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青楼文化看那历代秦淮名妓,青楼女子红尘梦,道不尽的风尘遗恨。
  • 携来绿绮诉婵娟: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携来绿绮诉婵娟: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卞玉京,本名卞赛,字云装,又称赛赛,据考可能还有“蕙香”之别号。她原系官宦出身,因父早亡,家道中落,与其妹卞敏一同沦落风尘,是明末清初秦淮河畔一对出名的姊妹花,而卞赛的名气略胜,时人因有“酒垆寻卞赛,花底出陈圆”之咏。后来卞赛为女道士,号“...

  • 秦淮八艳宴饮累月,歌舞达旦

    秦淮八艳宴饮累月,歌舞达旦

    秦淮八艳又称金陵八艳。秦淮八艳的事迹,最先见于余怀的《板桥杂记》分别写了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等六人。后人又加入柳如是、陈圆圆而称为八艳。 她们八人有几个共同点,首先都具有爱国的民族气节;秦淮八艳除马湘兰以外,其他人...

青楼红颜_才子佳人

  • 青楼与妓院

    几乎99%的人,都一直认为青楼是妓院。如果你现在还这么认为,这个概念,到今天为止打住。两回事!以后不要再乱说了啊。妓院全世界都有,这并不是汉族的特有文化。而青楼提供的是很高级的服务——爱与自由。...

  • 唐代士与妓的关系

    唐代长安的平康里从北门往东,连接三条曲折幽僻的小巷:南曲、中曲、北曲。妓女都集中住在这里,南曲和中曲都是上等青楼,下等的都住北曲。妓女们最喜欢接纳的顾客就是举子,一来因为这些人大多风流倜傥,谈吐不俗,且出手大方,一掷千金。二来考生身份金贵...

  • 历史上那些令人神往的女人

    1、西子 西子即西施,春秋乱世间越国谋士范蠡之恋人、情人,吴王夫差之姬,中国古代四大美人之一,有“沉鱼”之强力,为千古美女代名词。她违背良心做了一回吴国人民祸国殃民的坏女人。在导致吴国灭亡后,可能与范蠡扁舟隐逸而去,形迹缥缈无考。 2、毛嫱 毛...

  • 管仲为何被妓女奉为保护神

    私妓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史记·货殖列传》中记载:“赵女郑姬,设形容,鸣琴,揄长袂,蹑利屣,目挑心招,出不远千里,不择老少者,奔富厚也。”又说:“中山地薄人众,犹有沙丘。纣淫地余民,民俗急,仰机利而食。丈夫相聚游戏,悲歌慷慨,起则相随椎剽...

  • 柳摇金与韩翊的悲欢离合

    夫妻就象是两只船。有幸在生活的河流中相遇,如果从此能并肩而行到终点,那自然是幸运。可有时因为生活的狂风骤雨,两只船儿被各抛一方,倘若历经艰辛孤寂之后,还能行到一块,那可也是一种人生的大幸了。唐代佳丽柳摇金与才子韩翊夫妻便饱受了人生的这种大...

  • 杨娼传

    杨娼是长安里中的绝色女子,神态很美,又以艳丽的打扮自喜。 王公大人宴请客人,都争着邀请她出席作陪。就是不喝酒的人,必定会为了讨她的欢心满饮一杯。长安城里的年轻人,一到她那里,即便是家破人亡也不后悔。于是杨娼的名气在她那一行中数第一,她的身价...

  • 秦淮名妓孙宛君的故事

    顺治年间,秦淮河畔有一名妓,叫做孙宛君,人称孙大娘。为人有丈夫须眉气,而且自命倜傥,她经常对别人说:"到我那里的无论达官贵人还是俊朗的公子哥无不流连忘返,而我自认为还有一些积蓄,从不与人谈钱物。"服侍她的仆人有二十几个,都穿着上好的绸缎做的...

  • 步飞烟私通邻居被打死

    步飞烟:事见唐·皇甫枚所撰传奇《三水小牍》中的《飞烟传》。河南府功曹参军武公业之妾步飞烟(一作“非烟”),为邻居青年书生赵象所恋。赵象买通武公业家的门房,通过门房之妻以诗寄之。飞烟原为家妓,能歌唱奏乐,素憎武公业粗悍,羡赵才貌,便以诗答之。...

  • 红衣姑娘-琵琶曲曲断人肠

    元和年间,京城长安的酒楼中,出现了一位不知姓名、不知来历的红衣姑娘。她每晚走到预定好的酒肆和茶楼中,调弦演唱,从不与客人调笑戏狎,只凭着歌喉和唱技挣得赏钱。人们不知道她的姓名,因她总穿红色的衣裙,所以都称她为“红红”。 红红的歌喉与琵琶演技...

  • 秦淮八艳之倾国名姬陈圆圆

    陈圆圆本为昆山歌妓,曾寓居过秦淮,由于她色艺超群,更与重大历史事件相系,所以清人便将她列入了“秦淮八艳”之中,并说她是“前朝金陵倡家女”。 陈圆圆原姓邢,名沅,字圆圆,又字畹芳,幼从养母陈氏,故改姓陈。她殊色秀容,花明雪艳,能歌善舞,色艺冠...

  • 道姑李季兰以诗会友

    大凡佛道同占的宗教名山,一般是佛教庙宇居山腰、山底,道教宫观在山顶。道观之所以能够雄踞名山之巅,乃是因为道教是土生土长于中国的一派宗教。 春秋时代老子撰《道德经》,原本为哲学著作;但到汉代张道陵、于吉等人,篡用老子之名,创立了“五斗米教”、...

  • 晚清妓女评花榜带来的美女经济

    晚清的国门虽然被人打开了,西器、西俗和西学渐次东来,但中国人对于西方现代政治意义上的选举(vote),在很长时间内都不能理解,任凭先进人士怎样启蒙,大家就是不开窍。在所有能识字做文的国人眼里,选举是考试,不是投票,得选与否,一看自己的发挥,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