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大师左慈如何戏耍曹操

  东汉末年,庐江有个名叫左慈,字元放的人,学通五经,兼善星纬,在道教历史上,东汉时期的丹鼎派道术是从他一脉相传。
  原本左慈是个很有前途的青年学者。可是,连年内战,白骨遍野,民不聊生,左慈书生报国的愿望破灭了,愤而叹道:“值此衰运之际,高官者危,财多者死。身前荣华富贵,死后委沟填壑,实在不值得羡慕!”於是,左慈转而修习道术,专攻术数变化之道。左慈散诞江湖,云游名山大川。这一年,左慈来到天柱山。天柱山古木参天,奇峰入云,到了八月十五中秋夜,月色如银,山峦一片清爽。
  左慈一番呼吸吐纳之后,顿觉神明朗澈,双目熠熠生辉。左慈正要转身回房,忽见一巨石之旁隐约有洞,便拨开草丛,侧身而入,果然是个山洞。洞内杳无一人,石台上放着3轴竹卷。左慈过去,拂去厚厚的尘土拿出洞来,趁着皎洁的月光一看,脱口叫道:“啊,《九丹金液经》!”左慈一时激动得手都发抖了。
  原来,这《九丹金液经》是道教秘笈,久已失传。平时,方士之徒口耳相传,或者只言片语,不知所云,或者以讹传讹,适得其反。学道之人,莫不以亲眼目睹为幸。左慈无意之间,得此天书,难怪如此欣喜了。从此,左慈便按照书中指示,早晚修习。10年之后,左慈成了万能的魔术大师,成了远近闻名的人物。
  魏王曹操平生最恨方术之士。在曹操看来,方士文不能治国,武不能杀敌,只靠着一点旁门左道愚弄百姓、盅惑君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尤其值得警惕的是,造反叛乱之事,每每与他们这些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远的有陈胜吴广,近的有黄巾张角,都是靠了妖言惑众,这才煽动百姓起来犯上作乱的。
  因此,曹操对方士的态度,既不同於秦始皇,也不同於汉武帝。曹操为了防止这些人“挟妍宄以欺众,行妖隐以惑民”,曹操采取了集中收容的手段,把方士客客气气地迎进洛阳,严严实实地监视起来。放在眼皮底下,置於指掌之中,谁还敢兴风作浪?比起历史上的那些佞道昏君来,曹操确实老谋深算,技高一筹。
  左慈当然也给送到魏王府上。初次见面,曹操把左慈仔细审视了一番:突出的额头,细细的眼睛,枯黄的胡须,焦干的嘴皮,中等的个头,从头到尾反映不出丝毫的异人模样。曹操足足看了3分钟,一言不发,左慈见状,闭上眼睛,养起神来。
  这可激怒了曹操,刺董卓、剿黄巾、平吕布、战袁绍,赫赫的盖世英雄,竟受到一个草民的如此轻视,曹操当时一怒,就想把左慈推出去斩了。可是,曹操毕竟是曹操,天下还没平定,正是用人之际,老远把他接来,转眼把他杀了,让天下人如何看待。曹操才不干这种蠢事呢?於是,曹操换上一付笑容,好酒好菜招待左慈。
  过了几天,曹操对左慈说:“听说先生身怀异术,可以不吃不喝,请为我一试。”说完,曹操命人把左慈关进一间屋子。过了100天,曹操心想,左慈早该饿死了吧!因此,曹操命人打开房门。谁知左慈仍然活着,容貌不改。这下,曹操反而更加坚定了除掉左慈的决心:妖术如此深厚,这还了得?当天,曹操摆上丰盛的酒宴,表彰左慈高深的道术。席间,曹操对左慈说:“今日高兴,山珍海味都有了,可惜就是少了一条吴淞江的鲈鱼。”左慈离开座位,来到客厅中间,叫人取过一只铜盘,装上水,然后手持一根筷子,朝水中一捅,眨眼钓上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鲈鱼来。曹操不信,连说:“看花了眼,看花了眼,再来一遍!”
  左慈笑了笑,放慢动作,再次表演。曹操双眼紧紧盯住铜盘。盘内清澈见底,左慈将筷子插入,立即水波层层泛开,待抽出筷子,又是一条生鲜可爱的鲈鱼跃上桌面。
  曹操拍手叫绝,连连称赞,可是一待席散人去,曹操马上紧锁眉头,苦思计策。第二天,左慈不请自入,揖拜礼毕,左慈说:“大王盛情款待左慈没齿不忘,今日辞别,将远离人世,高蹈远举。”曹操哪里肯放,自然热情挽留。左慈正色说:“没想到区区薄技,竟招致杀身之祸!”曹操故作惊讶:“先生何出此言?”左慈脸色稍为缓和一点,恳切地说:“山人闲散惯了,不乐荣华,求明公放行!”
  曹操作出恋恋难舍的姿态,握住左慈的手,像要流泪的样子:“先生志行高洁,我也不便久留,只是不知今日分手,何日才能重逢!”左慈再次揖拜,转身要走。曹操大叫一声:“且慢!”左慈缓缓回头:“何事?”曹操掩饰地说:“无事,你我再喝一杯。”
  当时天气寒冷,曹操命人温酒,左慈摆摆手,取过铜汤勺插入酒中,快速搅动起来。不一会,杯中热气腾腾,而铜汤勺却像研墨一样地给搅融了。左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抬手,将杯子抛上房梁。曹操仰头望去,只见酒杯吸住梁木,纹丝不动。曹操心中暗自称奇,回头再看左慈,早已无影无踪。
  曹操大怒,立即传令,全城戒严,通辑左慈。
  左慈神出鬼没,在洛阳城里与曹操玩起了捉迷藏,左慈一会出现在酒楼,旁若无人地饮酒,等到军士得到消息,前往捉拿,左慈却又出现在城楼,得意洋洋地唱歌。左慈一会变成老太婆,驼背弯腰,口中自报姓名:“我是左慈。”一会变成少女,亭亭玉立,嘴里自报家门:“庐江左慈就是我。”如此这般,几乎每个洛阳人都变成了左慈。
  曹操气得没法,便叫人敲锣打鼓,沿街吆喝:“左慈先生,快请出来,您的道术,天下第一!”
  左慈早已远走高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