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蟆精姑娘

  汉水边住着一家人,儿子名叫王大柱,是远近闻名的孝子,他妈妈是个瞎子,娘儿俩相依为命。王大柱在汉水那边租种了土霸王三亩地,每天都要过河去种庄稼。
  一天,王大柱过河时,一个老奶奶问他:“你这样孝心,有媳妇吗?”
  “好婆婆呀,我穷得揭不开锅盖,哪有姑娘愿意跟我?”
  老奶奶说:“做好事不问前程,你有好心,就会有好报。”
  那一回,王大柱又过河做庄稼,看见深潭有一个蚌壳,壳裂着,嘴张着,像是有病的样子。他用锄头将蚌壳勾上岸,装回家里,又将它放在水缸里用心养着。
  晚上,王大柱回家了。他来厨房做饭,锅盖一揭,锅里是热腾腾一锅干饭。他问妈妈:“你老人家眼睛看不见,咋摸得着做饭呀?”
  “没有呀,我听到有个姑娘在灶上忙,和她一搭话,她喊我妈。我也看不见她是啥样子。做罢饭也不知她到啥地方去了。”
  从这以后,天天总有个姑娘来给王大柱做饭。这一回,王大柱装着出远门干活,没走多少路,又转回来,悄悄藏在后檐沟里向厨房内偷看。晌午了,水缸里放出光亮,一个大姑娘从缸里出来,案板上灶台上,不住手地忙着做饭。王大柱推开门进屋,姑娘望着他只是笑。他俩就算成亲了。
  这天,土霸王知道王大柱接了个排场媳妇,就带着几个打手上门来了。说也凑巧,正好王大柱不在家。他问那姑娘:“你是王大柱的老婆吧?”
  “是。”
  “今晌午我不走了,你要做十五样菜款待我们。”
  晌午饭好了。姑娘端来了一样韭菜,一样绿豆芽。
  土霸王大发脾气:“叫你搞十五样菜,为啥只搞两样?”
  “掌柜的,你不识数吗?韭菜九样,绿豆芽六样,九六一十五,是多少样?”
  土霸王被问住了。他没占到便宜,带气回家了。第二天他派人传王大柱到面前,说:“限你三天,给我办四样东西。办不到,将你女人引到我家来!”
  “不知掌柜的要啥东西?”
  “砍不尖,吃不咸,煮不热,旋不圆。”土霸王土说罢,又补上一句:“赶快滚回去办吧!”
  王大柱回家将土霸王的话向媳妇说了。姑娘笑笑,说;“你放心,我会办好的。”
  第三天,王大柱照着媳妇的话来给土霸王交东西了。他拎来了几粒圆子,几块凉粉,几个鸡蛋,放在土霸王门前的晒场上,喊:“掌柜的,东西办全了。”
  土霸王出来一看,大发脾气:“你这办的是啥号东西!”
  “掌柜的,砍不尖,是圆子;吃不咸,是蛋(淡);煮不热,是凉粉;旋不圆,你这样大的晒场,难道旋得成圆场吗?”
  土霸王被生生问住了。可他一心只想王大柱的媳妇当女人,就又想了个计策,说:“王大柱,限你七天,给我赶一百头叫驴来。若办不到,叫你媳妇做抵押!”
  王大柱又愁眉苦脸地回家了。姑娘一问,忙安慰他,说:莫怕,你上山给我砍五十根竹子,再上街买一百张黑皮纸,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王大柱照着姑娘的话一一都办到了,姑娘用篾子扎了一百个纸驴,她向纸驴身上吹口气,纸驴都活蹦乱蹦“昂昂”叫。到了第七天,王大柱赶一百头黑叫驴来到土霸王府上,土霸王出门一看,大门外两边,一边拴五十头精精壮壮的驴子,他无话可说了,可两眼还是盯着王大柱。
  王大柱是老实人,他看土霸王没有难住自己,心里快活了,在他转身回家时,高兴地自言自语说:“好厉害呀,这事西会没办到,西会,真是西会!”
  王大柱的话被土霸王听见了。他大声喊王大柱转来,说:“限你三天,给我拿个‘西会’来,办不到,就叫你媳妇引来跟我!”
  “西会”不是个啥东西,土霸王顺话搭话,要王大柱办到,明明是叫他办不成,要讹他的媳妇。这一下,急得王大柱哭回了家。
  姑娘说:“你莫哭,我有个‘西会’,到时间你给他送去。”
  到了第三天,姑娘给了王大柱一个小瓶子,要他带给土霸王,就说是“西会”。她又嘱咐:“瓶子一交到他手里,你赶快回来,越快越好!”
  土霸王接到王大柱送来的‘西会’,一看,是个光溜溜,花冬冬的小口瓶子,很好玩。他不知里边装的是啥子,当下就打开瓶盖来看。
  谁知瓶盖一打开,瓶里“呼呼”直响,一股泉水“咕嘟嘟”涌出来,越流越大,霎时间洪水泡天,将土霸王的房子、银钱和人,一下子冲得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