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神话贯穿五千年历史

  中华大地一直被称作“神州”,因为它是神的故乡。纵观整个中国历史,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到女娲、伏羲、神农三皇所经历的岁月来看,这显然是一段人与神共处的岁月,神曾经直接传授文化给人类。神传文化当然就有它的神迹存在。在神有意的安排下,佛道神辗转下世,方方面面给人类启蒙,从衣食住行到语言、文字、文化、娱乐以及精神生活的各个领域,都留下了无数的神迹。本文只从浩如烟海的史籍中选取几则关於诗、画、乐界出现的神人神迹。
神话  诗人中的神话
  在中国历史上有几次修炼盛行时期,魏晋、唐朝和明朝最为典型。唐朝文化代表如李白、颜真卿、白居易、张志和等都是佛道两家的修炼人,历史上也记载了很多文人的神迹,比如写渔歌子的张志和的事迹就很传奇。
  唐大历9年秋冬,颜真卿偕同门生、弟侄、宾客前来平望驿游览,大家饮酒作词,畅酣淋漓,张志和酒酣耳热,忘乎所以,飘然若仙,他乘兴要为众人表演水上游戏。他将坐席铺在水上,并坐上去,那坐席能在水上漂浮自如,左右来回,有行舟般的声音。霎时间,一群白鹤飞来,围绕着张志和委婉鸣叫,在岸上的人们无不惊讶。张志和向颜真卿摆摆手,以示谢意。最後,他与白鹤一起飞上云霄。
  画师中的神话
  很多中国人都看过一篇童话叫《神笔马良》,而历史上确实有可以将事物画活的画师。
  唐朝人吴道玄,字道子,阳翟人,小时候是个贫穷的孤儿。吴道玄的画师承张僧繇,水平又超过了张僧繇。曾画有《地狱图》,世人看後都惧怕进入地狱受苦而不敢再行恶,可见所画之逼真。吴道玄曾在殿内画《五龙图》。五条龙摇首摆尾,像要腾飞似的,每当天要下雨时,画上就生出烟雾来。
  历史上的很多画师都是信神画神的,吴道子也不例外。吴道子常随身带一本《金刚经》诵读,从这一点上讲他首先是一位修炼人,然後才是一名画师。
  吴道子的一生,主要是从事宗教壁画的创作,如《地狱图》。《天王送子图》是吴道子的传世作品,已遗失。
  关於吴道子的故事很多。据说“画圣”吴道子一天傍晚,路过一座茅草房侧,里面传出纺棉花的声音,但不见屋里有灯光,感到奇怪。第二天一早,便来到茅草房前。一个白发老太婆走出来,请他进屋坐,吴道子了解到老人丈夫孩子都过世了,一个人以纺棉花为生,因为没有钱买灯油,因此每晚都要摸黑做工。吴道子便要给老人画一幅画。
  吴道子研墨铺纸,开始作画。先把蘸饱墨汁的笔往纸上一甩,纸上立刻出现许多亮晶晶的小点点,又用笔在小点点上轻轻涂几下,最後在空白处画了一个圆圈儿就算画成了。他对老人说:“你把这画贴在屋里,会有用的。”老人虽看不出画的是啥,可是深信吴道子是个好人,不会骗她,便小心地把画帖在纺车前面的墙壁上。
  天黑了,老人发现,那幅画竟是一片蓝天,上面有数不清的星星在闪光,一个圆圆的月亮把屋里照得和白天一样亮。从那以後,一到夜晚,画上的星星和月亮就发出光来,老人对着星月纺线比以前方便多了。
  如果一个画家修炼到通神的境界,同时其画笔的功力能够赋予所画事物的真形和真意的时候,就等於造出一个活生生的一个生命了。吴道子的师父张僧繇也是这样的画家,当他的画笔能够赋予所画的龙以真形和真意(真神)的时候,这条龙就是一条真龙了。
  关於南朝梁武帝时期的名画家张僧繇的“画龙点睛”的成语出自《历代名画记》卷七:张僧繇在金陵安乐寺内画了四条龙,不点眼睛。每次都说:“若点上眼睛,龙就会腾空飞去。”有人认为他这是荒唐的妄想,就请他给龙点眼睛。张僧繇点了两条龙的眼睛後,不多一会儿,电闪雷鸣,击穿墙壁,这两条龙穿壁驾云彩飞上天去。未点眼睛的那两条龙还在那儿。
  张僧繇画艺高超、甚而通灵的神话在《历代名画记》卷七记载中还有两个:张僧繇曾画过《天竺二胡僧图》。因为河南王侯景举兵叛乱,在战乱中画中两僧被拆散。後来,其中一个胡僧像被唐朝右常侍陆坚所收藏。陆坚病重时,梦见一个胡僧告诉他:“我有个同伴,离散了多年,他现在洛阳李家,你要是能找到他,将我们俩放在一起,我们当用佛门法力帮助你。”陆坚到胡僧告诉他的洛阳李家,购买另一个胡僧的画像,真的买到了。过了不久,陆坚的病果然痊癒了。时人刘长卿写了一篇文章记述了这件事情。
  乐师中的神话
  中国最早的音乐出现在公元前七千年左右的伏羲时期。而早期音乐创作的目的是为了人与神的沟通,以反映人从敬畏神灵中所获得的平安、欢欣和喜悦感,三皇五帝时期的帝王重视音乐,也是因为音乐能唤起人们对神的敬仰。
  师旷是春秋时晋国着名音乐家,字子野。师旷是盲人,常自称“暝臣”、“盲臣”。汉代以前的文献常以他代表音感特别敏锐的人,史称“乐圣”。据说,当师旷弹琴时,马儿会停止吃草,仰起头侧耳倾听;觅食的鸟儿会停止飞翔,翘首迷醉,丢失口中的食物。
  晋平公见师旷有如此特殊才能,便封为掌乐太师。一次晋平公新建的王宫落成了,在庆祝典礼上,晋平公让师旷弹一曲《清徽》。
  师旷说:“古代能够听《清徽》的,都是有德有义尽善尽美的君主。大王的修养还不够好,不能听!”
