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学

  红学是一门以中国古典文学四大名着之一的《红楼梦》为对象的研究。
  “红学”一词在嘉庆、道光年间出现,在当时是个开玩笑的说法。而研究《红楼梦》成为严肃专门的学问,始自胡适在1921年所写考证《红楼梦》的文章。胡适的研究初步证实了《红楼梦》的作者为曹雪芹,提出了“自传说”。从此,《红楼梦》的研究工作与清代考据学,与民初的整理国故汇合起来。至今红学研究已汗牛充栋,里面基本跨足了历史文化方方面面的推敲,作出各种观点各异的解释。
  创作动机
  由于传世版本多,欣赏角度与动机的不同,学者们对于红楼梦的作者与内容,有许多不同的看法,其中大致可分为索隐派、考证派、阶级斗争论与文学批评派共4派。
  影射历史人物(索隐派)
  晚清时,不少人视《红楼梦》为清初政治小说,旨在宣扬民族主义,吊明之亡,批评满清。1915年蔡元培撰写《石头记索隐》,总结其说,推论小说中人所影射的历史人物。故此视《红楼梦》为政治小说的观点,被称为“索隐派”。
  世纪70年代,“索隐派”在台湾“复活”,代表学者是潘重规和杜世杰。他们不再坚持小说影射历史人物,而强调全书宗旨在反清复明或仇清悼明。即使如此,索隐派持论说服力终嫌微弱。
  自传(考证派)
  年,胡适〈红楼梦考证〉一文是“自传说”的开山之作。胡适认为《红楼梦》是曹雪芹的自传,写他亲见亲闻的曹家繁华旧梦。在“自传说”的号召下,许多有关曹雪芹的史料陆续被发现,从考证曹雪芹的身世,来说明《红楼梦》的主题和情节。
  受“自传说”影响,不少学者集中研究作者曹雪芹的生活。就考证曹雪芹的家世而言,周汝昌的《红楼梦新证》是集大成之作,他把历史上的曹家,与小说的贾家完全等同起来。这种“考证派”红学已变为“曹学”。
  俞平伯在20世纪50年代初已反省“自传说”,指出其弊病为:“第一,失却小说所为小说意义。第二,这样处处黏合真人真事,小说恐怕不好写,更不能写得这样好。第三,作者明说真事隐去,若处处都是真的,即无所谓‘真事隐’”。
  阶级论
  “斗争论”始自1954年,李希凡等大陆学者对“自传说”俞平伯的抨击,三十多年间,在大陆学界一度取得红学的正统地位。“斗争论”认为《红楼梦》不是自传,而是“很深刻地反映了封建社会的阶级斗争”。
  “斗争论”把小说当作历史文件来看待,严格来说,属于社会史的范畴而不是文学研究。它是马克思理论在《红楼梦》研究上的引申和借题发挥。
  学派
  红学专家梁归智教授认为,红学研究有四派:
  文学评论派:最早是王国维引入叔本华的哲学思想,以西方的视角审视《红楼梦》所开创的“文学评论派”。“文学批评派”从文学观点研究《红楼梦》,注重小说作者在艺术创作上的意图,并通过全书的结构加以发掘。因“考证派”红学兴起,文学评论派一度成为绝响。20世纪70年代初,余英时提倡“红学革命”,着重研究曹雪芹的艺术构想,不再自限于自传说。在海外,不少学者从文学批评或比较文学的观点来研究《红楼梦》。
  索隐派:以蔡元培为代表,将《红楼梦》与清代历史事件挂上钩,是为“索隐派”。索隐派虽然遭到考证派和文学评论派的批评,但并未消失,不断有新的索隐着作出现,有代表性的是20世纪90年代兴起的霍国玲、霍力君、霍纪平合着的《红楼解梦》等一系列着作,自称“解梦派”,其实是一种索隐的新说法。该派认为曹雪芹是为自己所爱慕的一位女子做传,此女子曾进宫做了雍正的皇后,曹雪芹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两人合作毒杀了雍正帝,但政权被乾隆篡夺了……这一派是大多数人不赞成的。
  考证派:以胡适、俞平伯为代表的“考证派”是主张家史自传说的;其中周汝昌先生是考证派的集大成者,在此学派基础上有发展,开创“文化思想派”,将红学研究上升到中华文化的高度,既宏扬精华,同时也审视缺陷,他认为《红楼梦》是进入中华文化的“一把总钥匙”。
  探佚:探佚即根据前八十回中“草蛇灰线”的伏笔和脂批等研究曹雪芹原着八十回以后佚稿情节,进而根据这种研究重新定位曹雪芹原着和后四十回程高续书“两种《红楼梦》”的思想、艺术、文化内涵等。探佚本来从考证派衍生,但由于这种研究既有趣味性艺术性,又有理论性文化性,吸引了众多的研究者和红迷参与,所以自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影响很大,被称为探佚派。探佚派的第一部着作是梁归智的《石头记探佚》,1983年出版,已经出了四版,最新版是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红楼梦探佚》。
  其他流派
  窦嘉栋认为此书是清朝八旗文化的概述。
  近年大陆历史学者土默热提出《红楼梦》的作者不是曹雪芹而是清初传奇《长生殿》作者洪昇,大观园的原型是在洪昇的故乡杭州西溪,“金陵十二钗”的原型是“蕉园姐妹”。
  红学之争
  红学研究者众多,争论在所难免,据刘梦溪记录红学的争论前后共有十七次的论战,公案约有九次、四条不解之谜和三个死结:
