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菩萨、佛陀是什么意思

  许多人对于罗汉、菩萨、佛陀的意义,不能明确的了解,甚至信佛多年的佛教徒们,也有捉摸不清之感。
  佛教的法门,照北传系统的看法,有大乘与小乘之分,小乘是专修解脱道的,大乘是修菩萨道的。菩萨道是人天道及解脱道的相加,也就是说,解脱生死而仍不离生死,以便随类化度有缘的众生者,便是大乘的菩萨道。
  解脱道的最高果位是阿罗汉,简称罗汉,罗汉是小乘圣人,小乘的最高果位有两种:一是声闻圣者,由于听闻佛法,从佛的言教而修四谛法“苦、集、灭、道”及三十七菩提分而得解脱道的,那就是罗汉;一是生在无佛之世,自修十二因缘法入“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而自悟解脱道,自了生死的,那便称为缘觉或辟支入佛。声闻与缘觉,同属于小乘,小乘分为声闻乘与缘觉乘,所以又称小乘为二乘。这二乘是自求了生死,自求入涅 盘的,他们绝对厌离人天的生死道,所以不愿再来度众生,不能称为菩萨,也不能成佛。
  如果要成佛,必须要行菩萨道,菩萨道的主要法门是六度法——布拖、财施、法施、无畏施;持戒——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忍辱——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精进——勇往直前、百折不挠,禅定——心摄一境、不动不摇;智慧——清明朗澈、自照照人,三聚戒“无一净戒不持,无一善法不修,无一众生不度”。从最初发厌离心大菩提心、慈悲心、空慧心,经过三大阿僧劫,便可达到成佛的目的。大乘的菩萨道,只有菩萨所行,不共小乘,所以称为一乘。
  人天道是为生到人间天上而修的善法,小乘道虽不贪恋人天道,也不否定人天道的价值,小乘的解脱道乃是人天善法的升华超拔,人天善法也是菩萨一乘道的根基。因此人乘及天乘的善法——五戒及十善,乃是二乘与一乘的共通善法,故称人天善法为五乘“人、天、声闻、缘觉、菩萨”的共法。  小乘或二乘的解脱道,也是菩萨道的共通法门,菩萨不修解脱道,那就不是菩萨道而仅属于人天道,所以小乘的解脱道称为三乘“声闻、缘觉、菩萨”的共法。  唯有菩萨道,才是大乘或一乘的不共法。虽称一乘法,但却是三乘共法与五乘共法的汇归于一乘;小乘虽称三乘共法,但却是五乘共法的升华;五乘共法虽冠以五乘二字,其实仅是人乘及天乘阶段的善法而已。(案:以五乘共法、三乘共法)、大乘不共法统摄一切佛法,开显由人而成佛的正道,乃是太虚大师的创见。
  人天乘是世间法,依旧是生死法,仍有生死的漏洞而不能航出生死的苦海,所以又称世间法为有漏法;小乘虽是自了汉,但却已是不受生死的出世圣者,故而出世间法又被称为无漏法。
  菩萨,有凡夫有圣人,菩萨共分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的五十加等觉、妙觉两个阶位,十地以前的四十个阶位,全是凡夫,从初地以上的十二个阶位,才是圣人,表中所列的菩萨乘,是指圣位说的,因为佛典中通常称的菩萨,如不标明地前菩萨,也多是指的地上圣位菩萨。
