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古代青楼里的那些事(青楼大观)

2017-10-13 08:06 出处:www.dudub.com 人气: 评论(0
  如果你现在一直认为青楼是妓院,那么你就错了,青楼提供的是很高级的服务——爱与自由。
  在秦以前,爱与自由是汉人不缺乏的,而从儒家正统时代的汉族皇朝以后,这两种东西严重的缺失。爱的缺失源于包办婚姻。男人直到结婚后,才知道女人长什么样,这跟由荷尔蒙造成的热情奔放的爱情是一定有大区别的。“自由”的失去,是在儒家统治下,尤其是“士族”阶层,由于长期受到儒家教育,接受了儒家礼教,四点钟跑步上朝,回家对老婆要行周公之礼。完全失去人性本身天然的自由。
  所以,士族也就成了青楼的核心顾客群体,其他阶层几乎不可能去青楼。而青楼对于士族来说,有爱情、有自由、钿头银篦击节碎,喝完酒还可以醉驾马车。对于士族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最自由的地方。
  跟青楼相似的,在现代,叫娱乐圈。青楼的老板手下的女子来源有罪犯、有买来的、有自己生活所迫来的。很像现在的经纪人,通过选秀活动,选出长的漂亮,智商情商都高的。
  青楼女首先要有范儿,就是气质,品味。然后是要有技艺,琴棋书画至少会两样,最后才看外观容貌。老板在选到智商情商够高的,容貌较好的女子后,相当于今天经纪人给你请一堆老师,培训青楼女舞蹈、弹琴、写诗。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培训,是培训懂“爱情”有风情。也就是知道男人需要什么,怎么才能让男人神韵颠倒。经过这一番的培训包装之后,才有了历史上青楼那些名女!
  青楼与妓院的规模排场,是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的。妓院是路边摊的话,青楼就是大酒楼。在青楼中,一个大院子,只住一位女子,一切生活质量都是最高的。她们绝对不会站在窗前揽客——嗨,后面的观众,你们好吗?
  每位客人想进入青楼消费,是有严格的筛选过程的,首先就是旗楼赛诗。客人进门后,先要把你写的诗,写到旗楼的影壁墙上,服务生看到要抄下来,拿进去给小姐看。如果小姐看不上诗的文笔,直接拒绝客人入内。如果小姐见过这首诗,知道非诗作者,有人代笔,直接轰走。小姐见多识广,天天的工作就是读诗、谈恋爱。如果一看,是原创、充满才华的诗,嗯,这个有才!这个可以进来。
  进来后,不是只叫这一个人,一般一次叫3、4个这种过了初试的人,参加第二关——打茶围。也就是要赛茶,要识茶、品茶,要有优秀的谈吐表示,此关,小姐依然不现身,只是在帘子后面听这些人的发言。这哥儿几个,就要开始比文化,比知识,比脑筋急转弯,吟诗作赋,对对联等,但最后,也没有人能在第一天就见到小姐。就算小姐已经认可某男,也不会见面。
  历史上最快能见到青楼女子的,就是赵佶了。徽宗第一次去见李师师,是在天快亮了的时候,凌晨4点多吧,李师师出来了,弹了一曲平沙落雁之类的曲子,然后就回去了。其他大部分人,完全见不到小姐。
  接下来,开始面试,首先对对子,然后出些题,或弹些曲子,或挥毫泼墨,或拿出国画鉴赏,通过思想文化的交流,一来二去,产生感觉,最后通过写马屁诗,捧的小姐春心萌动,这才算是ok,这时小姐会希望客人包下来。也就不见别的客人了。
  宋江当初想招安,就是钻到李师师床底下,他安排108将里长的最帅,最会勾阑之事的燕青,来勾引李师师。李师师就把宋江安排到床底下,等赵佶来了,正跟李师师那美呢,宋江从里面爬出来,说我就是那个梁山的宋江,我其实是想招安的,是蔡京童贯他们拦着。结果,徽宗明白了,梁山招安,李师师起了关键的串联作用。
  还有周邦彦这位北宋的乐师也有一段青楼史,他和当时的皇帝宋徽宗喜欢上了同一个妓女——李师师。这位历史名妓当时可是宋徽宗半公开的情人,敢泡皇帝的马子,罪名可想而知,而且更让宋徽宗不能容忍的,是周邦彦又成了李师师的音乐制作人,李师师不仅欣赏他的音乐,并且还爱上了他。宋徽宗醋意大发,周邦彦眼看就要大祸临头,紧急关头,李师师舍身救情郎,梨花带雨,向宋徽宗苦求,进而又向宋徽宗推荐了周邦彦,说他的音乐是如何如何美妙。奇迹于是出现了:同样爱好书画音乐的宋徽宗原谅了周邦彦,不但没找他的麻烦,反而给他封了官,让他当了大晟乐正。
  相比之下,有个叫贾奕的风流客就没这么幸运了。这个英俊的小白脸和李师师一夜温存后,竟然妒忌起了皇帝。因为他常常被皇帝抢了先,见不到心爱的师师姐,心生怨气,竟填了首《南乡子》讽刺宋徽宗。消息传到宋徽宗那儿,他龙颜大怒,要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嫖友,经过别人劝解,才消了气,免了贾奕的死罪,把他发配到了海南。嫖娼嫖到敢和皇帝争风吃醋的份上,贾奕也算是诸位嫖客中最大胆的一位了。
  古代中国,识字的比例只有2%,就是士大夫阶层,剩下98%的人都不认字。更别说写诗了。可见,青楼女子,是当时中国最有文化的女子群体,青楼女才华到什么程度呢?