  十七次论战
  第一次论战:胡适与蔡元培论战
  第二次论战:《红楼梦》的地点问题
  第三次论战:《红楼梦》中的女性是大脚还是小脚
  第四次论战:1954年的大讨论
  第五次论战:李希凡与何其芳的笔墨官司
  第六次论战:关于“(分瓜)瓟斝”和“点犀乔”
  第七次论战:曹雪芹卒年会战
  第八次论战:吴世昌与伊藤漱平辩论“堂村序文”
  第九次论战:《废艺斋集稿》的真伪
  第十次论战: 曹雪芹画像问题
  第十一次论战:所谓曹雪芹轶诗
  第十二次论战:关于曹雪芹的着作权
  第十三次论战:红学三十年的评价问题
  第十四次论战:什么是红学
  第十五次论战:潘重规与徐复观的笔战
  第十六次论战:赵冈与余时英讨论《红楼梦》的两个世界
  第十七次论战:唐德刚与夏志清之间的红楼风波
  十大公案
  公案之一:宝黛孰优孰劣
  公案之二:《红楼梦》后四十回的评价问题
  公案之三:副册.又副册等二十四钗到底系何人
  公案之四:《红楼梦》有没有反满思想
  公案之五:第六十四、六十七回的真伪问题
  公案之六:甲戌本《凡例》出自谁人之手
  公案之七:《红楼梦》的版本系统
  公案之八:曹雪芹的籍贯
  公案之九:曹家的旗籍问题
  公案之十:靖本“迷失”
  四条不解之谜
  贾元春判词之谜
  贾元春《恨无常》曲之谜
  《红楼梦》书名之谜
  《红楼梦》二十首绝句之谜
  三个死结
  死结一:脂砚斋为何人?
  死结二:芹系谁子?
  死结三:续书作者何人?
  红学专家
  在1960年代,专业与业余的红学家,已有300多家。
  “红楼梦”之“三清”:曹雪芹:元始天尊;脂砚斋:老子;高鹗:通天教主
  曹雪芹 108回红楼梦作者,保存前80回,后28回佚失。
  脂砚斋 红楼梦早期抄本石头记上写批语最多最有代表性的评批者
  高鹗 与程伟元共同出版120回红楼梦
  大陆“红学”家二十八宿(张爱玲与杨宪益对调):
  王国维 引进西方思想理论评论红楼梦的第一人、《红楼梦评论》作者
  蔡元培 旧红学(索隐派)代表、《石头记索隐》作者
  胡适 新红学(红楼梦是曹雪芹家的自叙传)创始人、《红楼梦考证》作者
  俞平伯 与胡适共同开创新红学、《红楼梦研究》(《红楼梦辨》)作者
  周汝昌 新红学的集大成者、《红楼梦新证》作者
  白先勇:作家、红学家。着有《白先勇细说红楼梦》以及《正本清源说红楼》。
  吴世昌 考证派专家、《红楼梦探源》作者
  吴恩裕 芹学专家、《有关曹雪芹十种》作者
  王昆仑 较早的文学批评派红学家、《红楼梦人物论》作者
  何其芳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论红楼梦》作者
  李希凡 文艺评论家、大批判时代“小人物”红学家
  冯其庸 曹学、红楼梦版本专家
  蔡义江 红楼梦诗词研究专家
  林冠夫 红楼梦版本专家
  胡文彬 红学资料研究专家
  刘世德 考证曹学家世红楼版本专家
  吴新雷 考证曹学家世红楼版本专家
  梁归智 探佚学创始人、《红楼梦探佚》(《石头记探佚》)作者
  吕启祥 红学艺术评论家
  邓云乡 《红楼风俗谈》《红楼识小录》作者
  刘梦溪 《红楼梦与百年中国》作者
  蒋和森 《红楼梦论稿》作者
  孙逊 《红楼梦脂评初探》作者
  端木蕻良 作家、《端木蕻良细说红楼梦》作者
  张爱玲 作家、《红楼梦魇》作者
  刘心武 作家、索隐派新秀、发明“秦学”
  王蒙 作家、红楼梦评论家
  刘再复 文艺理论家、“红楼四书”作者
  周岭 1987版电视剧红楼梦八十回以后情节编剧
  港台“红学”家四大金刚:
  李辰冬 香港学者、早期红学评论家
  潘重规 香港索隐派红学研究者
  林以亮(宋淇)香港红学研究者、《红楼梦识要》作者
  高阳 台湾作家、红学研究者
  海外“红学”家十八罗汉:
  赵冈 美国华人红学研究者
  余英时 美国华人文史学者、《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作者
  周策纵 美国华人红学家
  唐德刚 美国华人红学家
  浦安迪 美国白种人红学家
  李福清 俄罗斯红学家
  柳存仁 澳大利亚华人红学家
  陈庆浩 法国华人红学家
  松枝茂夫 日本红学家、红楼梦日文本翻译者
  伊藤漱平 日本红学家、红楼梦日文本翻译者
  李治华 法国华人学者、红楼梦法文本翻译者
  休帕那克 苏联汉学家、红楼梦俄文本翻译者
  弗朗茨库恩 德国学者、红楼梦德文本翻译者
  崔溶澈 韩国学者、红楼梦朝鲜文本翻译者;此前有金龙济译本,崔本后来居上
  武培煌 红楼梦越南文本翻译者(与阮元泽、阮育文、阮文煊共译)
  克拉尔 红楼梦捷克斯洛伐克文本翻译者
  霍克思 英国学者、红楼梦英文本翻译者
  杨宪益 红楼梦英文本翻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