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钟离成仙的传说

  汉钟离,原本复姓钟离,名权,字云房,自号全国都散汉。
  有人说,因为人们在称谓他的时候,称“全国都散汉钟离云房”太长了,于是把“汉”字和“钟离”二字连在一起了,就叫成了“汉钟离”。又有的人说,因为他自称自己生于汉朝,人们这才叫他“汉朝的钟离先生”,慢慢的就叫成了“汉钟离”。
  汉钟离在出生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巨人破门而入。这个巨人自称是上古黄神氏,特地托生在钟离氏家。接着只见一道异光从窗口射入,长多几十丈,猛烈的光线照得人睁不开眼睛。强光事后,汉钟离就出生了。但是汉钟离方才生出来的时候,不哭也不吃,并且一点声息都没有。直到他出生后的第七天,竟然能够一下子跃然而起,并且启齿便说道:“身游紫府,名书玉京。”叫人难以理解。本来紫府和玉京,指的是天上玉皇大帝的宫殿,汉钟离一出生就说出这样的话来,表明他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未来同样会回到天上去做神仙的。因为,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衡量东西的轻重,所以他的父亲给他取名为“权”。
  汉钟离长大之后,练就了一身好武艺,加上他身段很魁梧,勇力过人,很快就获得皇上的重用,当上了中郎将。有一次,帝王派汉钟离率军伐罪吐蕃。可是,那时的权臣梁冀怕汉钟离立了大功,权势跨越自己,就只给了他三万老弱残兵。两军方才比武,突然暴风大作,电闪雷鸣,接着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各方的部队都分不清敌我,一片混战。在这突如其来的混乱之中,两军人马都很恐慌。汉钟离独自骑着战马胡乱奔逃,也与自己的部队失去了联络。战马也不再听他的使唤,一个劲的乱跑,跑呀跑呀,竟跑进的一座深山老林里。汉钟离迷失了道路,基本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过了好久,天空渐渐晴朗了些,但是却已是夜晚时分了,天上呈现淡淡的月亮和稀疏的星星。
  汉钟离依附着这微微的星光,举目四望,想找一条路下山去,但是只见四周尽是纵横交织的小路,基本不知道哪条路才是下山的路。
  当他正在踌躇的时候,忽地瞥见一个西域和尚,头发生在额头上,穿戴山草编织而成的衣服,迎面朝他走了过来。汉钟离像是找到了希望,匆忙走上前往施礼问路。
  那和尚对他说:“这里离山的出口很远,我看你今晚是走不出去了,仍是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我此刻就可以带你到一处去歇息,请施主跟我来。”说完就在前面引路。
  汉钟离喜出望外,再三致谢,就跟着和尚往前走。或许走了三五里路的样子,他们走进了一个山凹里。朦胧之中,瞥见前面有一个小村子,可是看上去,好像这村子是在山洞中一般。这和尚把汉钟离带到村口时就不走了,和尚对他说:“这里是正阳洞,我跟你仙缘已尽,只能带你到这里,你自己一个人进去吧。”说完,和尚合掌作一个揖,回身就不见了。
  其实,这村子本是一个山洞。汉钟离走到洞口,听到洞中沉寂无声,于是就不敢冒莽撞失走进去。合法他在村口彷徨时,只听到一个老人的声音说道:“你是汉钟离将军吧?既然来了,就快些进来吧。”
  汉钟离暗暗吃惊,心想这个老人一定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否则,面都没有见过,怎么就知道自己的内情呢。他还没来得及答复,就出来一个老人把他引进了旁边的一间屋里。
  屋里很简陋,黄泥抹的墙壁上点着一支松节照明,床是用绳子吊起来的,还在那边晃荡着。地上有几件常用的陶器,收拾得整齐整齐。不过,最惹眼的是床边的一个架子,上面放着好些书卷,书卷摆得很齐整。
  坐定之后,汉钟离讨教老人的姓名,老人自称东华先生。这个名字,汉钟离打小就知道这是一位得道的真人,隐居在山中,完全与世隔绝,没想到被他在这里碰到了。汉钟离心想:这次他三军覆没,假如回去的话,肯定无法交差,再说朝内勾心斗角,互相争权夺利,人们也因为这连年的战乱,颠沛流离,惨不堪言。这样的世道,实在没有什么值得迷恋的。此刻他碰到了东华真人,机缘难逢,何不从师学道。于是汉钟离决心丢弃凡间,入道修行。
  从此,汉钟离就拜东华先生为师,留在山里学道。东华先生传授他永生真诀和《灵宝异法》,还教他书法。汉钟离在山中学道三年,不但道学很高,并且写得一手好字。
  后来,有一天,东华先生对他说:“你的道行已经到了,可以出山了。也就是说你的内术既已成,此刻应当去炼外术,去点化常人。你出山之后,应多积功德,多累善行,以待上苍征诏。
  就这样,汉钟离拜别了师傅,去云游四海五岳。后来,他来到了终南山的鹤岭。鹤岭上有一个岩洞,宽敞向阳。洞前又有流水路过,清亮见底。洞口四周草木葱茏,繁花缤纷。他以为这是个好地方,便把岩洞辟为居室,并在洞口刻了“鹤岭洞天”四个草书大字,就此安居下来。
  终南山离长安很近,他就不时到长安荣华的市井上去饮酒。
  有一次,他在承天门大街的一家酒楼里饮酒。店家给他端来最好的酒“郎官清”,他喝了几杯之后,乘着酒兴,就向酒家要了笔墨,在旅店的墙上写了几首诗,随即又题上“全国都散汉”五个字。其中有个青年看到这几个字不禁叫道:“长者不就是云房先生么?”
  汉钟离以为希奇,回过头来,微笑地问道:“你是哪位?何以知道我的名字?”
  其实,这个青年不是别人,就是他的将来的徒弟吕洞宾。他向汉钟离深深作了一个揖,并介绍说自己屡试不中,准备归隐,接着,又向他讨教道行的事。
  汉钟离先教吕洞宾点石成金之术,并对他说,把石头点成金子之后,就能拿去救济贫民。吕洞宾见有这样的事,就问道:“这样点石而成的金子会不会因年月的长远而变回原形呢?”
  汉钟表离说:“会,可是要等到三千年之后。”
  吕洞宾皱起了眉头说:“如此看来,我们不是骗了三千年今后的人吗?”
  汉钟离鼓掌道:“说得好,凭你这心思,就可以学仙了,不知你肯不愿追随我学道修仙呢?”
  吕洞宾于是赶快跪下拜汉钟离为师。从此,汉钟离就正式收吕洞宾为徒,精心教他道术。
  有一年的秋季,汉钟离从崆峒山下回来,和吕洞宾一同在山中散步,忽见蔚蓝的天空中飘来一朵彩云,冉冉而下,降落在鹤岭山顶上。汉钟离就指着彩云对吕洞宾说:“玉帝颁下诏来了,明天要我上苍去受封了,我去后,你要继续好好修炼。”
  到了晚上,师徒二人一同回洞,在松明灯下,汉钟离就把他所著写的《灵宝异法十二笠》郑重地交给吕洞宾,并叮嘱他:“逢人兮莫胡说,遇友兮不须诀。”
  第二天早上,空中果真就传来了悠扬的箫笙声,他们师徒二人虔敬地走出洞外,只见两位穿戴彩衣的道童,各自乘着一只彩凤,飘然而下,随同下来的另有一只丹顶白鹤。汉钟离跨上鹤背,向吕洞宾挥了挥手,就在清风丽日中,和仙童一起,飞上了天空,渐去渐远,最后消失在天尽头。
评论:请自觉遵守相关的政策法规。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