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和三大炮

  乾隆帝王喜欢微服私访了解民情。这一天,他又叫上小太监四喜,换了衣服溜出紫禁城。
  都城里很热闹,走着看着,乾隆以为肚子饿了,正悦目见前边一家饭馆交易特别红火,就和四喜一起赶了过去。本来是一家卖元宵的,乾隆以为很希奇,在民间,一般只有元宵节才吃元宵,按理说这交易做不走才是,这家店怎么如此红火?看样子这元宵有它特另外地方。
  卖元宵的是一对老汉妇,老头请乾隆和四喜坐下,端上两碗热气腾腾的元宵来,乾隆一看碗中之物,又软又白,食欲大增,夹起一个往嘴里一放,元宵里的芝麻馅流得满口都是,那种浓香让乾隆赞不绝口。
  不多时,乾隆将一碗元宵吃得干洁净净,看四喜还没吃,遂连他那碗一块儿吃掉了。吃完后,乾隆叫四喜拿了十两银子给老头,老头看他出手如此大方,赶忙过来致谢。
  乾隆听他的口音,像是巴蜀一带的人,不禁对他产生了乐趣。老头告诉乾隆,他姓凌,是蜀中人氏,膝下仅有一子,在都城做交易,可出去三年毫无音讯,老两口急了,背起铺盖卷千里迢迢来都城找儿子。吃尽了万般苦才到了都城,哪知皇城竟然如此大,老两口也不知道从哪儿找起,于是决定守株待兔。他们租了间店子,做起了交易,儿子以前爱吃元宵,老两口就卖起了元宵,这元宵代表着团圆,好多在都城的异乡人因为思乡心切,都来吃上一碗,再加上这元宵味道很好,所以交易就好起来了。老两口最大的希望就是有一天儿子来店里吃元宵,一家人能够团圆。乾隆想到自己曾三次下江南寻父,不觉心疼起老人家来。
  这边老头正说着,那里一个客人忽然叫起来了:“老头你过来,碗里这是什么东西?”
  老头赶忙小心翼翼地跑到那位客人眼前,客人指着碗里一根头发,气愤地拍着桌子,那样子非常恐怖。乾隆赶忙叫四喜上前往劝解。老头不断地低头赔礼,并承诺不收元宵的钱,客人哪里肯听,将头发拨弄出来放在桌上,端起碗就要往老人脸上泼。
  说时迟,当时快,四喜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厉声说道:“少来耍诈,这头发明明就是你自己的!”
  那人一看有人帮忙,气势矮了半截,但他一口咬定头发是老头的。四喜二话不说,一把抓下老头的头巾,客人呆住了,老头满头银丝,而那人从碗里扒拉出的,是一根黑头发!客人无话可说,将元宵钱放在桌子上,回身走了。
  乾隆朝四喜会心一笑,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刚走了十几米,就瞥见前面一个长须瞎子,朝过往人群高声吆喝:“算命了!算命了!免费算命!”
  乾隆一听免费算命,来了乐趣,正要朝瞎子走过去,没想到瞎子主动启齿了:“二位爷,算一卦?”
  四喜纳闷了,问道:“你怎知我们是两位?”
  瞎子笑道:“这个……我眼瞎但听觉敏捷,既然会算命,莫非算不出两位是想来我这里算卦?”
  瞎子说完,不等乾隆启齿,脸上露出了惶恐的神色:“两位爷状态很不好啊,适才食用了何物?”
  乾隆微微一笑:“适才吃了代表团团圆圆的元宵。”瞎子连连摇头,叹了三声。
  乾隆问他叹气为何意,瞎子说:“元宵岂能乱吃?元宵是‘元消’的谐音,代表元气消散,一个人元气消散了还能活命么?你再想想,吃元宵时一口咬下去,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像肠子一样流出来?正是开膛破肚之意啊!何况元宵为白色,白色代表丧事,大凶!大凶啊!”
  乾隆听了不觉心里一沉,想到咬下元宵时的感受,只以为肚子里一股酸水冒出来,恶心得想吐。四喜不佩服,问:“如此说来,元宵是凶物,那为何元宵节人人都要吃元宵?”
