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谏逐客书》李斯

  《谏逐客书》,是李斯写给秦王嬴政的一篇文章,其文体在形式上为应用文,而内容上则为论说文。这篇文章被视为是后来的骈文之初祖。
  秦王嬴政四年(前243年),揭发韩国实施“疲秦计划”,即韩国水工郑国利用修关中水渠以耗费秦国人力、银钱,和吕不韦和嫪毐之党徒为乱(他们两人都不是秦人)。在宗室大臣鼓噪下,秦王政下逐客令,驱逐所有六国籍贯客卿,被驱逐者之一、楚国上蔡李斯因此写下《谏逐客书》予秦王政过目,内容阐述说明为君“有容乃大”的重要性,如此一来国家才能够富强。秦王读了李斯的上书,就废除了“逐客令”,命人追回李斯,并恢复其官职。嬴政任命李斯为客卿,并制定了“灭诸侯,成帝业,为天下一统”的策略。最终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君主统治国家。
  李斯入秦十年,由于郑国(郑氏,名国,韩国的水工)为秦修灌渠事,秦大臣提议驱逐所有外来客卿,李斯也在被逐之列,所以写了《谏逐客书》。李斯《谏逐客书》,以往大都发生于秦王政十年,即公元前237年。事实上,它是由水工郑国于秦王政元年来秦修渠引起的。不久,当韩的修渠以疲秦之计被发觉后,引发了秦王政的逐客。被逐的李斯愤而上书,时在秦王政三年,即公元前244年。
  李斯是秦代人(前280年~前208年),中国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文字学家和书法家,素有“千古一相”之称。出生于楚国上蔡(今河南省上蔡县);自幼聪明好学,志向远大。25岁时(前256年)在楚国任郡小吏之职,曾有“贤不肖在所自处”之叹。26岁那年,拜荀卿学帝王之术。学业成后,李斯和其师荀卿分析天下形势,认为经过战国以来长期的诸侯兼并战争,业已出现统一的趋势。而统一大业,“六国皆弱”,无力完成,只有强大的秦国才具备这一条件。于是他决定离楚“西说秦王”。于34岁那年(前247年),离楚入秦。吕不韦任李斯为兵部侍郎。李斯于入秦不久,就向秦王嬴政论述秦国统一天下的条件和良机,秦王政采用了李斯的观点,并封其为长史。由于李斯多次荐言献策,秦王拜李斯为客卿。
  兴建郑国渠
  当时三晋之一的韩国听说秦国喜欢大兴土木,就想以建渠消耗秦国的国力,使秦国无法向东用兵,韩国便让水工郑国找机会游说秦国,让秦国凿通泾水,从中山以西到瓠口修一条水渠,出北山向东流入洛水长三百余里,用来灌溉农田。
  郑国渠在前246年(秦王政元年)开始建造,位于今日中国陕西省泾阳县上然村泾出口一带。
  计划暴光
  虽然郑国渠的建设本身对秦国利大于弊,但其企图疲弊秦国的意图,郤引起秦国本土大臣的警觉,认为山东六国出身的客卿根本不值得信任,韩王的计谋暴露,嬴政打算杀掉郑国。郑国指自己虽然是为韩国做细作而来,但建渠不会为韩国延续多少国祚,而渠建成以后的确会对秦国大为有利。
  郑国渠计划暴光后,秦宗室大臣企图乘机赶走全部从其它诸侯国前来事秦的人,便借早已过去的“郑国事件”,把外来人士都说成是间谍,“请一切逐客”。李斯是楚国人,也是逐客之一。被逐途中,李斯向秦王政上书〈谏逐客令〉,列举秦穆公以来任用外来宾客对秦国富强作出巨大贡献的大量事实,说明“一切逐客”的错误和危害;劝说秦王“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广泛任用愿意效忠秦国的人才,完成统一大业。
  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嬴政颁布“逐客令”的时间为秦王政十年(公元前237年),正值吕不韦因嫪毐之乱被罢免的时间,因此“逐客令”很有可能针对的是“养士三千”的相国吕不韦,以削弱吕不韦的势力。吕不韦的门客之一,出身自楚国上蔡的李斯也在被逐之列。为了避免被逐的命运,李斯主动向嬴政上书,这就是著名的“谏逐客书”,内容如下:
  《谏逐客书》原文
  会韩人郑国来间秦,以作注溉渠,已而觉。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诸侯人来事秦者,大抵为其主游间于秦耳。请一切逐客!”李斯议亦在逐中。
  斯乃上曰:“臣闻吏议逐客,窃以为过矣。昔穆公求士,西取由余于戎,东得百里奚于宛,迎蹇叔于宋,求丕豹、公孙支于晋;此五子者,不产于秦,而穆公用之,并国二十,遂霸西戎。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以殷盛,国以富强,百姓乐用,诸侯亲服,获楚、魏之师,举地千里,至今治强。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东据成皋之险,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国之从,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昭王得范睢,废穰侯,逐华阳,强公室,杜私门,蚕食诸侯,使秦成帝业。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由此观之,客何负于秦哉?向使四君却客而不内,疏士而不用;是使国无富利之实,而秦无强大之名也。
