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谦谦君子变为荒淫暴君的末帝孙皓

  孙皓,生于公元242年,死于公元284年,字元宗,三国时代东吴的第四代君主,264年——280年在位。他是三国时期一代风流人物孙权的后代,是被废去皇太子地位的孙和的大儿子,也是东吴的最后一位皇帝。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暴君,也是集所有末帝罪恶于一体的末帝。
  残害忠良、杀人取乐、奸淫妇女、活剥人皮,逼人喝酒,甚至大打出手——坐在东吴皇帝“正驾驶”位置上,一个原本宽容、温和、礼貌的谦谦君子,突然之间变成了令人胆寒的恶魔。是什么原因让孙皓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这其中,既有客观环境的原因,也有个人性格的原因,还有一定的心理因素。
  一切都源于掌握了国家大权,一切都源于坐上了正驾驶位置。
  孙皓的前任名叫孙休,是孙皓名副其实的大爷。按照封建社会的有关规矩,孙休死后,论说皇帝这一美差是轮不到孙皓的。但是,孙休去世时,他的儿子还很小,难以肩负国家重任。那时候,汉朝皇帝因年小被篡位、导致刘氏政权垮台的教训历历在目,于是东吴的大臣们鉴于历史的经验,经皇太后朱氏批准后,决定从孙家后代中选一个年龄较大的孩子接任皇帝,以免国家大事变成小孩子的“过家家”游戏。
  “女怕嫁错郎,男怕干错行,国家就怕选错皇。”选皇帝是个比较重大的政治事件,必须慎之又慎,但虽然破费周折,有时也难免挑花眼。大家选来选去,王母娘娘的彩盆最后扣到了孙皓的头上。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比孙休的孩子年龄大,那年他23岁,已经成人,显得比较成熟。年龄这个东西,真是莫名其妙。很多时候,人们不希望年龄大。因为,在竞争无比激烈的人生赛场,年轻是最大的优势。没想到,在东吴选皇帝这事儿上,年轻反倒成了劣势,年龄大倒成了重要条件。
  据史书记载,孙皓年轻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好孩子,而且德智体全面发展。当得知自己很快被推到皇帝位置时,孙皓的心里比吃了蜜糖要开心一万倍。能不高兴吗?白捡一个皇帝,摊谁头上谁高兴。不过,那时的孙皓非常冷静。登基之前,包括刚刚登基时,他表现得非常开明。他下令抚恤人民,又开仓振贫、减省宫女和放生宫内多余的珍禽异兽,显示了一代明主的应有品质和崭新气象。
  然而,好景不长,等他正式坐到东吴“正驾驶”位置上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180°的大转变。一个原本宽厚善良的人,突然变得具有强烈的“攻击性”,并很快成了杀人恶魔。他的做法,令人费解,俺在他的字典里,自有他自己的道理:我已经成为皇上,国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一切都由我说了算,我想干啥就干啥,谁也不能有任何不同意见,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反对。
  关于权力,当今社会,当党组织对党员领导干部做廉政教育时,经常讲到这样一段话:权力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可以为人民群众造福,用不好则会伤害群众,甚至造成灾难性的后果。现在看来,在孙皓这里,权力只表现了它的一面性,那就是给老百姓带来巨大灾难和祸害,根本没带来一点福气和利益。
  孙皓上任之后,首先干了两件坏事。这两件事的最主要特征是“变脸”和“翻脸”。
  第一件是给朱太后“玩变脸”。
  朱太后是孙皓大爷孙休的皇后,属于孙皓的长辈。孙皓当皇帝,是经过朱太后点头同意之后才得以上任的。如果当初朱太后不同意让孙皓干,他连门业没有。对于这样一个宽大为怀,并且给自己提供绝好机会的老人,孙皓一点感恩之情也没有。上任之后没几天,他便发布命令,将朱太后撤职,贬为景皇后,把自己的老娘提拔为太后,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本性充分暴露。过了没多久,孙皓感觉朱太后活在世上,有些碍眼,于是又逼她自杀。