  瞎子说:“元宵节那天人们张灯结彩,燃放烟火,压住了邪气,所以在那个特定的日子里能力吃元宵啊!”四喜一听有理,看了看表情发白的乾隆,着急万分,问瞎子有没有什么措施可以灭灾,瞎子叫四喜伸过头来,在他耳边小声说:“彻底除去祸端!”说完大步地走了。
  四喜陪乾隆回了宫,他说瞎子满口胡言,发起皇上顿时派人将他抓起来,乾隆笑笑,不予搭理。他以为不知者不为怪,瞎子不知道他是皇上,所以才瞎说一气,犯不着和他较真。话是如此,可乾隆心中仍是不安,他每时每刻提醒自己不要去想这件事情,但有些事情越是刻意去健忘,就越会想起,何况这仍是关系到自己存亡的事。乾隆一连几晚睡不着觉,到了第五天的时候,他病倒了。请御医来看,都看不出什么端倪,四喜心知肚明,赶忙派人去找算命瞎子,可找了几天都没找到。眼看皇上精神越来越不好,四喜重复琢磨着瞎子的那句话:“彻底除去祸端”,祸起元宵,元宵是老头一家做的,看样子只有杀掉老头一家,皇上的病情能力好转啊!
  一大早,四喜又出宫了,他来到老头的店里,希奇的是老头今天并没有做交易。他瞥见四喜,很兴奋,立即将他让进屋里,屋里多了一个英姿飒爽的年青人。老头兴奋地告诉四喜,年青人是他的儿子凌祥贵,他终于找到儿子了!他们一家准备回去开一个元宵店,继续做交易。瞥见贵人,老头感激涕零,非要再亲自煮一碗元宵给四喜吃。
  四喜想,自己来得可真是时候,要是再迟点来,上哪里找他们去,等老头煮好了元宵,四喜将店门关上,从腰间取出两样东西,一是宫中金牌,二是一包毒药。看老头一家都诚实诚实,四喜想让他们死后做个明白鬼,就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然后将毒药放进元宵里,要老头一家吃下去。
  老头听完事情的经事后,跪在地上大哭,他说:“苍天作证,皇上啊,小民希望你万岁,并不是有心加害,小民立马就死,希望皇上能够健康长命!”说完端起元宵就要往嘴里送。
  正在这时,凌祥贵一把夺过父亲手里的碗,对四喜说道:“这事并不简单,我们死不足惜,可是不是我们死了皇上的病就一定能好呢?我刚上京做交易时遭盗贼抢劫,连中五刀,郎中都说无药可救了,幸好遇到一个道长,才让我起死回生,我愿意找他来为皇上看病,到时候皇上的病情假如还不好转,您再杀我全家也不迟啊!”
  四喜一听也在理,就命人将凌家监督起来。
  第二天,凌祥贵果真带着一鹤发长须的道长来见四喜,四喜见他仙风道骨,定心了不少,赶忙将两人带进宫中。
  来到皇上的寝宫,道长双眼死死地盯着躺在床上的乾隆,那目光像两把尖锐的剑,乾隆心中暗想:“好厉害的眼神,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他观测着道长的神态,只见他沉思了半晌,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乾隆微微吁了一口吻,他自觉他有措施了,心中大喜。果真那道长说道:“皇上定心吧,你的病虽不好治,但老身自信没问题。事不宜迟,请皇上命人准备一面洁净的大鼓,老身马上做法,做出解药来。”
  乾隆急忙吩咐照办,不多久,一面洁净的大鼓抬来了,道长让凌祥贵将自己的丹炉也搬了进来。丫环伺候乾隆洗浴净身后,闲杂人等一律按道长的要求退出了房子。乾隆端坐在椅子上,屏息注视着道长的一举一动,只见他从腰间取出一个袋子,小心翼翼地从袋子里倒出一些白花花的颗粒物到一个黑得发亮的坛子里,乾隆想,那恐怕就是药引吧!