  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乘纤离之马,建翠凤之旗,树灵鼍之鼓;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说之,何也?必秦国之所生然后可;则是夜光之璧,不饰朝廷;犀象之器,不为玩好;郑、魏之女,不充后宫;而骏良????,不实外厩;江南金锡不为用,西蜀丹青不为采。所以饰后宫,充下陈,娱心意,说耳目者,必出于秦然后可;则是宛珠之簪,傅玑之珥,阿缟之衣,锦绣之饰,不进于前,而随俗雅化。佳冶窈窕,赵女不立于侧也。夫击瓮叩缶,弹筝搏髀,而歌呼呜呜快耳目者,真秦之声也;郑、卫、桑间、《昭虞》、《武象》者,异国之乐也。今弃击瓮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昭虞》,若是者何也?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今取人则不然:不问可否,不论曲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然则是所重者,在乎色、乐、珠、玉,而所轻者在乎人民也;此非所以跨海内,制诸侯之术也!
  臣闻地广者粟多,国大者人众,兵强则士勇;是以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四时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今乃弃黔首以资敌国,却宾客以业诸侯,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裹足不入秦,此所谓藉寇兵而赍盗粮者也。夫物不产于秦,可宝者多;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今逐客以资敌国,损民以益仇,内自虚而外树怨于诸侯,求国之无危不可得也。”
  —李斯?《諌逐客书》
  《諌逐客书》译文
  韩国水工郑国以修筑渠道为名,来到秦国做间谍,不久被发觉。秦宗室和大臣们对此事颇为不满,都对秦王政说:“从各诸侯国来奉事秦王的人,大都是为他们的国君游说,以离间秦国而已,请求大王把客卿一概驱逐。”李斯也在计划好要驱逐的客卿之列。于是李斯就上书说:
  从前穆公延揽人才,西边从戎国争取由余,东边从宛国赎得百里奚,又派人到宋国迎接蹇叔,从晋国迎来丕豹和公孙支。这五位贤者,都不是秦国人,可是穆公任用他们,结果并吞二十多个国家,于是称霸西戎。孝公用商鞅的变法,转移风气,改变习俗,人民因此殷实兴盛,国家因此富足强大,老百姓乐于为国效力,诸侯也亲附臣服,先后掳获楚、魏两国的军队,占领千里的土地,一直到现在政治清明,国力强盛。惠王用张仪的计策,攻下三川地区,西边并吞巴郡和蜀郡,北边攻取上郡,南边攻取汉中,兼并许多蛮夷部落,控制鄢、郢一带,东边占据成皋险要的地区,割取肥沃的土地,于是瓦解六国的合纵,使诸侯争着向西侍奉秦国,此项功业一直延续到现在。昭王得到范雎为丞相,于是罢免穰侯,驱逐华阳君于关外,巩固王室的权力,杜绝私人的势力,而后逐渐吞并诸侯的土地,使秦国完成称帝的基业。以上这四位君主—穆公、孝公、惠王、昭王,都是凭借客卿的功劳。从这些历史事实看来,客卿有什么对不起秦国的呢?假使这四位君主,拒绝客卿而不接纳,疏远贤才而不重用,那么国家就没有富足得利的事实,而秦国也就没有强盛壮大的威名了。
  现在陛下获得昆山所产的美玉,有随侯珠、和氏璧,挂着明月珠,佩着太阿剑,骑着纤离马,树立翠凤旗,摆着灵鼍鼓。这几种宝物,秦国一种也没出产,然而陛下喜欢它,是为什么呢?一定要秦国生产的才可以,那么夜里放光的宝玉,就不应该装饰在朝廷中;犀牛角、象牙所制成的器皿,就不应该拿来把玩欣赏;郑、卫等外国的美女,就不应该充列在后宫;而北狄所产的????等名马,也不该养在马棚;同时江南出产的黄金、白锡不该拿来使用;西蜀出产的丹砂靛青也不能用来彩绘。用来装饰后宫,充作姬妾,赏心乐意的,取悦耳目的,一定要出产在秦国才可以,那么缀着宛珠的发簪,镶着珠玑的耳坠,东阿特制的白绢衣,织锦刺绣的装饰,就不会进献在君王的面前;而趋随时尚高雅别致,容貌娇艳体态美好的赵国女子,也不会侍立在君主的左右了。再说到敲水瓶、打瓦缶、弹竹筝、拍大腿,呜呜地歌唱,以使耳朵听得舒适的,才真是秦国的音乐。那些郑、卫、桑间的歌谣,舜的韶虞、周朝武象,是别国的音乐。现在大王您舍弃敲打水瓶瓦缶而接近郑、卫、桑间,放弃弹奏竹筝而采用韶虞、武象,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还不是为了眼前的快乐,适合观赏罢了!现在任用人才, 却不是这样,不问才能的优劣,不论品德的好坏,不是秦国人就罢黜,凡是客卿就驱逐。这样看来,那么大王所看重的是在美色、音乐、珍珠、宝玉,而所轻视的是人民了。这不是统一天下,掌控诸侯的好办法啊!
