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篇短篇鬼故事

  第一篇:出轨
  婚前,她让男友发誓结婚之后绝对不能出轨,否则将死无葬身之地。男友爽快地答应了。
  可是她总是不能释怀,成天提心吊胆。每次老公出门,她都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不能出轨,不能出轨,千万不能出轨……
  不知道是不是应了那句,好的不灵坏的灵。结婚刚过第二年,她的老公就出轨了,消息是老公单位领导告诉她的。
  她当时就傻了,哭着追问:“他,他出轨了?是真的出轨了?”
  “是啊。请节哀顺变吧!”
  老公居然真的死了,她哭得昏天黑地。
  驱车行驶了几十公里,她来到荒郊野外。
  远远地她就看到一辆绿皮的火车歪歪扭扭地躺在路基上,四周一片狼籍。
  没错,这是她老公驾驶的列车,此刻已经出轨了。
  第二篇:问路
  老张开车去北京。迷路了。
  在清华园路口等信号的时候,他看到一个老汉正颤巍巍地要过马路。
  他迅速摇下车窗。
  “大爷,上地怎么走?”
  上地在海淀,过去是个闭塞的小村子。
  “你是要抄近路啊,还是绕远?”
  “当然是抄近路了!”
  老汉用拐杖朝身后指了指。
  老张就将车子拐进了一个黑衚同里。
  衚同很静,很深,似乎没有尽头。老张开得小心翼翼。
  突然眼前一亮,恍如白昼,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一辆重型太脱拉猛冲过来,将他的车撞翻了。
  恍惚间,老张听见有人在‘咚,咚,咚,咚’地敲打着头顶的车棚。
  他睁开血糊糊的眼睛,发现此前那个老汉正蹲在碎玻璃窗前,歪着脑袋看着他。
  “你看我没骗你吧,这里离上帝近吧!”
  第三篇:旅店
  夜深。四周一片寂静,透露出些许压抑。
  阿东慢悠悠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头昏沉沉的,似乎要从里面涨开了,一跳一跳的疼,他使劲揉了揉太阳穴,没什么效果。此时,胃里一阵阵的翻腾,他弯着腰乾呕了几次,却什么都没吐出来,可能在此之前都倒空了。
  他舔了下干涩的嘴唇,发觉有些口渴。于是,他翻身下了床。
  或许刚才的声音有些吵,斜对面的鼾声停止了。阿东模模糊糊地看过去,那个人很不满意地翻了个身,又接着睡了。
  这是有6张床舖的房间,上面都睡满了人,鼾声和磨牙声此起彼伏,有的还在説梦话。阿东想不起来是谁将他送进了这家旅店,脑袋里还残留着昨天与客户推杯换盏,不连贯的画面。一想到酒,他立刻感觉到恶心。
  他捂着脑袋,轻轻地推开了房门。
  走廊两侧的道路完全被黑暗吞没了,看不到边际,也不知道它究竟会通向何方。四周静得出奇。他站在房门口,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一阵风吹来,他不禁打了个冷颤,顿时有了尿意。
  他不清楚卫生间在什么位置,只是习惯性地朝右手边摸索着前行。
  走出几步,他突然想起自己根本不晓得房间号码。如果在这个黑黢黢的走廊里,迷失了方向,恐怕整个晚上只能睡在外面了。于是,他又折了回去。
  可是,他在门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房间号码。
  倒是在一侧的白墙上,挂着一个白花花的牌子,那上面写着几个粗体大字——太平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