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年轻太上皇死于暗杀

  只要说到太上皇,人们会很自然地与“老”字连在一起。这也难怪,毕竟这个称呼是指的皇帝的老爸嘛,没有几十岁的年纪哪能退休做太上皇呢?哈,此言差矣!在南北朝的时候,北魏国就有这么一位18岁担任太上皇职务的人。而且在当了五年之后,竟然死了。怎么死的,是谁如此胆大妄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这世间的事儿呀,瞬息万变,一会儿河东,一会儿河西,有时真让人琢磨不透!北魏国的太上皇名叫拓跋弘,曾任北魏皇帝,即献文帝。他十二岁继位,是北魏历史上一个比较开明、有作为的皇帝。尽管他年幼,且政治生涯短暂,但他“勤於为治,赏罚严明,拔清节,黜贪污。”使当时国内混乱的政治形势逐步稳定下来。他文韬武略,才能不凡。执政期间,他继续推行道武帝拓跋珪的政策,亲自率兵对外征讨,致力於统一大业,可谓是一个有胆有识的皇帝。但是,正当他大展宏图的时候,是谁把他调“高”位置,坐上太上皇的位子被架空了呢?
  提到这个人还不是一般的厉害。她就是历史上闻名的冯太后。这个女子按说也是个官三代了,虽然后来她爸爸因罪被绳之以法,可是人家的姑姑是个腕儿呀——太武帝拓跋焘的左昭仪,身份之尊贵仅次於皇后。有她姑姑、姑丈撑腰,人前显贵还在话下?这不,文成帝继位以后,冯氏女子马上被封为贵人了,当时她才只有十四岁。由於她机灵,八面玲珑,所以在其十八岁时,就晋升为皇后了。
  也就是在同一年,只有两岁的拓跋弘“被用”太子的荣誉换走了他母亲的生命。因为按照北魏“立子杀母”的规定,弘是太子,那他的生母李贵人必须被赐死。当然,冯皇后就捡了个大便宜,由她替代太子的生母来抚养拓跋弘,自然是名正言顺的未来太后人选。
  文成帝死后,小太子拓跋弘继位,尊冯皇后为皇太后。那时的皇帝年幼,一些国家大事基本上都由丞相乙浑全权处理。时间久了,乙浑看到朝中孤儿寡母的,便想乘人之危,谋权篡位。事实证明他错了,他哪知道这位年轻的太后连眼睫毛都是空的,又毒、又狠、又精明。太后心想,近水楼台还先得月呢,怎么说你也是一个外人,充其量一个打工仔,想坐皇位?哼,下雨打伞——轮(淋)不着。本太后还想来一任呢!咱走着瞧。於是,冯太后施了一个圈套,让乙浑舒舒服服地钻进去就给杀了。
  正所谓杀鸡给猴看,从此以后,朝野上下再也没有人敢觊觎皇权了,所有事宜都由太后一人决断。后来,随着小皇帝慢慢长大,母子两人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态度出现了明显的分歧,由此产生的猜忌、矛盾等也就越来越深。无论怎样,皇帝毕竟不是太后亲生的,而且,你好好地当你的太后就得了呗,干嘛管得那么宽?
  而冯太后呢,则认为,小子,别以为你有点小聪明就了不起了,如果不是我,早让乙浑那只老狐狸把你吃了。你胎毛刚干,就想凌驾於我的头上,既然你不听我的,还是趁早挪个地儿吧。她组织一切可以拉拢过来的力量,胁迫十八岁的献文帝退居二线,让五岁的皇子拓跋宏接了班(父子名字同音),也就是孝文帝。献文帝呢,就成了最年轻的太上皇。看来,政治斗争终究还不是两个人的斗争啊!
  虽然太上皇是个虚职,但是献文帝仍然率领部队东讨西伐,他过不惯那种清闲的日子。他有理想,正值血气方刚、风华正茂的年龄呀,何况他又不是昏庸之辈,哪能在青春年少之时混日子呢?他依然痴心不改,为江山社稷分忧,依旧做着一个有责任心的君王应做的事。
  再说太皇太后年轻轻的就守寡,她根本就耐不住寂寞,与风度翩翩的男宠李奕的绯闻,连续不断从宫中传出。要面子太上皇,觉得自己为此都羞於做人,盛怒之下,就把太后的相好给杀了。这样一来,母子之间的斗争便由内部矛盾转化成了不可调和的敌我矛盾。
  姜还是老的辣,在激烈的政治斗争中,太后不断扩充、积蓄自己的力量。而太上皇姑且还念及那点可怜的母子情分吧,也许也有他信佛的缘故,总之,他最终没有拿出真正的勇气为自己切除后宫内患。可高处不胜寒啊,结果於476年,早有准备的冯太后对年仅二十三岁的太上皇下手了——暗中派人毒死了献文帝。
  给献文帝下毒,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它实际上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暗杀行动。因为在权利斗争的角逐中,对视权欲为人生第一目标的皇太后来说,不可能让拓跋弘活——他年轻有为,不痴不呆,英明果敢。况且,年轻的太上皇,屡屡率军亲征,使太后看到了他未来的强大,那就是军权和军心和民心。杀李奕事件只是激怒太后的一个导火索,从深层次的角度而言,是太上皇拿着村长不当干部。假如不往死里整他,日后还不知怎样呢。所以,基於各方面的原因,太后是不允许自己有对立面的,更不允许自己的政治地位受到任何的威胁。勿需其他的理由,暗杀,也便顺理成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