  我听说土地大的米粮多,国家大的人口众,军队强大的兵士勇。所以泰山不舍弃任何小土壤,才能成就它的高大;河海不舍弃任何小水流,才能成就它的深广;想要称王天下的人,不拒绝众民,才能显扬他的盛德。所以地域不分东西南北,人民不分本国外国,国家时时充实而美好,鬼神也降临福泽,这就是五帝三王何以无敌于天下的原因!现在您竟然抛弃人民来帮助敌国,辞退宾客让他们帮助其他诸侯建立功业,使天下的贤才,退避不敢向西侍奉秦国,停住脚步,从此不踏入秦国,这样就是所谓:借兵器给敌人,送粮食给盗贼啊!物品不是出产于秦国,但是值得珍贵的却很多; 人才不是出生于秦国,可是愿意效忠秦国的却不少。现在驱逐客卿去帮助敌国,减损人民去增加仇敌的力量,使自己内部空虚,而在外又跟诸侯结怨,如此希望国家没有危险,这是不可能的啊!
  内容大要
  提出了经管天下人才、资源的总方针──有容乃大。以“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为中心,阐论逐客之害及用客之利,期秦王政能撤消逐客令。由“跨海内”、“制诸侯”(统一六国)的战略,析论“逐客”的错误和危害,“广纳贤才”才能成就帝业。
  段落大意:
  (一)自“会韩人郑国来闲秦”至“李斯议亦在逐中。”说明逐客为过。
  (二)自“昔穆公求士”至“而秦无强大之名也”(举缪公、孝公、惠王、昭王例)说明客有功于秦(暗示逐客为不智)。
  (三)自“今陛下致昆山之玉”至“致诸侯之术也”说明逐其民人而取其色乐珠玉,非王霸者之所为(以色乐珠玉之取衬客之去为不合理)。
  (四)自“臣闻地广者粟多”至“不可得也”说明却客而为他国所用,非秦之福(以逐客资敌业诸侯说明争取人才的重要性),以说明逐客则国危。
  疑问
  据《史记集解》引《新序》指,《谏逐客书》是在李斯在被逐途中所写,此处有不少疑问:
  李斯既知“逐客令”,为何不立即上书直谏,竟在被逐途中方才上书?
  当时李斯只是吕不韦的门客,在秦国没有官职,何以其谏能直书秦王?李斯在被逐途中使何人上书秦王?
  咸阳至郦邑不过数十里,乘骑车马不过半日程,步行也不过一日程。秦王何以能在一日之内,在郦邑追还李斯,“复李斯官”?
  对于以上疑问的合理解释,有说法指李斯谏书一幕乃预先安排好的表演。李斯被嬴政任用的原因,可能是由于他曾协助嬴政板倒吕不韦所致。其后嬴政因成功达到削弱吕不韦势力的目的,决定取消逐客令,也正式重用李斯,任为掌司法的廷尉:81-88。
  反响与后续
  秦王读了李斯的上书,就废除了“逐客令”,命人追回李斯,并恢复其官职。嬴政任命李斯为客卿,并制定了“灭诸侯,成帝业,为天下一统”的策略。前221年(李斯60岁),秦统一六国。。
  实际上以秦国之强,也免不了受天灾威胁,秦王政四年(前243年)发生的特大蝗灾导致瘟疫流行,甚至逼使嬴政下诏鼓励老百姓纳粟受爵,在某程度上说明在关中地区建渠,以抵御天灾的必要,因此嬴政最终命令郑国继续把渠修成。
  自渠成后,淤积混浊的泾河水被引至灌溉两岸低洼的盐碱地,面积达四万多顷,亩产达到了六石四斗。从此关中成为沃野,再没有饥荒年份,为并吞六国打下坚实基础,该渠也因此被命名为“郑国渠”。

您可能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