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那一年零五个月的西逃秘闻

  导读:在义和团反抗八国联军的战争中,慈禧一面暗地里向帝国主义献媚求和,一面假意表示支持义和团的反帝斗争。但是,八国联军仍然照样发动了对北京的侵略。1900年8月13日,北京城硝烟弥漫,溃败下来的官兵、外迁的居民充斥着大街小巷,跌跌撞撞,鬼哭狼嚎。八国联军占领了距北京仅有三四十里的通州,城内到处传播着八国联军明天就要大破城门的消息。慈禧太后吓得魂不附体,一天之内仅接连五次召见军机大臣,但到场的人一次比一次少,最后还能坚持到场仅有三人了:刚毅、赵舒翘、王文韶。王公大臣出入皇宫,都是慌慌张张、吵吵嚷嚷。慈禧看到这种情形,心里越发慌乱,到最后竟是手足无措了,于是决定与光绪一同西逃。
  临动前,慈禧召见嫔妃们前来请安。她声色俱厉地宣布:“今天我和皇上西巡,除隆裕皇后和谨妃外,其余嫔妃都要暂时留下不走。”嫔妃们个个神色慌张,吓得发呆,但又不敢发话。只有珍妃请求光绪帝留在北京,主持议和。珍妃是光绪帝最宠爱的嫔妃,两人早已心心相印,情投意合。慈禧对珍妃早已恨之入骨,她顿时雷霆大发,命太监将珍妃推入寿宁宫外的井内淹死。光绪眼见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被架走,既不敢怒,也不敢言。急得直用拳头砸自己的脑袋,心中充满了怨恨、恐惧、悲痛和内疚。召见完毕后,慈禧和光绪等人,什麽也顾不上携带,便慌忙出逃。慈禧穿上宫女们准备的蓝布长衫,叫太监李莲英把她的头发挽成便髻,改扮成汉人装束,乡下村妇的模样。光绪也摘去朝冠、朝珠,脱掉龙袍,换上一件旧长衫。一路上踉跄奔走,趔趄狼狈,步行到紫禁城后门,再也顾不上什麽了,丢下皇都和江山,坐上骡车向西北方逃命去了。跟随慈禧的还有端郡王载漪、吏部尚书刚毅、刑部尚书赵舒翘等王公大臣和各路官兵20余人。此时,八国联军已进入北京。
  “强兵压境全无术,开府骑猪做逃鼠!”慈禧一夥逃离北京后,就像被狗强追的兔子,恨不得再生出两条腿,只顾亡命,其狼狈之状可想而知!他们赶到昌平,州官比他们跑得还快,早已不知去向,而且城门紧闭,他们根本没法进城,于是只得继续前行。到了日落西山之时,在霞光的照耀下,慈禧一行人到达了昌平的贯市。慈禧、光绪一整天滴水未进、粒米未沾,只觉得口干舌燥,肚子饿得咕咕叫。太监们四处觅食,终于直在一户农家里赊来了半碗高梁,慈禧、光绪欣喜若狂,管上生熟,抢着吃了起来,连掉在地上的几粒米也都捡了起来。没有水喝,太监他从地里采摘来一把干秸秆,慈禧也美滋滋地嚼了起来。事不凑巧,这天晚上忽从西北方吹来一股寒冷之气,天气突然变得阴冷异常。慈禧一夥人却身穿单薄,直冻得上牙打下牙,四处寻找睡觉用的东西,却什麽也没有找到。最后拿来当地一位妇人未晒干的粗布被子,慈禧只得将就着盖上。夜间,点着豆秸取暖,大夥不分尊卑,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休息。慈禧躺在那里,想到自己在宫里,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琼浆玉液,盖的是锦衣裘被……,眼前却落得这步田地,不由得鼻子一酸,低声哭了起来,真是“梦绕云山心似鹿,魂飞汤火命如鸡”。慈禧一夥就这样疲于奔命,忍饥挨冻地度过了两天。
