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里的皇妃

  明洪武年间,由于朱元璋对卖淫嫖娼行为实施严厉的酷刑,一段时间,都城妓院曾销声匿迹。后来,看到上边有所松动,就又有人重操旧业,在一些偏远地段,偷偷做起了倚门卖笑的勾当,这舒心楼就是影响较大的一家。舒心楼虽然位置荒僻,但装修豪华,加之有一个朝中大臣作背景,楼里不乏天姿国色的年青女子,吸引了都城不少的达官权贵。
  这天妓院突然来了一个自称玉珊的年青女子,说她有沉鱼落雁之容、花容月貌之貌一点也不过度。女子说因父亲蒙冤入狱,代父进京起诉,所带路费被歹人洗劫一空,无钱打点,投不上状子,又无处安身,暂借妓院一席之地;自己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顺便挣点银子把状子投上,只求卖艺不卖身。
  这段时间,老鸨做梦都想寻几个美丽女子来,见这玉珊姑娘举止大方,谈吐得体,心中欢畅,满口应承下来。心想,只要你入得我门,早晚就是我这舒心楼的花魁娘子,一棵硕大的摇钱树。
  花街柳巷,哪里来了个漂亮女子,这事传得比什么都快。玉珊姑娘一进妓院,就吸引了众多豪门富哥,自然有些仍是朝中的高官显贵,大家都是心照不宣。
  玉珊姑娘每日只在自己房里招待客人,既不进门迎,也不出门送,更是吊足了客人们的胃口。或为风雅,或为淫念,想一睹姑娘芳容的嫖客们要提前好几天在老鸨那儿登记列队。
  玉珊姑娘每日听着隔邻打情骂俏,始终不为所动。很多富家子弟愿出令媛求她一夜共枕同眠,也被她严词拒绝。
  这一天又来了一位少年,自称文令郎,仪表堂堂,.举止儒雅,谈吐得体,气质更是非同一般,点名要见玉珊姑娘。老鸨不敢怠慢,推掉预约之人,径直把文令郎带进玉珊姑娘房中。文令郎更是才子,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晓,两人谈得非常投机。晚间,文令郎要过夜姑娘房中,玉珊姑娘见是翩翩少年,又志趣相投,不觉亦是心动。但自知使命在身,不是谈情说爱之时,不觉含泪而泣:“他日走出这伤心之地,有缘再得相见,只要令郎不弃,玉珊定当以身侍君。”
  三四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玉珊姑娘始终洁身自好,每晚夜深入静还具体记实着当天的每一笔收入和每一个招待过的客人,算算攒够了起诉的银子,就找老鸨告别。老鸨极力挽留,然玉珊姑娘哭声悲切:“父亲入牢不知存亡,自己整日莺歌燕舞,不但心里难熬,也是对家父的倒戈。身兼为父起诉的使命更不能让老父失望,自己拼命也要把状告下去。”老鸨无奈,只好放玉珊姑娘出门。
  且说玉珊姑娘一出妓院,转弯就被一辆早已在不远处等待的马车接走。那车子马不断蹄直入皇宫,下得车来,却是大明洪武帝王朱元璋正在等待。玉珊姑娘正待跪地向帝王请安,朱元璋先自起身,迎接玉珊姑娘:“爱妃,辛苦了,这些天可疼煞朕也。”
  本来这玉珊姑娘并非什么为父请命的民间女子,而是朱元璋新近纳的一个妃子。为什么要让身边宠幸有加的嫔妃深入妓院去呢?