  唐代四大女诗人,一半出自青楼。也就是鱼玄机和薛涛。成都现在有薛涛祠,薛涛井。
  薛涛【卒于公元834年,唐代,长安人】是烈女,是那种,我等你两年,你不回来找我,我投井。
  鱼玄机有大才华,她化妆成男人考科举,完全能考上。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鱼玄机。
  白居易的琵琶行,就是写一位年老的青楼女的。香山居士也是著名的泡在青楼里的大名士。他笔下的青楼女,年轻时: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到老了,只能是:“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今景德镇)买茶去”。
  欧洲上流社会也会出现一点类似与我们青楼女的名女,比如——茶花女。但是茶花女的才华也明显不够。跟我们的薛涛差距太大了。只是在公侯之间卖卖笑而已,可是每个女人有自己的选择,有的不希望过度燃烧爱情,就平淡的过一辈子,15岁嫁人,等年老了,看着子孙满堂,跟丈夫白头偕老,想要这种幸福。古代女人也不能管丈夫,丈夫随时可以休了老婆。甚至在宋朝,女方家长还需要买休。也就是花钱来把女儿买回去。女儿就像财产,如果娘家不买,丈夫可以选择把老婆卖到青楼。老婆在那时是没有地位的,她们还不像青楼女,有自己选择男人的权利,她不喜欢你,可以把你轰出去,甚至根本见不到她。有的是外边排着队来的公子名士,你表现不好,给我滚。皇上本人都会来,还有什么男人选不到?
  青楼女子也有自己的节气,也有自己的态度和忠贞。
  宋朝有一个叫严蕊的青楼女。她为她的爱人,收到牵连,被抓进官府。戕害她的就是程朱理学的那个“圣人”朱熹。朱熹当时要用政治斗争手段害人,跟现在一样,把你二奶抓起来,严刑逼供,交代你的贪污行径。严蕊就被下了大狱,但是无论如何拷打,就是不招。后来主审官换成了岳飞的第三子岳霖,他觉得这个案子可能有冤情,提出来重审。他提出如果严蕊是青楼女,应该会写诗,要求她立即写一首诗来自辩,如果你能写出来,让我觉得你是冤枉的,我就放了你。严蕊立即作了一首词,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这是高晓松最喜欢的一首词,词写的非常好,所以当庭释放。
  青楼里是我国古代当时社会上最有才华、最有文化、最漂亮的一些女人。而且,她们是文化传承的重要环境。如果没有青楼,如果古代一直扫黄打非,我们的那么多诗词,连那一点点的音乐,可能就不会创作出来,更不会流传下来。连柳永,关汉卿的这些伟大的文学遗产都流传不下来。
  柳永这位北宋时期的大词人以词名传后世,却以嫖而扬名当时。他是景佑元年的进士,做过朝廷的命官。他虽然政绩平平,却天天泡在妓女堆里,在今天绝对属于公安机关打 击的对象。柳永嫖娼,与其他嫖客大不相同,其他嫖客只是泄欲,很少有人把妓女当人,而柳永却把妓女当朋友,推心置腹地谈心,平等自由地上床,再加上他写得 一手好词,随便给哪个妓女写上一首,那个妓女就会身价倍增,颇似现在的文化包装。于是妓女们对柳永爱如潮水。柳永排行老七,人称柳七,“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成了当时妓女界时尚的真实写照。柳永在妓女堆里灵感不绝,写出了许多千古绝唱。