  第三天,慈禧到了怀来县,知县吴永急忙前来迎驾。虽然事先得到了通知,也匆忙准备了蔬菜、瓜果、海味,但被退败的散兵游勇抢劫一空,最后只剩下一小锅绿豆小米粥。谁知道,慈禧饥不择食,吃得津津有味。吴永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又立马想办法弄来了5个鸡蛋,慈禧又一气吃掉3个,剩下2个赏给了光绪。回到县衙,吴永翻箱倒柜,找出一些旧衣奉送给慈禧、光绪、皇后和谨妃。慈禧一夥的仪容至此才稍稍齐整了点儿。慈禧在怀来县徘徊观望了两天,看到议和无望,只得继续向西前行。9月7日,慈禧到达山西崞县,10日到达太原,10月1日又由太原前往西安。一路上,随行的皇族亲贵、太监、军队,像恶狼一样到处搜刮勒索,闹得人心惶惶,百姓更是四散逃避,商店停市……慈禧在西逃途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发布懿旨:一面要求官兵对义和团“痛加铲除”;一面授权李鸿章尽快与帝国主义议和。第二件事就是推卸自己“宣战”的责任,将她利用过的主战派大臣刚毅、徐桐等斩杀治罪。
  在西安,慈禧所巡抚衙门变成了行宫,院内外装饰一新,俨然就是一座新的“紫禁城”。慈禧本来是来西安避难的,却仍不忘过着醉金迷的腐化生活。每顿饭光菜就有100多种,鸡鸭鱼肉、燕窝海参,极尽奢华。一天的夥食要吃掉200两银子。对此,慈禧还恬不知耻地说:“过去在北京皇宫,一天的夥食费,用2000两银子,如今只用200两,可算是大为节约了。”自10月26日到达西安,慈禧一直是在紧张、恐惧、痛苦中度过的。她深怕列强把她列为罪魁祸首而加以惩办,整天愁眉苦脸,心神不定,手足无措,恶梦连连。每天难熬的日子让她长脸变得更长,三角眼变得更深。12月22日,慈禧接到李鸿章电告的“议和大纲12条”后,又惊又喜,看到列强既没有把她列为祸首,也没有要她归政光绪,于是如获大赦,感激涕零,当即就以“敬念宗庙社稷,关系至重,不得不委曲求全”为词,要奕沂、李鸿章毫不犹豫的照办。1901年9月7日,奕沂、李鸿章代表清政府正式在《辛丑条约》上签字。
  1901年10月6日,帝后回銮。整个西安大街悬灯结彩,锣鼓齐鸣,光行礼车就有300辆,满载着搜刮来的黄金白银、绸缎、古董、器玩等。行礼车后是开路的马队,马队后是大小太监和官员。接着是光绪、慈禧、皇后、瑾妃、大阿哥坐的五抬黄缎大轿,各王公大臣紧随其后。千军万马,浩浩荡荡,像一条大龙,弯弯曲曲地在大街上穿行,和从北京逃跑相比,不知要威风多少倍。慈禧从西安启程后,取道河南、直隶回京。沿途都要修建行宫,每五六十里一座宿站,供过夜住宿之用。每二三十里一座打尖站,供吃饭休息之用,沿途道路都用黄土细纱铺垫,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
  11月6日,慈禧在开封度过了她的67岁生日。不久,发布懿旨,撤去大阿哥的称号,立即出宫。1902年1月7日,回到北京。结束了她一年零五个月的逃亡生涯。慈禧回京后10天,就举行了盛大的宴会,招待各国驻华使节及其夫人,极尽献媚求宠之能事。从此,清政府完成成了“洋人的朝廷”,慈禧顺理成章地成了洋人的“管家婆”。慈禧的西逃,虽然充满了艰辛,但她仍然顽固不化,为了自己的一时享乐,也仍在大兴土木,劳民伤财,这样的货色,满清又怎能自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