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谏逐客书》

  《谏逐客书》,是李斯写给秦王嬴政的一篇文章,其文体在形式上为应用文,而内容上则为论说文被视为是骈文之初祖。秦王嬴政四年(前年),揭发韩国实施“疲秦计划”,即韩国水工郑国利用修关中水渠以耗费秦国人力、银钱,和吕不韦和嫪毐之党徒为乱(他们两人都不是秦人)。在宗室大臣鼓噪下,秦王政下逐客令,驱逐所有六国籍贯客卿,被驱逐者之一、楚国上蔡李斯因此写下《谏逐客书》予秦王政过目,内容阐述说明为君“有容乃大”的重要性,如此一来国家才能够富强。秦王读了李斯的上书,就废除了“逐客令”,命人追回李斯,并恢复其官职。嬴政任命李斯为客卿,并制定了“灭诸侯,成帝业,为天下一统”的策略。最终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君主统治国家。
  李斯入秦十年,由于郑国(郑氏,名国,韩国的水工)为秦修灌渠事,秦大臣提议驱逐所有外来客卿,李斯也在被逐之列,所以写了《谏逐客书》。李斯《谏逐客书》,以往大都发生于秦王政十年,即公元前年。事实上,它是由水工郑国于秦王政元年来秦修渠引起的。不久,当韩的修渠以疲秦之计被发觉后,引发了秦王政的逐客。被逐的李斯愤而上书,时在秦王政三年,即公元前年。
  李斯是秦代人(前年~前年),中国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文字学家和书法家,素有“千古一相”之称。出生于楚国上蔡(今河南省上蔡县);自幼聪明好学,志向远大。岁时(前年)在楚国任郡小吏之职,曾有“贤不肖在所自处”之叹。岁那年,拜荀卿学帝王之术。学业成后,李斯和其师荀卿分析天下形势,认为经过战国以来长期的诸侯兼并战争,业已出现统一的趋势。而统一大业,“六国皆弱”,无力完成,只有强大的秦国才具备这一条件。于是他决定离楚“西说秦王”。于岁那年(前年),离楚入秦。吕不韦任李斯为兵部侍郎。李斯于入秦不久,就向秦王嬴政论述秦国统一天下的条件和良机,秦王政采用了李斯的观点,并封其为长史。由于李斯多次荐言献策,秦王拜李斯为客卿。
  《谏逐客书》原文
  会韩人郑国来闲秦,以作注溉渠,已而觉。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诸侯人来事秦者,大抵为其主游间于秦耳。请一切逐客!”李斯议亦在逐中。
  斯乃上曰:“臣闻吏议逐客,窃以为过矣。昔穆公求士,西取由余于戎,东得百里奚于宛,迎蹇叔于宋,求丕豹、公孙支于晋;此五子者,不产于秦,而穆公用之,并国二十,遂霸西戎。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以殷盛,国以富强,百姓乐用,诸侯亲服,获楚、魏之师,举地千里,至今治强。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东据成皋之险,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国之从,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昭王得范睢,废穰侯,逐华阳,强公室,杜私门,蚕食诸侯,使秦成帝业。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由此观之,客何负于秦哉?向使四君却客而不内,疏士而不用;是使国无富利之实,而秦无强大之名也。
  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乘纤离之马,建翠凤之旗,树灵鼍之鼓;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说之,何也?必秦国之所生然后可;则是夜光之璧,不饰朝廷;犀象之器,不为玩好;郑、魏之女,不充后宫;而骏良????,不实外厩;江南金锡不为用,西蜀丹青不为采。所以饰后宫,充下陈,娱心意,说耳目者,必出于秦然后可;则是宛珠之簪,傅玑之珥,阿缟之衣,锦绣之饰,不进于前,而随俗雅化。佳冶窈窕,赵女不立于侧也。夫击瓮叩缶,弹筝搏髀,而歌呼呜呜快耳目者,真秦之声也;郑、卫、桑间、《昭虞》、《武象》者,异国之乐也。今弃击瓮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昭虞》,若是者何也?快意当前,适观而已矣。今取人则不然:不问可否,不论曲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然则是所重者,在乎色、乐、珠、玉,而所轻者在乎人民也;此非所以跨海内,制诸侯之术也!
  臣闻地广者粟多,国大者人众,兵强则士勇;是以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四时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今乃弃黔首以资敌国,却宾客以业诸侯,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裹足不入秦,此所谓藉寇兵而赍盗粮者也。夫物不产于秦,可宝者多;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今逐客以资敌国,损民以益仇,内自虚而外树怨于诸侯,求国之无危不可得也。”—李斯?《諌逐客书》
  大概内容
  提出了经管天下人才、资源的总方针有容乃大。以“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为中心,阐论逐客之害及用客之利,期秦王政能撤消逐客令。由“跨海内”、“制诸侯”(统一六国)的战略,析论“逐客”的错误和危害,“广纳贤才”才能成就帝业。
  段落大意:
  (一)自“会韩人郑国来闲秦”至“李斯议亦在逐中。”说明逐客为过。
  (二)自“昔穆公求士”至“而秦无强大之名也”(举缪公、孝公、惠王、昭王例)说明客有功于秦(暗示逐客为不智)。
  (三)自“今陛下致昆山之玉”至“致诸侯之术也”说明逐其民人而取其色乐珠玉,非王霸者之所为(以色乐珠玉之取衬客之去为不合理)。
  (四)自“臣闻地广者粟多”至“不可得也”说明却客而为他国所用,非秦之福(以逐客资敌业诸侯说明争取人才的重要性),以说明逐客则国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