  且说朱元璋夺得全国,这个讨饭花子身世的皇帝,一生最恨贪污腐蚀。登基之初,在除去一批影响自己职位的元勋之后,就开始对贪官污吏、腐蚀堕落痛下杀手,严惩了一大批贪官,大明政界进入历史上最清明的时期。
  然而随着自己年事已高,朱元璋感到力不从心,对国事也渐渐疏于管理。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国事太平,国内奢靡之风也有所抬头,一些高官大臣也常出入地下妓院。朱元璋早有耳闻,曾派人暗中调查,然官官相护,查来查去,终是未果。
  人常说,人过七十古来稀,朱元璋深知世上没有永生不老之药。为使大明山河长治久安,为朱家子孙留下一个稳定的场面,一过七十岁生日,朱元璋就一直在思量帝位传接之事。长子朱标先自己而去,剩下的几个儿子他再三衡量,一直拿不定主意。近来朱元璋感受身体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几个儿子却暗暗在为山河之事钩心斗角,更令他心乱如麻。
  正在这时,一个贴心太监告诉他,外面传说皇亲国戚之中有人出入妓院。这不是什么色泽之事,不便公开查实,于是朱元璋亲自安排,让子孙们还不熟悉的一个新纳妃子玉珊去妓院卧底,回来后又让玉珊在幕后悄悄辨认皇官里面出入妓院之人。
  玉珊的信息让朱元璋大吃一惊,差点那时就气晕过去。常常惠顾妓院的人中不仅有多位朝中大臣,而且有自己的多个子孙。在都城的成年子孙中,唯有老大的儿子朱允文不在其中。
  这事对朱元璋打击很大,看自己的儿子竟然也和世上的纨绔子弟一样偷偷出入花街柳巷,朱元璋既伤心又生气,自此他竞一病不起,无法上朝临政。
  这对皇家来说是天大的丑事,朱元璋想了好多好多,他决不允许把皇位传给一个只知吃喝嫖的人。他担忧玉珊妃子会守口不严,将皇家丑事透露出去,于是决定将她机密处死。朱元璋滥杀无辜,杀死一起南征北战的弟兄,都未曾眨一下眼睛,处死这样一个妃子,他更是不存半点恻隐之情。
  这事自然就落在朱允文的头上,朱允文领命而去。思虑再三,朱元璋又召集来几个重要大臣,在一片诧异和反对声中,坚持要把皇位传给孙子朱允文。
  朱元璋驾崩,允文即位,年号建文。像所有的历代帝王一样,朱允文登基之后也是选嫔纳妃。出入料想的是,建文帝王竟收附近尼姑庵一个带发修行的尼姑做了贵妃。
  此女正是朱元璋要求朱允文处死的妃子玉珊姑娘。
  本来那天朱允文并没有遵照朱元璋之命处死玉珊,而是把她悄悄藏在尼姑庵之中。朱允文是宽仁之人,更是个知恩必报的人。他不忍心让这样一个无辜女子成为皇家争权夺利的牺牲品,更重要的是,是玉珊姑娘促成了自己后来坐上了龙椅宝座。
  其实朱允文正是那天到玉珊房中取乐的文令郎。这玉珊姑娘是个颇有心计的女子,入官第一天她就明白,这个同自己爷爷年纪差不多的老帝王,是无法给自己终身幸福的,纵然真的老帝王长寿万岁,自己也不过是像后官众多的妃子一样,成为一朵慢慢枯死的花朵,于是就产生了找一个背景的设法。在皇家众多的子嗣中,朱允文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子,这她早有耳闻,也曾暗暗留神过这个大明第一长孙。那天,这个风度翩翩的文令郎一迸自己的房间,玉珊就认出他来。朱允文没有见过玉珊,自然更不会想到达等渊源。为从长计议,她始终没有答应朱允文过夜,只是为了让朱允文能够看重自己,事后也好记起自己一段深情。
  当朱允文领命要处死玉珊姑娘,见到这个绝色女子竟然是妓院里自己梦寐以求的花魁娘子时,他明白其中必有缘故。朱允文见这女子有情有义,而且明白这个女子还将改变自己的平生,他怎会还能萌生杀心?于是他甘冒欺君之罪,将玉珊姑娘悄悄藏匿起来,一登基就把她弄到身边。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不知怎么就传到了建文帝王的叔叔燕王朱棣的耳边。他得知竟然是一个小女子让父王绕开自己这个最得宠的皇子,传位给一个小辈,一怒而起,从北方起兵要清君侧。最后建文帝王兵败失去山河,下落不明,成为明朝一大疑案。据传,建文帝王丢下皇后和众多嫔妃,带着玉珊隐居在附近的九华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