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青楼文化看那历代秦淮名妓,青楼女子红尘梦,道不尽的风尘遗恨。
  • ‘扬州瘦马’‘大同婆姨’‘泰山姑子’与‘西湖船娘’

    ‘扬州瘦马’‘大同婆姨’‘泰山姑子’与‘西湖船娘’

    无意间搜到一条老八卦,只是对这个“扬州瘦马”很有兴趣。像这种偏门知识,就跟苍蝇闻到屎一样,啊呸!就像一个精力旺盛 的男人,遇见一个惹人疼惜的姑娘一般,爱不释手。...

  • 携来绿绮诉婵娟: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携来绿绮诉婵娟: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卞玉京,本名卞赛,字云装,又称赛赛,据考可能还有“蕙香”之别号。她原系官宦出身,因父早亡,家道中落,与其妹卞敏一同沦落风尘,是明末清初秦淮河畔一对出名的姊妹花,而卞赛的名气略胜,时人因有“酒垆寻卞赛,花底出陈圆”之咏。后来卞赛为女道士,号“...

青楼红颜_才子佳人

  • 南才女北佳丽-烟花柳巷里明争暗斗

    同治时,正是京城官僚由狎男色转为嫖伎女的开端。 据《京华春梦录》记载:“帝城春色,偏嗜余桃。胜朝来叶,风靡寰宇。今之韩家潭、陕西巷等处,皆昔之私坊艳窟。鼎革后,云散风流都成往事,于是娼家代兴。香巢栉比,南国佳人,慕首都风华,翩然莅止。越姬吴...

  • 秦汉时期的美人标准

    秦汉时期,全国城市的总数量在不断增加。一般来说,郡、县两级的治所,均须筑城立市, 所以郡县的总数也就大致相当于当时城市的数量。秦统一后,国土空前广袤,据研究,秦王 朝最初把京畿以外的国土分为36郡,后扩大为41郡,设立了1000个左右的县。秦代的城...

  • 迟暮的美人诗妓薛涛

    原来在京城为官的薛勋与妻子裴氏迁往蜀中。过了不久,裴氏生下一个女孩,取名薛涛,字洪度,表示她是在惊涛骇浪的洪流中度过的。 薛涛八岁那年,其父让她以院中梧桐树为题,吟诗一首,薛涛念道: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薛勋大骇,...

  • 中国历代才女名妓的宿命

    历代名妓中,脱颖而出的才华横溢的词人、诗家又实在不少。如唐代的薛涛便是。她的《雨后玩竹》被视为名篇,写出了妓女一族的落寞与期冀的心怀。诗词是这样的:“南天春雨时,哪堪霜雪姿,众类亦公茂,虚心能自持。夕留晋贤醉,早伴舜妃悲。晚岁君能赏,苍苍...

  • 旧上海“十大名媛”的人生结局

    龚秋霞 在上海红颜沉香里,龚秋霞独以“梅花”惊艳上海滩。她十四岁加入“梅花歌舞团”,与张仙琳等因歌喉动人舞姿优美而被喻为“梅花五虎将”。旧上海的舆论界曾这样赞扬过她:龚秋霞的歌则最宜于清晨听,因为她的歌充满着青春朝气,抑扬顿挫,甜润婉转……...

  • 情义深重的李娃

    唐玄宗天宝年间,常州刺史郑仁仰的有个独生儿子郑元和,他一表人才,聪明好学,是全家人的骄傲。天宝七年,郑仁仰为儿子备足盘缠,送他进京赴试,按郑仁仰猜想,以他儿子的才华考中是绝没问题的,所以郑元和走后,全家人都在等他的好消息。 九月郑元和来到长...

  • 历史上十个富有的名妓

    赛金花 赛金花,原名赵灵飞,安徽人,因家道中落,化名"傅彩云",穿梭于秦淮河花船之上卖笑为乐,许多富商显贵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赛金花赚了大把银子。同治七年,赛金花被中了状元的苏州人洪钧在探亲途中相中,娶回家做了三姨太。 扁绪十四年,洪钧带其...

  • 著名歌妓才女柳如是

    柳如是(1618-1664 年)本姓杨,名影怜,改姓柳,名隐。后改名是,字如是,号河东君,又号蘼芜君,浙江嘉兴人,幼年被卖到盛泽归家院名妓徐佛家为养女。受徐教养,柳诗擅近体七言,分题步韵,作书得虞世南、诸遂良笔法。年稍长,流落青楼。在松江,她以绝世才...

  • 秦淮八艳之侠骨芳心顾眉生

    顾眉生即顾媚,是南京上元人,据《板桥杂记》载:“顾媚字眉生,又名眉,号横波,晚号善持君,庄妍靓雅,风度超群;鬓发如云,桃花满须,弓变纤小,腰肢轻亚。通文史,善画兰,追步马守真,而姿容胜之,时人推为南曲第一。”可见她不但有着仕女的娉婷娇姿,...

  • 秦淮八艳之长斋绣佛卞玉京

    卞玉京名赛,又名赛赛,因后来自号“玉京道人”,习称玉京。 她出身于秦淮官宦之家,姐妹二人,因父早亡,二人沦落为歌妓,卞赛诗琴书画无所不能,尤擅小楷,还通文史。她的绘画艺技娴熟,落笔如行云,“一落笔尽十余纸”喜画风枝袅娜,尤善画兰。 18岁时游...

  • 南宋时期的歌伎或官妓状况

    现在的娱乐圈越来越好混了。做歌手可以五音不全;当演员可以两眼无神;做艺人可以长得歪瓜裂枣,是个人摆在聚光灯下扑点粉、加个柔光,就是个名伶了。 两宋时期的娱乐圈叫做歌伎或官妓,首先,得品味高妙。需要经常阅读时尚新锐期刊,还要定期参加临安或汴梁...

  • “莫待无花空折枝”的杜秋娘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首“金缕衣”的诗,词句直白,富含人生哲理,因此久传不衰,至今还常为人吟诵和援用。可谁知道这首小诗竟改变了作者杜秋娘一生的命运,使她获取了一段绚烂多姿的“折花”岁月。 杜秋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