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菩萨

  南通有个狼山,狼山上有座庙,庙里供的一尊菩萨叫大圣菩萨。这位大圣菩萨,远近皆知,一年四季,香火很盛。传说大圣菩萨原本也是个常人,只因他能治水会看病,为老黎民做了好多好事,后来修行成了正果。帝王封他为大圣菩萨,还赏给他一件龙袍。此刻狼山上的大圣菩萨和其他菩萨区别,就是穿的黄龙袍。
  大圣菩萨本来的名字叫张大寿,家里很苦,只有两间破屋,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张大寿十六岁上,学了个狩猎的手艺,以狩猎为生,养活爹妈。后来,爹妈死了,只留下他一个人,飘泊在外,仍是靠狩猎糊口。张大寿狩猎神的很,天上的老鹰瞥见他来狩猎,就不敢捉兔子,地上的狗子瞥见他来狩猎,就不敢咬人。张大寿想,出生也有灵性,往后我不能再狩猎杀生,情愿吃素。观音老母在上界知道了,算到张大寿要成仙了,就想办法渡他。
  一天,张大寿在野外碰到一只白兔,那兔子望了望他,回身跑进大草荡,眼睛一眨就不见了。张大寿以为很希奇,找啊找,那草荡突然变成一座城,城门紧闭,城门顶上另有块板门大的帖子,上面写着:"缉捕张大寿,"张大寿一看,不得了,要想个办法出城。正巧迎面走来觉得老妇人,这个老妇人就是观音老母变的,问他:"你一个人怎么进城来的?"张大寿就告诉老妇人,是追一直兔子才进来的。老妇人说:"你进来倒好进,出去却难出。要想出城,只有削发做僧人。"张大寿点点头就承诺了。但是没有剃刀,怎么剃发呢?老妇人说:"你既然下了决心,那就摘发修行吧。”张大寿真的用手把头发一根根拔光了,头上血淋淋的。老妇人拿块布在张大寿头上揩了揩,接着城门大开,张大寿就上泗州住庙做僧人去了。
  泗州府有座虹桥,传说虹桥出了水怪,修炼成精,大家叫她水母娘娘,水母娘娘看中了泗州官的儿子时庭芳,把他摄入水府完婚。时庭芳乘水母娘娘喝醉了酒,偷了避水珠逃走了。水母娘娘醒来了。不见时庭芳。就挑了一挑水,要淹掉泗州府。本来,这一挑水把五湖四海三江的水都收在桶里。观音菩萨晓得了,信箱这不得了,不能把泗州城都淹掉呀,便指点张大寿去援救泗州的老黎民,张大寿上前拦住水母娘娘,双手合掌,一躬到底说:"女施主请了,送点水给贫僧喝喝,口里干啊!"水母娘娘放下水桶,大方地说:"尽你喝吧。"张大寿捧住一只桶,一口吻就喝得桶底朝天,接着又捧住另一只桶,也喝个桶底朝天。水母娘娘一看,也不启齿,就把水桶里的一点剩水一倒,马上白浪翻腾,还淹掉了两个州。幸好张大寿把两桶水都喝了,要否则,两桶水都倒下来,能淹四个州,不晓得要淹死几许人呢。水母娘娘没有想到目前碰到张大寿,借水遁溜掉后,立誓要报仇。
  张大寿晓得水母娘娘还要水淹泗州,把个黄布包皮往身上一挎,处处吵着说:"泗州沉,泗州沉。"吵了三天三夜,有个小孩就说:"这个呆僧人,呆里呆气,泗州城,泗州城,哪个不晓得泅州有个城呢?"有个老人晓得,这个呆僧人话里有话,说:"师爹,你天天吵泗州沉,可晓得泗州几时沉呢?""我晓得的,你家后头有座关帝庙,门口有对石狮子,石狮子几时眼睛滴鲜血,泗州就几时沉。”
  "我们这些人可有救星呢?”
  "有救星,门口搭三丈六尺高的墩,船停靠在旁边,瞥见石狮子眼睛滴鲜血,就往船上搬。”
  老人信了他,叫小孩天天去瞟,关帝庙西边有爿杀猪店,那小孩去瞟石狮子,顺便也天天站在肉店门口看杀猪。杀猪的嫌弃他,说:"你这个孩子就一点儿事没得,天天到这块来替我站门面,不碍我的交易?”
  "不是的,我家先生信个呆僧人,说是泗州沉,泗州沉,石狮子几时眼睛滴鲜血,几时就沉呢。"杀猪的一听:"噢,另有这个说相。"当夜,他把猪血朝石狮子这只眼睛搨搨①,那只眼睛搨搨。第二天小孩来一瞟,哎哟,石狮子眼睛上鲜血朝下直流,忙跑回去说:"这下子没得命呢,石狮子眼晴里头真的滴鲜血了,快点儿搬啊!"四边邻居听见他说石狮子眼睛滴鲜血,也跟着搬,方才上了船,泗州城就沉了。张大寿也就脱离那边,来到南通的一座山上。
  他到山上一瞟,见有一群狼。张大寿对狼说:"狼啊狼啊,你不要吃我,我叫张大寿,是从泗州来的。"小狼听见张大寿的名字,就摇头摆尾叩首,分两边迎接他,并领他到山顶去见狼王。张大寿对狼王说:"我今天来向你借一块地方用用。"狼王说:"借多大?""我这件袈裟脱下来,能披多大块地方就借多大!"狼王看他袈裟又没多大,就说:"好的。"张大寿说:"说话要算数!"说着把袈裟一脱一甩,把整个山四转儿都包住了!狼壬傻眼了,但又没办法,既然话说出了口就收不回来了,只好把整个山借给张大寿。临走,狼王提了个要求:"山我让给你,但这座山要叫我的名宇,叫做‘狼山’”张大寿说:“可以。”从此,他就一直住在狼山上。
  再说,水母娘娘据说张大寿登上了"狼山",心里不佩服,又找到通州来斗法。泗州到通州另有段路。她肚子跑饿了,正好前面有个面店,就进去,买碗面吃。店家端了一碗面来了,水母娘娘一尝,鲜得不得了,端起来就吃。哪晓得水母娘娘嘴一张,那个面就只是往她嘴里游,路过肠子,一直游到水母娘娘屁眼外头,一刻儿,变成了一根铁索子,店家把铁索两端一抓,用一把锁锁起来,还画了一道符,把她锁在南通北城门的枯井里,不准她再出来害人。这个东家人不是别人,就是张大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