  道长又取出一个圣水瓶,往坛子里倒上圣水,然后盖上盖子,口中念念有词,半个时辰后,坛子被放进了丹炉中,凌祥贵开始对丹炉加热。乾隆不知解药要炼多久,看道士神情专注的样子,也不敢大意。不久丹炉上蒸气滚滚,道士将一条写有经文的白布蘸上水盖在丹炉上继续炼,又过了几个时辰,道长终于叫凌祥贵停火了,他将坛子从丹炉中取出,取过一根木槌,往坛子里捣鼓,一边捣一边念佛,捣了七七四十九次后,叫凌祥贵接着捣,最后他虔敬地将坛子放在台子上,点上三炷香,跪下来磕了三个头,起身用净水净手后,把手伸进坛子将坛子里已经槌成胶状的丹药揉成球形。
  道长端起坛子朝皇上走来,他说:“皇上,解药已经炼成,请皇上服药了。”
  乾隆端坐了一下午,看解药已经练好,迫在眉睫地站起来正要伸手接,忽然,道长取出坛中一颗鸡蛋大的白色丸子,使劲往大鼓上一砸,鼓“咚”地一声响了,乾隆被吓了一大跳,道长大吼一声:“迎吉避凶!”
  丸子从鼓面上弹到了他事先准备好的一口装着黄色药粉的大碗里,接着他又往鼓面上砸了第二颗丸子,高声叫道:“龙体安康!”
  待第二颗丸子稳稳地落入碗里,第三颗又陪同着道士的“多福多寿”在鼓面上弹开了。做完法后,道长将丸子从药粉中取出,叫皇上沾上白糖吃了,病就好了。
  道长叫这解药为“聚元丹”,说他将真气都聚在药里了,乾隆一听“聚元丹”这名字就喜欢,再看颜色,原来白色的丸子此时满身已经裹上了黄粉,道长说这是“黄袍加身”,乾隆更是满足,但不知丸子里边可有 “肠子”?他闭着眼一狠心咬了下去,哪知里边是实心的,什么也没有,味道也不像药,他心中一喜,把三个丸子全吃了。
  果真到了第二天,乾隆的病全好了。他下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上四喜去造访凌家,并希望道长能永远留在宫中为他炼制丹药,两人换好便装,马不断蹄地赶到凌家店子,哪知店子已经大门紧闭,凌家人早已走了。乾隆和四喜正准备回去,忽然发现不远的店里有两个认识的身影,这两个人一个是在凌家元宵碗里吃出头发的客人,另一个是算命的瞎子!那客人变成了小二,正忙着上菜,瞎子此时胡须没了,眼也不瞎了,正扒拉着算盘算账呢!四喜气不打一处来,顿时派人将二人捆了去,乾隆想到自己为此得了病,道长煞有介事地炼丹,更是啼笑皆非。
  本来这瞎子开饭馆不景气,见凌家交易好,想方想法想挤垮他们,一边派店小二去生事,一边由自己装成神算去恐吓主顾,其实他什么也不会,见每一个从凌家店里吃完元宵出来的客人都这样说,那天瞥见乾隆气宇轩昂,衣着富丽,想必是有钱有势之人,所以想借他的手来打倒凌家。
  “瞎子”被斩首之时,凌祥贵一家正风尘仆仆地赶往家乡,在路上,凌祥贵问装成道长的叔父那是什么神奇的丹药,叔父淡淡一笑,摸了摸白花花的胡须,说:“你叔父一辈子只会做馒头,哪会炼什么丹药,所谓的药其实就是糯米做成的团子,黄色的是黄豆粉,皇上得的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要害要把架子摆像,意思做足,至于到底吃的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后来凌家人回到蜀地,再也不敢卖元宵,但这个故事被人们记着了。多少年后,好多迎宾楼门前都有迎宾鼓,客人来了东家就敲三下,每敲一下就说一句祥瑞话,这样主客皆喜。凌家后人中有智慧的,将“聚元丹”做出来卖,为了吸引主顾,鼓被击三次时声音越嘹亮越好,遂更名为“三大炮”,至今仍是成都的名小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