德所不恕的罪恶行径。
  祝氏一门
  祝氏一门因为一只鸡而引来灭门惨剧,甚至若非石秀力保,整个祝家庄村坊都要因此被宋江吴用商量着“洗荡了”,此事件简直可以翻拍成《一只鸡引发的血案》。祝家庄被灭貌似是一个偶然事件,其实是一个迟早要发生的必然结果。祝家庄作为梁山势力范围内强劲的地方武装,对梁山的势力形成强大的挑战和有力的威胁,更兼之其富足的钱粮,梁山对其必是灭之而后快。祝氏一门要么如李应一般归附梁山屈作凤尾,要么便是与梁山为敌打得满门尽灭的悲惨下场。一句话:身在乱世之中,命运早已注定。
  曾氏一门
  想想后来大金国对我华夏神州的践踏蹂躏以及靖康国耻所留下的千古羞辱,具有大金国背景的曾氏一门被灭,看起来就有一些大快人心的成分。不过,姚看江湖还是觉得冤有头债有主,祸及家人特别是妇孺仍不是英雄所为,即使是对於有着国仇家恨的敌人。
  高廉一门
  高廉在《水浒传》中完全便是高俅的替身,梁山集团对高廉的征讨也可以看作是对奸佞高俅的一次审判和清算,林教头一句“姓高的贼,快快出来”便已经暗含了高俅,而“我早晚杀到京师,把你那厮欺君贼臣高俅碎屍万段,方是愿足”的豪言壮语也是林冲在正式场合对高俅最为有力的声讨,只可惜高俅终究没有死在林冲手下,而更可惜的是连作为替身的高廉也未能死於林冲枪下,只能说《水浒传》中衰大莫过於林冲了!由於此时招安尚未进入梁山的主题日程,“高廉一家老小良贱三四十口,处斩於市”也就在所难免了!
  程太守一门
  双枪将董平骁勇善战,威猛异常,有“董一撞”之称,更兼得他“心灵机巧,三教九流,无所不通;品竹调弦,无有不会”,是《水浒传》中少有的全才,只可惜董平在处理老岳父程太守的事情上做得出格过分,成为遭人千古诟病的口实,人格魅力也因此大减。可怜程小姐灭门仇人竟是日夜相伴的枕边之人,此仇又如何得报?本次灭门事件因为作案人董平乃是受害人程太守的女婿,因此而大放“异彩”,成为灭门事件中的着名事件。
  张都监一门
  武松是《水浒传》中最吸引眼球的人物,也是为大众所公认的真英雄真好汉。但人无完人,打虎英雄身上也有许多瑕疵的地方,而武松最为人所诟病的地方,莫过於血溅鸳鸯楼时的滥杀行径。张都监设计陷害武松,引得英雄“心头那把无名业火高三千丈,冲破了青天”,於是乎大开杀戒,将张都监及夫人、养娘、丫环等尽灭,打虎英雄虽然杀得爽快,但也因此陷入了名誉危机。武松对张都监一家的大开杀戒,虽只是部分地灭了张都监一门,但因武松在《水浒传》中的特殊地位,以及在大众心中无与伦比的超然形象,使此灭门事件荣登《水浒传》十大灭门事件前列。
  慕容一门
  青州知府慕容彦达可以说是《水浒传》中小有名气的知府,他在“第三十二回 宋江夜看小鳌山 花荣大闹清风寨”中闪亮登场,又在“第五十七回三山聚义打青州众虎同心归水泊”中凄惨谢幕,其事迹将秦明黄信、二龙山清风山桃花山白虎山以及呼延灼有机地串联在一起,是一位十分重要的反面角色。作为“今上徽宗天子慕容贵妃之兄”,慕容彦达“倚托妹子的势,要在青州横行”,最终落得“一家老幼,尽皆斩首”的悲惨结局,可谓乐极而悲生。姚看江湖猛然想起了《红楼梦》中秦可卿对王熙凤:“‘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是‘登高必跌重’…… 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的那段警世之言,岂不是对此事的最佳注解?慕容彦达借妹子之势获得无上的功名富贵,却不想着“登高必跌重”,仍旧我行我素地横行青州,最终落得如此下场,当真是执迷不悟,可悲,可叹!
  秦氏一门
  若说宋江从未有过窃取梁山领导权之心,简直就是无知之极,秦氏一门被灭的惨案便最能说明这点。想当年只是路经清风寨避难、口口声声忠君孝父的宋江竭尽所能诱骗秦明入夥,甚至不惜杀害数百无辜青州百姓,最终反间计得逞,借慕容知府之手灭了秦氏满门,逼迫走投无路的秦明投入自己麾下,并为已效命终身。宋江此举不但“断送了(秦明)妻小一家人口”,也让青州无辜百姓经历了一场浩劫,数百人家“都被火烧做白地一片”,“瓦砾场上,横七竖八,烧死的男子、妇人,不记其数”,其心真可谓毒也!这样的深仇大恨不但没有激起秦明的填膺怒火,反而甘身为奴,为真正元凶宋江效尽犬马之劳,真不知死后的秦明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妻小一家人!由此,秦氏一门乃是《水浒传》中死得最不值的一门。
  扈氏一门
  本已是投诚梁山并为梁山攻破祝家庄出过大力的扈家庄,因为天杀星李逵杀得性起,而被莫名其妙地夷为平地,扈太公一门老少尽被杀戮,只走得扈成一人。扈氏一族惨被灭门的真实原因至今仍是《水浒传》悬而未决的一大谜案。但以姚看江湖来看,从祝家庄被灭,到扈家庄被屠,再到后来的李家庄被付之一炬,这绝非巧合之事,而是宋江有预谋地要将独龙冈上的势力彻底剪灭,所以李逵是受宋江暗中指使的可能性极大。可怜扈家庄无辜人众,自以为投诚梁山便能够保得满庄平安,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比祝家庄更为悲惨的结局。扈氏一族惨被灭门实乃《水浒传》中最为冤枉的一起灭门事件。
  黄文炳一门
  宋江酒后题反诗於浔阳楼上,被偶过於此的通判黄文炳检举揭发,由此引来群雄劫法场,智取无为军,将江州城折腾得天翻地覆,也让一直韬光养晦静待时机的宋江计划大乱,提前踏上了梁山征程。而此事件的导火索——黄文炳,其结局可谓惨矣,不但被李逵当作烧烤活剐,而且“一门内外大小四五十口尽皆杀了”。反思此事,检举人黄文炳虽有借此结交权贵平步青云之意,但其身为朝廷官员,确有监察检举不良隐患之职,宋江所题诗词在那个壁垒森严的封建时代确是反诗无疑,连宋江自己后来也多次承认“醉后狂言”,可见黄文炳所作所为确无过分之处,只是尽到了一个官吏的基本职责。试想当初若斩杀宋江成功,又怎么会有后来旷日持久、死伤无数,对国家百姓照成巨大危害的征讨(梁山)战争。黄文炳不是江湖人士,也不是如宋江般卖权交友之人,无论其品性出发点以及平素作为如何,单就揭发宋江一事来讲只是尽到职责而已。宋江可以恨之杀之,却不宜祸及其家人,将其“一门内外大小四五十口尽皆杀了”,毕竟这只是个人恩怨,况乎宋江又是一个以忠孝示人的侠义人物,如此残忍之举则稍显过分。由於此事件事关宋江的人生转折,事关梁山的前途命运,事关李俊穆弘等十数位好汉的进退,因此当列水浒十大灭门惨案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