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荡山犀牛望月的传说

  雁荡紫竹山上有个犀牛峰,每当明月当空的晚上,就可以清楚地看见一只犀牛蹲在山峰上,仰头望月,象在盼望着什么。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雁荡山下有个美丽的姑娘叫玉贞,从小死了父母,六岁就进花老财家当牧童。
  每天清早,玉贞牵着牛,上山放牧;晚上,牵着牛回来。凶恶的花老财对玉贞非常刻薄,把她当成会说话的牛使唤,在破牛房的角落里搁了块门板,叫她和牛睡在一起,不许她同旁人接近。玉贞心里有苦楚只能对牛叹,眼泪也只能对牛流。每当玉贞纷纷掉泪的时候,老牛就跑过去,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玉贞的手,似乎在说:“别难过。”
  夏天,牛房里蚊子嗡嗡叫,老牛会轻轻地走过来,甩起尾巴,为睡着的玉贞驱赶蚊子。冬天,北风夹着雪花从破窗口钻进来,老牛就用温暖的身体为姑娘遮风御寒。一天天,一年年,玉贞十分体贴地爱护老牛,老牛也非常喜欢自己的小主人。
  玉贞和老牛相依为命过了十二个年头,玉贞长到了十七岁。细细的眉毛又长又黑,圆圆的脸儿白里透红,出脱得十分美丽,简直象一朵芙蓉花。方圆几十里的人都说她是仙姑下凡。
  却说这花老财,是个爱财贪色的恶棍,见玉贞姑娘一天一个模样,便起了邪心。奸刁的管家去向花老财献计,在花老财耳边如此这般一说,喜得花老财顿时眉开眼笑,连说:“妙,妙妙,行得。”
  这天晚上,管家扶着花老财来到牛房门口,朝里一瞅,见玉贞姑娘正躺在门板上睡觉,老牛站在那里,尾巴一甩一甩地为玉贞姑娘驱赶蚊子。玉贞姑娘梦中忽然感到自己被捆住了手脚,动弹不得,想喊喊不出,想逃逃不脱,急得眼泪一颗颗地洒了下来,用乞求的眼光看着老牛。聪明的老牛明白姑娘的意思,竖起那铁鞭似的尾巴,朝着花老财脸上狠狠地打去。痛得花老财妈呀爹呀直叫。老牛又耸起那只锋利的角,对准花老财的眼睛挑了过去,顿时把花老财的左眼珠挑了出来,痛得他一个劲地喊“救命”。再说管家蹲在门外望风,忽然听见花老财喊救命,又见他满身是血往外逃,只得扶着老花财回到前厅。
  花老财对打手们说:“还不快去,饭桶,把玉贞抓来!”打手们拿着棍子,前呼后拥,朝破牛房奔去,里外围了一层,可谁也不敢往里闯。
  管家在后面直骂奴才。许久许久总算有两个打手壮着胆子进去,前脚刚踏进,便妈呀一声惨叫,被老牛喇喇两声用角挑出老远,甩在地上,半天也起不来。打手们被吓得后退了好几尺,再也没人敢进去了。该死的管家见没法打进牛房,便叫:“来人,来人,用火烧牛房。”
  玉贞姑娘听见管家在叫用火烧,急得在屋里团团转。突然,老牛奔到姑娘跟前,四脚下跪,又急忙用尾巴往背上甩了几下,意思是说:“快,快骑上。”玉贞姑娘上了牛背,老牛马上站了起来,撒开四蹄,
  耸起两角,睁开大眼,驮着玉贞姑娘,朝紫竹山顶跑去。后面打手喊着叫着追了上来。老牛跑啊,跑啊,跑到了山岗头,看看四面都是悬崖,再也走不脱了,又四脚跪了下来,让玉贞姑娘站到一只角上。
  等姑娘站好,老牛把角朝空一转,对着玉贞猛然一吹,玉贞姑娘便乘着牛角飞上天空。等花家的人赶上来,已不见了玉贞姑娘,只见老牛变成了一只角的石犀牛。传说玉贞姑娘飞到了月亮里,每当晴朗的夜晚,就走出云层,撒下银光,看望自己心爱的老犀牛;犀牛也仰起头望着当年相依为命的玉贞姑娘。
评论:请自觉遵守相关的政策法规。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