  朱太后死了,论说应该厚葬,但孙皓根本不按皇后的礼节治丧,而是选了一个非常荒凉的地方,随随便便埋了算了。随后,他又开始了驱赶潜在竞争对手的大行动,将孙休的包括太子孙在内的四个儿子,遣往边远的一座小城去挨饿喝西北风。走到半道上,他又派人把太子和另一个年纪稍大的皇子一起杀掉,从此免除了人家再给他要回皇位的后患。
  第二件是给有功之臣“玩翻脸”。
  当初孙皓之所以能当上皇帝,朝中大臣濮阳兴和张布功两人不可没。正是通过他们二人向朱太后多次游说,朱太后才最终同意没让自己年小的儿子当皇帝,而是另选一个;也正是他们二人一再推举孙皓,说他如何如何年轻懂事、志向远大、善于管理国家,才赢得了朱太后和朝中其他大臣的认可。真不知道,当时他们是怎么想的。
  正可谓此一时彼一时,当孙皓当上皇帝,“超级演员”身份暴露之后,当时积极提议的两个人后悔了。他们私下里后悔得一个劲扇自己耳光:真是瞎了狗眼了,当初怎么就立了这么个人当皇帝!看来我们实在是缺乏经验,愧对先主啊。不料这话很快传到孙皓耳朵里。据说,但凡不干正事的皇帝,总是喜欢跟前有小人打小报告。孙皓得知两人有了悔意之后,当即下令,立即杀掉,扔到河里喂鱼。杀了他们两人还不算完,他们整个家族的人,也跟着见了阎王。
  自己始终是英明正确的,别人统统都是错的。
  孙皓通过“玩变脸”和“翻脸”游戏,坐稳了“正驾驶”位置。从那以后,开始认真做自己作为皇帝的功课。在他的课程表上,密密麻麻地写着这样的字眼儿:玩女人,建宫殿,玩杀人,拼酒量。
  关于玩女人。皇帝玩女人,这很正常,如果皇帝不玩女人,这才不正常。问题是孙皓玩女人和其他皇帝不一样。他玩得特别贪,也特别绝。为了满足自己日益发展、不断增长的和女人淫乐的欲望,孙皓强行命令官府在民间抓美女,只要稍有姿色看上眼的统统抓来。他还下令,凡是俸禄在二千石的官员,每年都要把自己的女儿提供给他,供他挑选。
  为了自己能享受女人的处女权,他下令适龄女子不能结婚,只有自己没看上眼、被淘汰的才允许嫁人。如此以来,小小的东吴,后宫女子竟然有好几个师,多大上万人。对于他不准适龄女子结婚的做法,有人提出一些疑问,感觉不太妥当,孙皓理直气壮地说:天下美女都是我的,我想要谁就要谁!
  关于建宫殿。孙皓一上任,就展示了“伟大建筑学家”的天赋,设计了一个全新的建筑项目,建名叫“昭明宫”。他组织动员全东吴的力量,投入“昭明宫”建设。命令文武百官,把进山采木采石摆在所有工作的首要位置。当初,有的官员以为自己年老体弱,可以不参加体力劳动,所以没有及时进山,孙皓知道后,马上派人抓来问罪:我聘任你当官,是要你们替我办事的,不是让你天天喝大茶的,想活命的抓紧去。这样一来,所有官员都投入到他设计的“伟大工程”建设之中,成为增砖添瓦的成员。
  结果可想而知,几年下来,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有些大胆的大臣向孙皓上书:建高级宫殿,这很好,能不能缩小一下规模,或者延长一下工期?孙皓一看,当即发火:他妈的,不想活了!当时中书令贺邵得了中风不能说话,也不能替自己卖命,孙皓便把他当做杀鸡儆猴的对象,派人把贺邵抓了起来,挂在树上没日没夜的打,最后又派人砍下他的头,并把他的家人发配到偏远地区,当牛做马。有一天,孙皓突然感觉左国史韦昭似乎对自己有些意见,于是派人把他关到了监狱。韦昭感觉自己委屈,上书孙皓,想解释解释,没想到孙皓直接派人把他给抹了脖子。给出的唯一理由是韦昭的上书太脏,不讲卫生。
  关于玩杀人。历史上的帝王,几乎人人手上沾满他人的血迹。但是,绝大多数帝王杀人,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但在孙皓这里,杀人却有不同的意义。孙皓杀人,是为了取乐,纯粹是寻求变态刺激。孙皓杀人的方式方法众多,而且稀奇古怪,有些想法让普通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什么剥人皮,锯人腿,烤人肉,应有尽有,残忍至极。
  有一次他的一个“小三”派人到集市上抢别人的东西,结果被孙皓朝中中郎陈声所看见。陈将军怒火中烧,便杀了那个抢东西的人。孙皓觉得知后,以为是在给自己找难堪,于是派人把陈声抓来,令人用烧红的铁锯把陈声的头给割了下来,接着又派人把屍体扔到了山下,名其曰:喂狼。
  孙皓还搞了一个“引江入宫”工程,把长江的水把江水引入“昭明宫”,在里面修建露天游泳池,经常在里面和后妃、宫女搞裸体游泳。有时孙皓玩着玩着,突然大发雷霆,将稍有不慎做错事的宫女,立刻砍了扔进水里漂走,或者剥去面皮,挖出眼睛,砍断双脚,有的被摁在水里,活活淹死。