  但晋平公坚持,师旷感到王命难违,只好坐下来,展开了自己的琴。当他用奇妙的指法拨出第一串音响时,便见有16只玄鹤从南方冉冉飞来,一边伸着脖颈鸣叫,一边排着整齐的队列展翅起舞。当他继续弹奏时,玄鹤的鸣叫声和琴声融为一体,在天际久久回荡。
  晋平公和参加宴会的宾客一片惊喜。曲终,晋平公激动地提着酒壶,离开席位边向师旷敬酒边问道:“在人世间,大概没有比这《清徽》更悲怆的曲调了吧?”
  师旷答道:“不,它远远比不上《清角》。”
  晋平公喜不自禁地道:“那太好了,就请太师再奏一曲《清角》吧!”
  师旷急忙摇头道:“使不得!《清角》可是一支不寻常的曲调啊!它是黄帝当年於西泰山上会集诸鬼神而作的,怎能轻易弹奏?若是招来灾祸,就悔之莫及了!”
  “哎,太师不必过虑。上古之事更加久远,怎能祸及现在呢?你弹来听听又有何妨?”
  师旷见晋平公一定要听,无可奈何,只好勉强从命,弹起了《清角》。
  当一串玄妙的音乐从师旷手指流出,人们就见西北方向,晴朗的天空徒然滚起乌黑的浓云。当第二串音响飘离殿堂时,便有狂风暴雨应声而至。当第三串音响骤起,但见尖厉的狂风呼啸着,掀翻了宫廷的房瓦,撕碎了室内的一幅幅帷幔,各种祭祀的重器纷纷震破,屋上的瓦坠落一地。
  满堂的宾客吓得惊慌躲避,四处奔走。晋平公也吓得抱头鼠窜,趴在廊柱下,惊慌失色地喊道:“不能再奏《清角》了!赶快停止……”
  师旷停手,顿时风止雨退,云开雾散。
  在场所有的人打心底里佩服师旷的琴艺。卫国乐师师涓大开眼界,激动地上前握住师旷的手说:“你的技艺真可惊天地、泣鬼神啊!”
  晋平公亲眼目睹了太师师旷的传神琴艺,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每逢自己无法解决的难事和军国要事,他都召师旷垂询。
  有一次,齐国攻打鲁国,晋国决定会合诸侯援鲁伐齐。晋平公想知道战争前景,就召来师旷垂问。
  师旷将鲁国和齐国军歌演奏了一遍後,对晋平公禀告说:“大王不必兴师动众了!齐国军队已经被鲁国赶出了国门。”
  晋平公半信半疑之际,派往鲁国的观察使者回来禀报的情况与师旷所说的丁点不差。
  同一年,晋平公听到楚国发兵攻打郑国,朝野上下议论纷纷,都说强楚攻郑,郑国必灭,他又召来师旷问究竟。
  师旷弹着琴弦,唱起南北不同的歌曲,然後向晋灵公禀告道:“楚国以强凌弱,必会以失败告终。”果然没过几天,就传来楚国兵败的消息。
  晋平公见师旷音律占卜战争吉凶如此准确和灵验,就把他留在王宫中,不离左右。
  今天的人们认为师旷的故事是神话,其实真修者都知道在古代,人们普遍相信神,神也经常向人展示一些神奇的事情。师旷其实是一个修炼人,因为瞎了眼,所以才使自己的心清净下来,有了一定的功能,可以占卜吉凶,“闻弦歌而知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