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情人

  古时候有个叫刘家庄的地方,那里住着两百多户人家,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庄。
  刘家庄人基本都是靠种地砍柴为生的,勤劳的人日子虽然不富裕,但是还都过得去,只有刘本清一家吃了上顿没下顿。
  刘本清小时候家里有些祖产,奈何刘本清不会经营,好吃懒做,后来又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家产都败光了,父母死后他基本就是靠着偷祠堂的贡品维持生命,快三十岁的人了,孑然一身,无妻无子。
老情人  有一天晚上,刘本清饿的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他起身准备到祠堂偷点东西吃。祠堂在村子最东面,平时祠堂的蜡烛都会亮一整晚,可是那天才四更,祠堂里一点亮光也没有。
  刘本清看了看四下无人,他摸着黑迈步走进祠堂。想着门口离贡桌也就不到三米的距离,可是那天他走了十几步也没摸到贡桌的一角,刘本清觉得事情不对,赶紧倒退着往门口走,不想突然来了一阵风,那门自己关上了。
  刘本清知道有怪,他跪在地上大声求饶:“各位刘家庄的祖宗在上,不孝子孙刘本清知道错了,求各位不要惊吓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放我回去吧……”
  刚说完,祠堂门突然打开了,刘本清头也不回的就跑了。自那之后,刘本清再也不敢去祠堂偷东西吃,为了不饿死,他也偶尔去山上砍柴卖一卖。
  半年后,刘本清在一次砍柴时候遇到一个女人,那女人正举着斧头砍一颗大树。因为好奇,刘本清就过去问了问,一问才知道女人是想给自己不久于人世的父亲做一副棺材。
  女人叫柳翠莲,住在山脚下,她八岁丧母,一直跟着父亲过日子。前些日子柳父得了重病,大夫说他活不过三个月,柳翠莲想着将来父亲去世她肯定买不起好的棺材,不如趁着有时间自己做一副。
  听了柳翠莲的话,刘本清有些动容,他决定帮柳翠莲一起给她父亲做一副上好的棺材。
  男人做力气活怎么也比女人厉害,几天下来,刘本清能感觉到柳翠莲对自己的崇拜,他很享受这种感觉,对柳翠莲,他也是心生爱慕。
  做一副棺材不是那么容易的,为了尽快完工,柳翠莲主动要求刘本清住在自己家里,刘本清心里乐开了花,假装为难之后就爽快的答应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刘本清和柳翠莲总算是把棺材做好了,接下来的几天刘本清愁容满面,生怕柳翠莲会把自己赶走,可是柳翠莲一点没有那意思,每天还是哥长哥短的叫着。
  一天晚上,刘本清正在柴房睡觉,忽然听见柳翠莲的笑声,那笑声很大,在夜深人静的夜里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刘本清慌张的穿好衣服出了门,却看到柳翠莲现在棺材旁边死死的盯着棺材里面。刘本清走过去一看,那棺材里躺的正是柳翠莲的父亲。
  “你爹,死了?是你把她弄进棺材里的?你怎么不哭,还笑呢?”
  对刘本清的问题,柳翠莲没有回答,她一转身就把刘本清推进了棺材里,刘本清吓得赶紧反抗,却不想柳翠莲此时力气比他还大,死死的制住了刘本清,他只能老老实实躺在棺材里,心情平复之后,刘本清发现棺材里只有自己一人,那柳老汉的尸体不见了。
  棺材盖被柳翠莲盖上了,刘本清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正在疑惑之际,柳翠莲不知道怎么也进了棺材,和他脸对脸躺在一起。
  刘本清此时更加害怕了,他结结巴巴问道:“翠莲妹子,你,你是鬼?真的是鬼?”
  柳翠莲又笑了,笑声更加瘆人,她用阴森的声音回答说:“我是鬼,为了和你做夫妻,我费了好大劲儿,今天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呵呵呵……”
  原来,柳翠莲和刘本清前世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可是刘本清后来移情别恋娶了别人,柳翠莲含恨上吊死了,从此做了孤魂女鬼。做鬼后,柳翠莲到处寻找刘本清,可是直到他死也没找到。
  这一世,柳翠莲终于在刘家庄发现了转世的刘本清,那晚他偷祠堂东西时候被柳翠莲戏弄,本来,柳翠莲想多戏弄几次刘本清,可是小鬼告诉她不久就要让她到阴间报道,柳翠莲这才编故事引诱刘本清来同住,眼看就要魂归阴间,柳翠莲决定害死刘本清,让他弥补对自己前世的错。
  刘本清最终还是死了,他到阎王爷面前告状,说柳翠莲害他姓名,可是阎王爷没能替他做主,阎王爷告诉他说因为他平日好吃懒做,阳气不足,所以能见到女鬼,让她有机可能,这是自己作孽,再者,刘本清前世做人不能从一而终,对女人三心四意害死了柳翠莲,她来报仇也是应该。
  刘本清最后只好认命喝下孟婆汤,他发誓下辈子再为人绝不对女人花心,也绝不会好吃懒做,混吃等死!(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