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伯牙失“知音”

  俞伯牙是春秋时代的著名的音乐家,据说他的老师成连曾带他到东海的蓬莱山,在壮美、神奇的大自然中,俞伯牙悟到了音乐的真谛,因而成为天下妙手。
  由于俞伯牙琴艺臻至入神,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能听懂他琴声。直到钟子期出现,他才找到真正的“知音”。
  那一年中秋,俞伯牙出使楚国,途中遇到暴风雨,停避在一座小山下。当晚风雨过后,空中推出一轮皎洁明月。如霜的月色笼罩着山林间的宁静,俞伯牙琴兴油然而生,抚琴而弹。
  就在俞伯牙沉浸在自己的琴声时,林边突然走出一个樵夫,赞道:“好一首《孔仲尼叹颜回》!”
  俞伯牙听后,心中一惊:“也是个懂琴艺的!”
  这个樵夫叫钟子期。钟子期走到俞伯牙琴边,说道:“这是瑶琴,相传出自伏羲氏之手。”接着他又说了很多关于这把瑶琴的典故。俞伯牙和钟子期就这样聊了起来。
  二人越谈越投机,俞伯牙一面说着,一面兴致地弹了几支曲子,请钟子期评析琴音意涵。俞伯牙心中想着巍峨的高山时,钟子期回应说:“善哉,峨峨兮若泰山。”而当俞伯牙意在潺潺流水时,钟子期说道:“善哉,洋洋兮若江河”。无论俞伯牙心意为何,钟子期都能如实地领悟他的琴声。俞伯牙欣喜万分,没想到在这山林之间,竟能遇到如深谙音乐的“知音”。那一夜,俞伯牙与钟子期两人把酒长谈,随后并结为金兰,而且约定明年中秋再到此地相会。
  第二年中秋,俞伯牙来到两人相遇的山林,等了很久却不见钟子期前来赴约。“我何不以琴声引领这位知音过来呢?”弹着,弹着,手中不自觉地弹出哀伤的曲调,俞伯牙心中闪出不祥的预兆。第二天,俞伯牙到村里打听,原来钟子期已不幸染病去世了。临终前,钟子期还留下遗言,把自己葬在江边,好让八月十五俞伯牙来时,能一了生前的约定,聆听他出神入化琴声。
  得知这个消息后,俞伯牙心中悲怆万分,他来到钟子期的坟前,弹了一曲《忆兄弟》,曲音哀戚,如泣如诉。弹罢,他挑断了琴弦,叹道:“懂音乐的知音已不在世,我弹琴又有什么意思呢?”说着,把瑶琴在祭台上摔了个粉碎。正是:“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