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风流奶妈如意儿勾引西门庆的手段

  《金瓶梅》第六十七回,奶妈如意儿首次上了西门庆的床,当天西门庆就给了她一匹“葱白紬”,并且西门庆“从此见她两三次,打动了心,瞒着月娘,背地银钱衣服首饰什么不与她”!那么如意儿怎么就一下子把西门庆“打动了心”呢?
  书中关于如意儿的长相只提到过一次。第三十回,如意初到西门庆家,书中说她“生的干净”,可是“干净”并不代表“漂亮”。另外,从西门庆的表现也能推测出如意儿并不漂亮。从如意儿来到西门庆家,到西门庆与她第一次“办事”,中间隔了一年多。可是在这一年多里,见到美女就走不动的西门庆却没有注意过她,甚至连正眼看她一眼都没有,这说明如意儿长得确没有过人、动人之处,不然西门庆不会注意不到。
  那么如意儿咋就打动了西门庆的心,让西门庆对她宠爱有加呢?细读《金瓶梅》,我们不难从中找出原因。首先,如意儿“好风月”。“好风月”这是文雅的说法,通俗一点就是“床上功夫好”。当然,西门庆知道如意儿床上功夫好,也是在与她首次“办事”之后才知道的。关于如意儿床上功夫如何好法?再此,我就不再摘码出来了,有兴趣的成年朋友可以参见《金瓶梅》第六十七回中间偏后部分。
  如意儿之所以能让西门庆觉得她床上功夫好,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如意儿先前丧了男人,如今刚好“三十出头”,正是“如狼似虎”年龄,她长期的性压抑在西门庆的床上得到了集中性爆发,因此,西门庆觉得这女人够“猛”,床上功夫不错。第二,如意儿在西门府中一直处于被忽视的状态,而她自身也不是什么“守贞如命”的女人,难道她就不想有朝一日能在主人西门庆的“提携”之下“飞上枝头”吗?她当然想!因此,在她上了西门庆的床之后,使尽浑身解数,极力奉承,以讨西门庆的欢心。其次,如意儿“会说话”。
  说话是一门艺术,不会说话的人,说出的话刺耳不耐听;而会说话的人,说出的话儿便讨人喜欢。如意儿就属于后一种。当西门庆与如意儿“办事”之时,拿她与刚死不久的李瓶儿相比。而如意儿长期在李瓶儿房里伺候,知道李瓶儿在西门庆心中的地位是无人能比的,因此她说:“爹没的说,将天比地,折杀奴婢,拿什么比娘?奴婢男子汉没了,早晚爹不嫌丑陋,只看奴婢一眼儿就够了。”西门庆听了,当下便高兴的要不得。如意儿这句话,首先非常识相地强调自己根本不能与李瓶儿相比,同时还强调自己只乞“爹看一眼儿就够了”,自己绝无“不满足”之心。由此可见如意儿说话艺术之高明,分寸拿捏之恰当。
  再次,如意儿皮肤白。如意儿长得不漂亮,但皮肤很白。这看起来只是一个小小的表面原因,其实不然,为什么这样说呢?在西门庆的六房妻妾当中,西门庆最宠爱的就是李瓶儿。李瓶儿有个不同于其他妻妾的特点,那就是皮肤非常之白,记得书中西门庆曾对李瓶儿说过:“我就爱你这白屁股。”李瓶儿死了之后,西门庆伤心非常,面对李瓶儿的画像和李瓶儿生前所用之物,常暗自流泪,这样的场景在书中李瓶儿死后出现的次数不少。西门庆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怀念李瓶儿。
  而如意儿呢?她也有一身像李瓶儿一样的雪白的皮肤,西门庆面对如意儿似雪的皮肤就像见了李瓶儿一样,不禁喜爱,如同西门庆自己说的那样,“你原来身体皮肉也和你娘一般白净,我搂着你,就如同和她睡一般”。可见,西门庆为如意儿心动,与如意儿似李瓶儿一般的“白净皮肉”不无关系,如意儿“白净”的皮肉恰能给西门庆因失去李瓶儿而受伤的心带来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