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记》 - 灵魂不散的公主

  本篇选自《搜神记》卷十六。这是个十分感人的婚姻悲剧。紫玉和韩重之问的纯洁的爱情,在遭到她父亲吴王的无情扼杀之后,她愁闷而死。但死后仍钟情于韩重,主动邀前来吊唁的韩重在家内成亲,临别还赠以明珠。当吴王错认韩重挖坟偷物时,又突然显魂于父亲面前,为韩重辩解。这种生死如一的真挚爱情,深刻地反映了古代青年男女追求幸福的婚姻生活的强烈愿望。适应故事情节的需要,作者在艺术上更多地采用了浪漫主义的表现手法,使紫玉的形象显得十分感人。
  原文:
  吴王夫差小女,名曰紫玉,年十八,才貌俱美。童子韩重,年十九,有道术。女悦之,私交信问,许为之妻。重学于齐鲁之间,临去,属其父母,使求婚。王怒,不与女。玉结气死,葬阊门之外。三年,重归,诘其父母,父母曰:“王大怒,玉结气死,已葬矣。”
  重哭泣哀恸,具牲币,往吊干墓前。玉魂从墓出,见重,流涕谓日:“昔尔行之后,令二亲从王相求,度必克从大愿。不图别后,遭命奈何!”王乃左顾宛颈而歌日:“南山有乌,北山张罗。乌既高飞,罗将奈何?意欲从君,谗言孔多。悲结生疾,没命黄沙。命之不造,冤如之何!羽族之长,名为凤凰。一日失雄,三年感伤。虽有众鸟,不为匹双⒁。故见鄙姿,逢君辉光。身远心近,何当暂忘。”歌毕,歔欷流涕,要重还冢。重曰:“死生异路,惧有尤愆,不敢承命。”玉曰:“死生异路,吾亦知之。然今一别,永无后期。子将畏我为鬼而祸子乎?欲诚所奉,宁不相信?”重感其言,送之还家。玉与之饮宴,留三日三夜,尽夫妇之礼。临出,取径寸明珠以送重,曰:“既毁其名,又绝其愿,复何言哉!时节自爱!若至吾家,致敬大王。”
  重既出,遂诣王,自说其事。王大怒曰:“吾女既死,而重造讹言,以玷秽亡灵。此不过发家取物,托以鬼神。趣收重!”重走脱,至玉墓所诉之。玉曰:“无忧!今归自王。”王妆梳,忽见玉,惊愕悲喜,问曰:“尔缘何生?”玉跪而言曰:“昔诸生韩重来求玉,大王不许。玉名毁义绝,自致身亡。重从远还,闻玉已死,故赍牲币,诣家吊唁。感其笃终,辄与相见,因以珠遗之。不为发家,愿勿推治。”夫人闻之,出而抱之,玉如烟然。
  注释:
  道术:道家的方术。 信问:书信。 齐鲁:古代齐国和鲁国。齐国在今山东省东北部,都城在今淄博市。鲁国在今山东省的西南部,都城在曲阜县。 结气:愁闷郁结。 阊(Chang昌)门:古代吴国都城的城门,现今苏州市西门仍名阊门。 诘:问。 具:备办。牲币:牲畜、钱物,指祭祀用的东西。 度(duo夺):推测。克:能够。 不图:不料。 南山四句:玉把乌比作自已,把罗(网)比作韩重。意思是说自己已经离开人世,你回来又有何用呢? 孔:很。 黄垆:黄土,这里是指黄泉之下。 命之不造:命运不好。 匹双:配偶。 要:通“邀”。 尤愆(qqian铅):罪过。 诣(yi意):前往。 讹(e俄)言:谣言。 趣(Cu促):赶快。 尔缘何生:你因为什么原因又活过来。缘,因为。诸生:儒生。 吊唁(yan彦):祭奠死者。 笃终:始终忠实于情爱。笃,忠实。 推治:追究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