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公公吃素不吃荤

  过去,听说土地公公和城隍老爷同住在一座大庙里,城隍老爷喜欢管"闲事"。碰到黎民有难,他老是乐意互助,所以大家都很敬服城隍老爷,特地做了一块"有求必应"的大匾送给他,高高悬挂在庙里大殿上。老黎民除敬香外,还斋供大鱼大肉,全是荤菜。土地公公不喜欢管"闲事",他喜欢平静,成天老是冷冷静清地坐在一旁,有时干脆躲在墙角里睡大觉。所以极少有人来朝供她,就是有,也不过是些豆腐、菜干类的素菜。土地公公眼看着城隍老爷吃荤,心里渐渐有点眼馋。他想,城隍老弟究竟有啥本领,黎民为何如此敬服他呢?
  有一天晚上,等到人散庙静,城隍老爷正在喝酒,吃鱼吃肉,土地公公实在不由得了;就从墙角里走出来,对城隍老爷说:“城隍老弟,常常有人来讨教你,还送大鱼大肉给你吃,请你说说,你到底有啥神方妙计?”城隍老爷笑着对土地公公说:“我是没有本领的,但只要人们有难事求我帮忙,我就动脑筋想措施,资助他们解难排忧。”土地公公听后,心想,我天天见他红光满面,高坐大堂,从来未见他皱过眉头动过脑筋,这是骗骗我的。他那个位子哪个坐不来呢?于是就对城隍老爷说:“城隍老弟,你的位置是否可以让我坐坐,我也来动动脑筋,做点好事,弄点鱼肉荤菜吃吃。”城隍老爷满口承诺:“可以,可以,我明天有事外出,就请你坐在我的位置上。”
  第二天早晨,城隍老爷有事去了,土地公公整过衣冠,笑嘻嘻地坐在城隍老爷的位置上,等老黎民来讨教。过了不多时,有位农夫进来,走到城隍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告:
  天高久旱没有雨,河水干涸沟见底。
  我家菜苗将近死,求求老天降喜雨。
  城隍有灵来助我,日后定献肉和鱼。
  农夫走了,土地公公好不开心,心想他要全国雨浇菜,这有啥难。只要我通知海龙王出阵,龙尾巴动几下,雨就落下来了。
  不一会,有位渔民急匆忙进了庙门,在城陛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告:
  出海捉鱼多辛苦,千网张来万网捕,
  捉到鲜鱼没人要,只好晒鱼卖干货。
  求求太阳晒一晒,晒罢鱼干再遮幕,
  城隍有灵来助我,日后鱼肉献得多。
  这下可难住了土地公公,明天一个要下雨,一个不要下雨,越想越为难,就是想不出好措施。
  过了一会,又有位种果园的农夫进了庙门,走到城隍老爷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告:
  我家一片大桃园,新开桃花满园红,
  花开季节树要静,求求老天别起风。
  城隍有灵来助我,日后鱼肉来斋供。
  等到果农走后,土地公公自言自语地说:"这次和雨无关,他不要风,好办,只要请风神休息一下就好了。”
  又过不多时,有位船夫进了庙门,在城陛大殿前磕了三个头,又拜了两拜,然后低声求告:
  江南客人收鱼干,目前船满要扯篷,
  明天一早船要开,求求老天送顺风。
  城隍有灵来助我,日后鱼肉来斋供。
  船夫刚走,土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叹气说:"今天真倒霉,来了四个人,一个要下雨,一个不要下雨;一个要刮风,一个不要风。这叫我怎么帮忙?"土地公公越想越着急,急得在大殿里团团转。到了晚上,城隍老爷回来了,瞥见土地公公在大殿里转,就问:"土地公公,为何好好座位不坐,却在大殿里兜圈子严土地公公只是摇头,急得连话也说不出来。城隍见他急成这个样子,就劝他说:"不要着急。有事慢慢说来,我来帮你处理。"土地公公就把菜农要雨来浇菜,渔民要太阳晒鱼干,船夫送客来求风,果农桃树就怕风,一一告诉城隍老爷。还说:"我仍是把座位还给你,一切由你来决定吧。“城隍老爷听后点点头,眉头一皱,便计上心来。他对土地公公说:”你看这样处置怎样半夜落雨白日晴,晒得鱼干菜又青,
  春风不在桃园里,风到江边送客人。
  土地公公听后心里服气,宁愿吃素不吃荤。
  从此今后,土地公公怕动脑子,就和城隍老爷分居,把"庙"和"堂"分隔了,把又高又大的庙让给城惶老爷,取名为"城隍庙",自己搬到荒僻小巷,取名为"土地堂"。这"土地堂"小得连人也迸不去,所以敬香的人们只能在土地堂门前地上用豆腐、茶干、素菜斋供土地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