  小乘圣者不求成佛,但求入于涅盘,涅盘的境界,从本质上说,大小乘是一样的,不过小乘入于涅盘之后便安住于涅盘了,不再度众生了,大乘的涅 盘是虽入涅盘而不即住于涅盘,并以生死也是涅盘的同一体性,所以称为“生死即涅盘”,所以称为“无住处涅盘”,这是大乘圣者的境界。  小乘涅盘是由断了我执——烦恼障而得,所以小乘的罗汉若从解脱道的境界上说,相当于大乘的第七地或第八地菩萨。菩萨道的圣者是由断了法执、所知障及我执——烦恼障的各一分,而亲证真如法性的一分,进入初地阶位;从断烦恼障的程度上说,罗汉同于七地或八地菩萨,从断所知障的程度上说,罗汉仅相当于菩萨的第七信位。因为断烦恼障——我空——即解脱生死,断所知障——法空——即不离生死,解脱生死即入涅 盘,不离生死即度众生,解脱是慧业,度生是福业,福慧双修是菩萨业,福慧圆满便是成佛。因此,若从度生的福业上说,罗汉仅同于初发心菩萨的第七个阶位,距离初地菩萨尚有三十三个阶位,在整个成佛之道的全程之中,初地菩萨已经走了三分之一——第一无数劫已满一,八地菩萨已经走了三分之二——第二无数劫已满,十信菩萨尚在即将进入三大无数劫的预备阶段哩。
  因此,如果罗汉要想成佛,必须回小乘向大乘,从第七信位上慢慢修起来。但是罗汉入了涅盘之后,短时间内很难回小向大,所以修了小乘道,几乎就跟佛道绝了缘,于是,有的大乘经论,竟将小乘与外道相提并论而大肆贬斥。其实,如照《法华经》的观点,真的阿罗汉,必定能够回小向大,法华会上的诸大比丘、比丘尼,也多是从小乘人大乘的阿罗汉。
  回小向大也有两种人:一种是一向修的小乘道,如果再从罗汉位上回入大乘,便得从大乘的七信位上起修大乘法;一种是曾经修过大乘法,后来退入小乘道的罗汉位后再进大乘道,那就要连带他们先前修过的大乘位加起来算了,比如舍利弗在往昔生中已曾修到第七住的大乘位,后来退入小乘,证到罗汉果后再来进入大乘一样。大致说来,如果先曾修习大乘法,退失之后再入大乘法,一念回心向上,即可进入初住位,或曾经已有深厚的大乘基础,退失之后再入大乘,一念回心,即可证入初地以上的菩萨圣位了。当然,罗汉回小向大,只是福业不够大乘的圣位,他们的慧业及解脱功用,绝不会也连带着退入凡位的。
  佛是佛陀的简称,佛陀的果位是菩萨道的究竟位,所以也可将佛陀称为究竟菩萨;佛陀的果位也是解脱道的究竟位,故又可将佛陀称为究竟阿罗汉,阿罗汉有应受人天供养而作人天福田的意思,因此,应供也是佛陀的十大德号之一。佛陀是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或无上正遍知觉的意思;菩萨是觉有情,自觉觉他或正遍知觉的意思;小乘的声闻缘觉,也都有正觉或自觉的意思;人天凡夫便是未得正觉的痴呆汉了!
  另有一点,在中国传说中有关罗汉的生活形态,必须加以澄清。中国的佛教徒们由于发现中国的佛教史上,曾有寒山、拾得、丰干、布袋和尚等的诡异奇特;南泉斩猫、归宗断蛇等的大用现前;或有弄船江上,或有吊影崖岛,或有混迹市廛,或有张弓舞叉,或有学女人而戏拜,或有取肥肉而大嚼。禅宗的不存规则的超佛越祖的作风。因此而往往把懒惰肮脏、不修边幅、不守律仪的出家人,称为罗汉型,视为罗汉化现,中国的佛教绘画及雕塑中,也就把罗汉的圣像,表现得仪态乖张,衣履不整,或者是暴牙咧嘴,面目可憎。
  事实上,我们从小乘经律中所见到的罗汉生活,乃是最重律仪的,只有六群比丘(僧中的捣蛋鬼),才会像中国传说中的罗汉那样。这种歪曲观念如不纠正,实在是对罗汉的大侮辱。
  相反地,中国人心目中的菩萨,倒是垂眉低目,璎珞披戴,庄严万状的。其实呀:菩萨的报身固然是庄严的天人相,菩萨的化身为了随类应化,也随机摄化,往往化成各色各类的身分。所以,中国人说的罗汉型,实在说成化身的菩萨比较妥当。罗汉必是出家的僧尼,僧尼是佛法的住持者,也是佛法的表徵者,罗汉不可随随便便,否则即有碍佛教的声誉;菩萨没有固定的身分,目的是开化众生,并不要求众生知道他是菩萨,菩萨固可以示现福德庄严的天人相,如有必要,往往也化身为外道屠夫乃至魔王,纵然如此,也不致于损及佛法的声誉。

您可能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