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沌开窍

  很早很早的时候,大地上有南北中三个国家。
  三个国家各有一个帝王。南海国的帝王叫倏,北海国的帝王叫忽,中土国的帝王叫浑沌。
  倏和忽管辖的地盘都是大海。大海一刻也不平静,每天晚上涨潮,早晨退下去。这活动量就够大了,可是大海还嫌不够,还要扬波、掀浪、卷涛、起澜,时常澜起涛卷,波浪滔天。白昼黑夜和大海耳鬓厮磨,两位帝王也有了海水般的性格,特别喜欢活动,一刻也不愿意平静。
  倏最喜欢奔跑,一口气能跑出万里去。
  忽也喜欢奔跑,一口气也能跑出上万里。
  浑沌和倏、忽就大不相同了。他管辖的是中土大地。中土无海,土地连绵。虽然也有高山,也有深沟,那高山比浪尖还高,那深沟比波谷还低,但是,这都是凝固的,平静的,一动也不动。浑沌和这样的大地朝夕厮守,喜欢像大地一样宁静、安详。
  如果说,浑沌的日子还有一点微波的话,那就是他要在自己的宫中招待倏、忽这两位大帝。前面说过,南海大帝和北海大帝都喜欢活动,南海大帝喜欢向北跑,跑累了,恰好到了中土大地;北海大帝喜欢向南奔跑,跑累了恰好也到了中土大地。
  中土国成了二位大帝相逢欢聚的地方了。
  中土大帝浑沌虽然不喜欢闹嚷,却是个老实厚道的热心肠,有朋友从远方来了,哪能不盛情款待呢!下榻,让他们住金碧辉煌的宫殿;就餐,让他们吃美味可口的山珍。当然,每次光临还少不了有大型歌舞欢迎嘉宾。
  南海大帝玩得非常开心。
  北海大帝玩得开心非常。
  二位大帝时常在中土聚会,时常烦劳中土大帝。日子久了,心里都过不去,就想为中土大帝做点好事。做什么呢?送人家东西吧,自己有的,人家也有;划点地盘给人家吧,人家没有贪心,还嫌土地多不好管辖。二位合计来合计去,只有在他的脸面上打主意了。
  原来,这中土大帝长得有头有脸,却没眉没眼,准确地说就是没有七窍。七窍是人脸上的七个孔洞,即眼睛、耳朵、鼻子和嘴。有了这七个小洞,人才能看得见,听得着,说得出,要不怎么会有耳聪目明的说法?中土大帝缺了这七窃就木木讷讷的,看不见,听不着,说不出,所以被众生唤做浑沌。要是能让浑沌有头有脸,有眉有眼,那可是对他最大的厚爱呀!
  二位大帝将心思说给中土大帝,浑沌不喜不悲,是啊,多少年都是这么个样子,不是也过得不错嘛!可是,又不好冷淡朋友的一片热心,只好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二位大帝赶忙行动,找来凿子、锤头,开始了打凿七窍的工程。
  一窍凿通了,浑沌看见了忙碌的倏和忽。
  二窍凿通了,浑沌看清了倏和忽身处的殿堂。
  三窍凿通了,浑沌听见了叮叮当当的开凿声。
  四窍凿通了,浑沌听清了殿外的兽吼鸟鸣。
  五窍凿通了,浑沌可以呼吸空气了。
  六窍凿通了,浑沌可以闻到香味了。
  二位大帝忙得手不停,脚不闲,腰也酸了,背也疼了,可是看见中土大帝在他们的努力下,一天天聪明灵动了,高兴极了!他们加快速度,继续开凿。
  七窍凿通了,大功告成了。浑沌可以吃饭了,可以说话了,还可以唱歌。他放声一曲,感谢二位大帝的恩情。然后,高兴地放声大笑。
  哈哈哈……笑声越来越高,浑沌兴奋不已。
  哈哈哈……笑声越来越高,浑沌气绝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