  由于孙皓处罚严厉,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杀掉,所以周围的人都小心翼翼,格外谨慎,尽最大努力不出差错。这样,孙皓就感到无法处罚别人,感到很没意思。因此,他就无中生有,故意找事。其中有个奸臣,居然帮助他专门挑别人的错误。有个人曾被以“眼神不好”莫须有罪名杀掉。
  会稽太守车浚为人忠诚,虽然孙皓荒淫无度,依然对他忠心耿耿。有一年会稽郡发生几十年不遇的旱灾,蝗虫四起,庄家绝产。车浚上表请求孙皓给灾民一定版主。孙皓却说车浚是在树立个人威信,捞取“选票”,于是派人割下他的脑袋。尚书熊睦见孙皓痴迷酷刑,便婉言相劝,意思是别杀人并没什么意思,孙皓这次来了个狠的,他不直接砍掉熊睦的头,而是派人用刀背敲击他的脑袋,敲得他惨叫不已,血肉模糊。
  关于拼酒量。孙皓喜欢喝酒,而且酒量很大,每次喝酒,不醉不归。酒量这东西,受遗传因素和身体状况的影响,大小不同,酒场上应该“酒分量饮”,但孙皓不同,每次喝酒,他都制定统一标准,谁喝得少不行,不喝更不行。
  孙皓经常以各种名目,召集大臣们狂饮。喝酒时,专门安排十个人当监督,谁少喝都不行,而且每次都要强逼大臣们喝醉,然后逼迫大臣进入“盗梦空间”。宴会结束时,命令喝醉的大臣彼此揭发他人的毛病和过失,没有揭发成果不能走人。大臣们没有其他办法,只能互相攻击,有的胡编乱造,那情形犹如文化大革命。凡有说过孙皓的闲话、坏话的,当场了解,一刀毙命。因此,每当接到宴请邀请,大臣们如同踏上黄泉路一般,临行前要专门喝一杯告别酒,和妻子儿女洒泪告别。
  有个叫韦曜的侍中,本来酒量极小,一喝就多,不喝正好,实在没办法了,只能趁人不注意,将酒偷偷换成了水,想以茶代酒,没想到被孙皓发现,以欺君之罪抓起来砍掉。有个叫王蕃的大臣,以为孙皓鼓励多喝,于是想拼命立功,不料醉倒在大殿上,不省人事,孙皓看了格外气氛,一把抓起来把头砍掉。可怜王番,死了都不知道究竟怎么死的。
  不怕当时闹得欢,就怕到头来变软蛋。
  孙皓在东吴折腾够了,总感觉不太满意,有一天,他突发奇想,要折腾折腾北方的晋国。说实话,这个想法,充分说明孙皓是玩杀人游戏玩昏头了,以当时东吴的实力,想攻打北方,纯属找死。听说孙皓要打仗,诸位大臣内心反对,但有不敢提出不同意见,只能硬着头皮上。结果可想而知,孙皓很快大败而归,一路上死伤无数,逃兵四散。
  东吴摊上这样的皇上,一是苍天无眼,二是纯属无奈。在孙皓手下工作,只有死路一条,看不到“天亮了”的任何迹象,要想活命,必须早作打算。因此,东吴官员和百姓,能逃的则逃,能办绿卡的办绿卡,根本不愿和这个混世魔王和超级大坏蛋在一起工作。孙皓有个叔叔,也就是前任孙休的弟弟,名叫孙秀,看到孙皓杀人如麻,担心有一天被他挂了,也悄悄投奔老爷子的死对头晋朝。
  自作孽,不可活。公元276年,孙皓的混世魔王生活走到了尽头。这一年,以益州刺史王濬为代表的将士向司马炎上书:孙皓昏庸误读,东吴一片散沙,这是一个战而胜之的大好机会。司马炎审时度势,立即下达出征的命令。王濬、王戎为大将军,带领几十万大军横渡长江。
  东吴军队兵败如山,这时候的孙皓,立刻变成了“软蛋”,主动举起白旗投降。司马炎还算宽宏大量,没想把他杀掉,而是封了他一个可有可无的职位,让他过行屍走肉的生活。
  有一天,晋武帝举行宴会,被俘虏的孙皓应邀参加,晋武帝故意难为他说:“听说你们东吴人擅长作《尔汝歌》,你能作一首,让我欣赏一下么?”
  此时的孙皓不假思索,举起酒杯就口占一绝,比当年曹植七步作诗还要潇洒:
  昔与汝为邻,今与汝为臣;
  上汝一杯酒,令汝寿万春!
  意思是:以前我们曾经是平起平坐的邻居,现在我成了你的手下败将和阶下囚徒;我以激动的性颤抖的手敬你一杯酒,祝愿你万寿无疆永远健康!其卑躬屈膝的无耻嘴脸暴露无遗。当初的自以为是、唯我独尊、狂妄嚣张、杀人不眨眼哪里去了呢?
  历史由胜利者书写,历史也由后人书写。东吴末代皇帝孙皓的丑恶行为,已经被后人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三国志吴志》曾经写道:
  皓凶顽,肆行残暴,忠谏者诛,谄谀者进,虐用其民,穷淫极奢,宜腰首分离,以谢百姓! (李恒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