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袁术与山寨西施冯方女的悲剧

  导读:马未都说过,中国人的审美分四个层次,最底端叫俗艳美,第二层叫含蓄美,第三层叫矫情美,最顶端也就是最高境界叫病态美。西施、林黛玉都是病态美人,她们举手投足扶风弱柳,清丽脱俗不染人间烟火。西施与黛玉的病态美是她们自身美的流露并非扭捏作态,如果刻意模仿难免“东施效颦”。三国时就有这么一位美女,本来国色天香已经赢得主人宠爱,但却轻信谗言故意装出一副冷艳艳哀凄凄的样子,结果落入别人陷阱最终为情敌所害。
冯方女  袁术盘踞淮南兵精粮足,得到孙策玉玺後有了称帝的野心,称帝必然立後,司隶冯方女是最佳人选。《九州春秋》说,司隶冯方女,国色也。避乱扬州,术登城见而悦之,遂纳焉,甚爱幸。冯氏避乱扬州,袁术在城楼上被其美色倾倒娶为妻妾,因长相漂亮深得宠幸。袁术践祚冯氏被立为皇后,冯氏自然掩不住的春风得意眉飞色舞。袁术的其他妻妾本来相互争宠,现在看到冯氏风光了,怎能不心生嫉妒,於是抱成一团对付冯氏,给冯氏出主意说,“将军是贵人且有大志,你应该时刻啼哭显得忧愁的样子,将军必然会觉得你与众不同对你更加敬重。”冯氏觉得这话有道理,从此艳若桃花的脸蛋变成霜打的茄子,每次见到袁术就故意哭哭啼啼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袁术也犯贱,认为冯氏有大的志节不肯委身与己,所以天天忧愁以泪洗面,对她更加同情愈加疼爱。妻妾们一看“反间计”不仅没有奏效,反而成全了冯氏,於是采取了更为直接的攻击方法,用绳索将冯氏勒死,然後悬挂在厕所内,造成上吊自杀的假象。袁术信以为真,伤心许久,认为她不得志,是难得一见的烈女,下令厚葬。
  袁术与袁绍是叔伯兄弟,他们的高祖袁安曾任东汉司徒,其子孙有多人位居三公,所以当时人称袁家为“四世三公”之家,自然“门生故吏遍布天下”, 袁术年轻的时候被举孝廉,在朝廷内外担任过很多职务,曾任折冲校尉、虎贲中郎将,董卓进京任命袁术为後将军、袁绍为渤海太守,但是兄弟二人惧怕董卓之祸纷纷出逃,袁绍逃往渤海,袁术逃往南阳,後来联合七路诸侯对抗董卓。袁绍要拥立刘虞为帝,而袁术得到玉玺後便有了自立的野心,兄弟二人因此反目,袁绍还联合曹操打跑了袁术,袁术逃到扬州杀刺史陈温,时汉室大乱,袁术觉得时机成熟召集属下说:我袁姓本出自陈,陈乃舜的後代,“今刘氏微弱,海内鼎沸。吾家四世公辅,百姓所归,欲应天顺民,於诸君意如何?”袁术不顾众人反对遂自称天子。不久,在曹操、袁绍、刘备、孙策和吕布的攻击下,袁术一败涂地忧惧不知所出,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带着玉玺准备将帝号让给袁绍,半道发病而死。《吴书》说,成为众矢之的袁术逃亡的时候士卒已经断粮三天,他自己也是每天以麦屑充饥,想让厨子弄些蜜汁改变一下口味,厨子说没有,袁术叹息良久,倒在床上呕血斗馀而死,至死还不明白大喊着:我袁术怎麽会落到如此下场,死的很惨。
  袁术称帝可谓不自量力,在天下纷争的时代不能施行清明政策反而横征暴敛使人民互相为食,其倒行逆施连自己的哥哥都看不过去,怎麽能得到民众的支持,《三国志·袁术传》说,“(袁术)荒侈滋甚,後宫数百皆服绮縠,馀粱肉,而士卒冻馁,江淮间空尽,人民相食。”这样的政权注定短命。
  袁术践祚时充满着内忧外患,南有孙坚、孙策,北有曹操、袁绍、吕布、刘备,属下将军雷薄、陈兰对他怀有二心,主簿阎象也反对称帝,如此危机四伏,袁术却不求进取,倒热衷於选取民间美女广置後宫供自己享乐,导致嫔妃之间互相争宠扰乱军政,最终其妻妾子女沦落为他人奴隶。陈寿说,袁术奢淫放肆,荣不终己,自取之也。袁术之所以身败名裂遭人唾弃是罪有应得,只可惜那位国色天香的冯方女也成了千古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