溧水老鼠精

  从前,我们溧水这块有个粮库,叫九仓,有一对老鼠精领着五千带万的老鼠钻进粮仓偷稻吃,还盘稻子,一颗一颗盘走。
  进仓的稻子少了,搞哪块去了唦?搞不清。是凡到这块来当县官的,都是粮库管不好,给核办,亏本,走人。
  这回又来了个县官,叫白赤士。白老爷到溧水来上任啦,心想:几许老爷在溧水做官,为了粮库罢免核办,犯法走人。今天呢,我就要看看这个九仓到底怎么少稻的!
  白老爷跑到九仓粮库一看,乖!老鼠五千带万,嘴巴咬尾巴,接成一条线在盘稻子,把稻子盘出粮库。“噢!是这么回事!”他就手把身上带着的官印,把印一砸打过去,巧不巧,正好砸在一只领头的大老鼠头上,把个公老鼠打死了。鼠子鼠孙没了头领,就乱了套啦。
  母老鼠精一下跑到北京皇宫里,把西宫娘娘咬死了。它在床框里把土扒扒,把娘娘尸体藏在床框里,母老鼠变了西宫娘娘,天天在帝王眼前喊:“万岁哪,我的心痛呢!”
  “哦,你心痛哪,派御医生来跟你治治。”
  “哎唷,万岁哎,我这个病治不好!”
  “哪里话,我是帝王,你要什么东西,我都能办到,你的病怎么会治不好呢?”
  “万岁,要治好我的心痛病只有一样措施。”
  “什么措施?”
  “溧水县有个县老爷叫白赤士,用他的七孔玲珑心煎水喝,我的漏洞就好啦!”
  “啊--好!下道圣旨传溧水县县官白赤士马上进京!”
  白赤土不分昼夜赶去北京,走了几天几夜啦。一天,路上碰到了一个老妇人拦住白赤士:“我儿啦,你到北京去不好哪,要遭大难啦!”
  “那怎么好呢?”
  “来、来、来,你把手伸出来......”
  老妇人是观音菩萨变的,她给白赤士一个手上画一只猫,胸口也画了一只猫,讲:“你手上两只猫,搞失落了不要紧,胸口这只猫万万不能失落,一失落你的人命就保不住啦,谁要看你的胸口,你一定要西宫娘娘亲自解扣,牢记,牢记哪!”
  白赤士谢了观音菩萨,又上路了。他走走渴了,用手到塘里捧水喝呢,一家伙一只猫跑到水里去了;他用另一只揩揩汗,手一甩哪,一只猫又跑了。白赤士心想:三只猫失落了两只了,胸口一只猫不能再大意啦。
  白赤士到了皇宫,帝王就对他讲:“目前召你进宫,就为西宫娘娘有心痛病,要你的七孔玲珑心煎水喝,娘娘的病就能好了。”
  “噢,那不要紧,就是要娘娘亲手来剜!”
  西宫娘娘听讲,就冲过去说:“好,我就要剜你的心!拿刀来!”
  “娘娘,今天我还得摆个架子呢,我的衣裳要你亲手来解。”
  “好!“她就动手来解白赤士的衣裳纽扣。
  解了一层又一层,解到末结尾,最后一层啦,娘娘把衣裳一扒,乖乖!一只大猫猛一下子窜出来,搂住这个娘娘,连搂是搂,一直楼到金銮殿,一个大老鼠现了原身,有水牯牛这么大。大猫跳上去,咬住后颈窝,连搭是搭,把母老鼠精咬死了。大猫也不见了。
  白赤士面奏帝王:“万岁,小臣有罪......往年溧水不少县官犯法,就是九仓粮库的稻子年年少。此刻搞明白了,是一对老鼠精领着五千带万的老鼠偷九仓粮库的稻子。公老鼠我把它打死了,母老鼠要报复,就把西宫娘娘害死了,藏在床底下,自己变成了西宫娘娘再来害我。”
  帝王下令太监到床底下一扒,真的,娘娘的尸体躺在那块呢。帝王讲了:“啊呀,白赤士,你做的好事,有功,有功,朕封你活着做溧水的县老爷,死后做溧水的城隍老爷!”
评论:请自觉遵守相关的政策法规。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