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性卦中的调情动作和交合姿势

《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晚年喜易”,“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易则彬彬矣!’”这段文字是很可疑的。因为整部《论语》中,根本没有这类喜《易》的记载;也没有读《易》读的次数太多,以至捆书的绳子都断过三次的记载。从《论语》中看孔子,一点也看不到他老先生如此对《易》着迷。古文《论语》中只有一段话:
  假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
  这段话,陆德明《经典释文》解释得极明白:“鲁读‘易’为‘亦’,今从古。”从古以后,《鲁论》的原文,该是
  假我数年,五十以学亦,可以无大过矣!
  可见孔子同《易》的关系,是后来附会出来的。
  虽然如此,孔夫子“五十以学易”,倒也一直流传,得到一般人的相信。如今我也五十岁了,我姑且也圣人一番,做一点“学易”的示范。
《易》是《易经》,也叫《周易》(因为流行在周朝)。《周易》是卜筮用的一本签文总集(《左传》《国语》里记占卜的事,都以根据《周易》来说明为主)。根据《周易》,我把卜的结果排比如下:以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计算:说“吉”的爻一百二十一次;说“凶”的爻五十二次;说“无咎”的爻八十五次;说“何咎”“何其咎”“匪咎”的爻四次;说“厉”的爻二十六次;说“悔”的爻二次;说“有悔”的爻四次;说“悔亡”的爻十八次;说“无悔”的爻七次;说“亨”的爻三次。这些名堂,在在都显示了《周易》这部书的卜筮特色。古代人喜欢问卜,卜出来的结果累积起来,每在新卜之事与所现之兆相同的时候,就可以援用累积的结果,不必再重复了。这种卜的方法,比以前方便,所以叫《易》。
《易》本来是卜筮手册,它本来很简单,有玄没有理,但喜《易》的人,意犹未足,硬要弄出玄理来,所以愈来就愈弄得不简单了。自古以来,中国人不会“学易”,反把《易》弄到死巷里去,汗牛充栋的著作一大堆,其实全都是误入歧途,愈“学”愈难起来了。
  真正“学易”的法子,是在根本上把《易》还原为简易原始的面目,从“平易浅近”去看它。宋朝朱熹《答吕伯恭书》说:
  窃卦、爻之词,本为卜筮者断其吉凶,而因以训诫。有本甚平易浅近,而今传注误为高深微妙之说者,如:“利用祭祀”“利用享祀”,只是卜祭则吉;“田获之狐”“田获三品”,只是卜田则吉;“公用享于天子”,只是卜朝觐则吉;“利建侯”,只是卜立君则吉;“利用为依迁国”,只是卜迁国则吉;“利用侵伐”,只是卜侵伐则吉之类。
  这些话是正确的话。
  为了从“平易浅近”还《易》的本来面目,我各以“上经”“下经”的第一篇——“乾卦”“咸卦”为例,做出白话翻译如下:
  〔原文〕
  乾:元,亨,利,贞·。
  初九:潜龙,勿用。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上九:亢龙有悔。
  用九:见群龙无首,吉。
  〔翻译〕
  男性卦:是好的开始,可以发展,可以繁荣,可以结果。
  九在最下面一行:龙潜在水底,不要有动作。
  九在倒数第二行:见到龙升到田野里来了,见到大人先生是好的。
  九在倒数第三行:君子白天努力,晚上努力,这样干,就没错。
  九在第三行:〔龙〕在下面跃跃欲试了,没错。
  九在第二行:龙飞在天上了,见到大人先生是好的。
  九在第一行:龙飞在天上,高过了头了,是要后悔的。
  九外一章:见到许多龙,都没有头,是好现象。
  以上“乾卦”,是男性卦。它的象形是“”,根本就是男性生殖器。相对的,“坤卦”是女性卦,它的象形是“”,中空,根本就是女性生殖器。“乾卦”因为都是男性卦,所以一派阳刚之气,龙来龙去的。
  〔原文〕
  咸:亨,利,贞。取女吉。
  初六:咸其拇。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
  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吝。
  九四:贞吉,悔亡,憧憧往来,朋,从尔思。
  九五:咸其脢,无悔。
  上六:咸其辅、颊、舌。
  〔翻译〕
  靶应卦:可以发展,可以繁荣,可以结果。娶个新娘,是好现象。
  六在最下面一行:碰她的大脚趾。
  六在倒数第二行:碰她的小腿。不好,不要动才好。
  九在倒数第三行:碰她的大腿。她用手推开他的脚。再下去就坏事。
  九在第三行:不动就好,动就糟。心里七上八下,朋友,照你想要做的做吧!
  九在第二行:抱住她的背,不要后悔。
  六在第一行:吻她嘴唇、亲她脸蛋、舔她舌头。
  以上“咸卦”,是典型的性交卦。这卦不但点出性交前的局部动作、调情动作,并且最后还显示出是一种男方仰姿——男的在下,女的在上。这太有趣了。算命抽签结果是叫你打一炮,还告诉你打炮姿势,中国的经典真有趣哉!作者:李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