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粉黛说秦淮

  关于秦淮粉黛的句子可以随手拈来,弥漫着秦淮河边的那些绝色佳人的胭脂香气。
  “六朝粉黛金陵色,千年苍墨秦淮冬。”
  “南朝粉黛随波绿,北地胭脂带泪红。击碎唾壶敲铁板,狂歌高唱大江东。”
  “六宫粉黛如丛草,不胜青楼一处好,解语美人还解笑,董妖娆,琴棋书画和曲高。”
  “红尘纷乱国无道,被人带进胭脂桥,杏花巷里只卖了嫫母袍,谁能懂我秦淮貌?”
秦淮粉黛  十里秦淮,六朝粉黛,这里的粉黛,不止有明艳的容颜,更有卓越的才情和凛然的气节。
  秦淮第一风骨,当属柳如是。一个女子,生于乱世,又不幸错入风尘,能苟且保全性命已实属不易,更何况,她又是如此的美艳动人、才情卓绝。
  她的才貌,引来了无数追慕者,他们无不折服在她的石榴裙下,不惜豪掷千金,只求能与她同修秦晋之好。但她全都不为所动,因为她的内心,真正在乎的是一个男人的担当,和他在乱世中的修为。
  于是,在她二十多岁的花样年华里,毅然选择跟随东林党的领袖———年近花甲的钱谦益。她以为他会是她永远的英雄,也会和她一样,生而为大明,死亦随大明。在大明终于灭亡的那一刻,她要他一起投湖殉国,他试了一下西湖里的水,却好羞涩地说:今夜水太冷,我们改日再来吧!
  水太冷?那可是一个初夏的夜晚啊,西湖两岸,暑气蒸腾。
  钱谦益终于是背叛了他当初生而为大明的誓言,剃光了额头,梳起了长辫,进京做了清朝的官员。柳如是问他:为什么要迎降?他说:为了百姓不遭屠杀!
  好一个为了百姓!那既如此,百姓已安,你又是为了谁一日日苟且?柳如是没有为难他,她默默地转身离开,在江南广交反清复明的义士,走上了抗清的道路。
  独自守在西湖边的柳如是在给钱谦益的信中写道:古来才子佳妇,儿女英雄,遇合甚奇,始终不易。如司马相如之遇文君,如红拂之归李靖。妾虽不足比文君、红拂之才之美,藉得追陪杖履,学朝云之侍东坡,了此一生,愿斯足矣……
  柳如是的铿锵刚烈,也终于让这个本以降了清的东林义士深感汗颜,他又重新回到南京,和柳如是一起,加入到了反清复明的队伍中来。
  钱谦益病逝后,柳如是为了赶走那些来抢夺他的家产的恶棍,竟当着他们的面,用缕帛把自己活活勒死。恶棍是被吓跑了,一代名妓柳如是也从此香消玉殒,那一年,她47岁。
  秦淮八艳中,不得不说的还有李香君。
  才子佳人,既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也是今生在劫难逃的因果。李香君的故事,也是从她十六岁那年,在媚香楼遇到侯方域开始的。
  初见香君时,侯方域送了她一把镂花象牙骨白绢面宫扇作为定情之物。这把扇子,也最终成为他们从相识,到离散,到天涯相隔的唯一见证。
  一个男人的摇摆不定,无论是情感上的,还是气节上的,都将成为他身边那个女人痛苦的源头。正是因为侯方域的软弱和妥协,才让那个阴险奸诈的小人阮大铖有了谋害李香君的可乘之机。他逼迫李香君嫁于朝廷红人田仰为妾,香君誓死不从,怀抱侯方域送她的那把象牙骨白绢扇一头撞向门柱,殷红的血如同桃花一般溅落在洁白的扇面上。
  而孔尚任《桃花扇》,更是把这个刚烈痴情的女子的故事,唱得秦淮动容,金陵神伤。
  “ 金粉未消亡,闻得六朝香,满天涯烟草断人肠,怕催花信紧,风风雨雨,误了春光。”多么希望李香君从此之后再无侯方域,一个人守着古佛青灯,倒也干净,也就不会有之后与侯方域相生相杀的俗套和无奈了。
  陈圆圆也是秦淮河上明艳动人的女子,吴三桂曾“冲冠一怒为红颜”,可是,当陈圆圆年老色衰时,还是遭到了他无情的抛弃。
  寇白门17岁时便被朱国弼赎身,享受了秦淮八艳最隆重的婚礼。但这个老匹夫落难时,竟首先想着要用寇白门来换钱,寇白门也最终用再次卖身所得的钱买断了与朱国弼的情债,为自己真正赎了身。
  董小宛算是秦淮八艳中结局比较好的了,看遍世态炎凉,总算是嫁给了自己选中的情郎冒辟疆。两人情投意合,恩爱有加,只是可惜,红颜薄命,董小宛没过几年好日子,就积劳成疾,英年早逝了。
  重到红楼意惘然 ,闲评诗画晚春天,美人公子飘零尽, 一树桃花似往年 。
  “目断魂消,当年粉黛,何处笙箫。”如今,秦淮河畔依旧是十里繁华,游人如织,可是,那些曾经在秦淮河边明艳了整个历史的女子,又有谁还记得呢?www.dud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