  但同时,他这种以妓院为家的生活也使得统治者对他十分讨厌,认为他伤风败俗。最后,他政治上失意,因穷困潦倒而 死。死后凄凉,竟然是几个妓女凑钱埋的他。他的死讯传出后,有上千的妓女络绎不绝地到他的墓地悼念,轰动一时。中国有句俗语,叫“婊子无情”,可人们在这些妓女身上,却看到了她们对柳永的一片深情厚意。当嫖客能当到这种份上,古今中外,大概只有柳七一人了。
  著名的就是李香君、柳如是。她们都跟自己的爱人说,坚决不能投降清朝,名士最重要的就是气节,如果你连气节都没有了,你凭什么让我爱你?所以她们都是充满了民族气节的名女。
  还有赛金花,她更有文化,会说一口德语,她做青楼女时,嫁给了一个外交官,跟着去了德国生活很多年。等外交官死后,回到国内,继续回青楼。八国联军来的时候,总司令是一个德国人,他在体验中国文化时,遇到了会说德语的赛金花。在赛金花坚决反复的说服和阻拦下,最终没有进行大规模屠杀。本来八国联军想跟之前烧圆明园的英法联军一样,进行在北京的抢劫。但是在赛金花的劝说下,避免了一场惨剧。
  再近的还有小凤仙。小凤仙保护蔡锷。跑到云南起义了。天下人都知道蔡锷爱美人,不爱江山。这位好男儿原本没有这个爱好,嫖娼纯属被逼出来的。民国初年,袁世凯背叛共和阴谋称帝,却很不放心蔡鄂这位具有革命思想的滇军将领,于是把他招到北京的将军府,加以监视。蔡锷急于重返云南招集部属讨袁,却苦于袁世凯盯得太紧,只好用计,于是一位叫小风仙的妓女就成了他的掩体。他每天带着小凤仙游山玩水,一副安于享乐不问政治的样子,使得袁世凯放松了对蔡鄂的警惕,在小凤仙的配合下,蔡鄂利用一次在妓院饮酒的机会,悄悄地溜走,从此龙归大海,回到云南重举反袁的义旗,在他的带领下,各地义军蜂起,各省纷纷独立,袁世凯只做了83天皇帝,就一命呜呼。
  这是一幅清代青楼女子的珍贵照片,最显著的标志就是她头上的头饰,叫“兜勒”,一般用珍珠镶串而成后,做成各种花式戴在盘发髻的头顶上。再就是她穿着衣服的高领,清代时髦女子的衣领高可及腮,后来随年代的推移逐渐变低。中国上海图书馆藏有类似的一张,但是侧面像,又是黑白照片,因此脸上的妆看不清楚。
  而这张不仅是手工着色,而且是七分側面,脸上的妆看的十分清晰,最关键的是眉毛。所谓浓妆,就是先要把脸上的所有汗毛、眉毛全部拔掉,不能像男人那样用刀刮,因为刮掉的毛留着根,长出来的毛又粗又黑。
  所谓拔其实是绞,就是用两根棉纱线,中间穿个飞轮,双手一紧一松地拉动棉纱线两头,使飞轮一会儿正、一会儿反地飞快转动,两根棉纱线也就跟着来回滚动,再将来回滚动的棉纱线慢慢贴近脸面和双眉,汗毛和眉毛就会被缠绕在棉纱线里连根绞掉,非常疼痛,一个人自己是很难操作的,一般要请身边的姐妹帮忙。等把脸上所有的毛全绞光了,整个脸就像个鸭蛋一样光净。
  每天早上起床,都要花很长时间化妆,先要洗脸、扑底粉,再画眉毛、抹胭脂、印口红,早年女人的口红不是用唇膏抹在唇上的,而是用专门的染红的纸,双唇用舌尖添湿后夹住红纸印上去的。
  民国青楼三才女:
  画家潘玉良
  潘玉良,原名杨秀清,后随夫姓,改名潘玉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女画家。张玉良原是青楼女,出生在古城扬州一个贫民家里。14岁那年,被舅舅偷偷哄着将她卖给了芜湖县城的怡春院,当了雏妓。中外的经传中,这个女子被誉为民国初的“一代画魂”。仔细看,她的画还有一种味道,饮尽凉薄的爱之味。
  之后,她遇到了改变了她一生命运的男人——潘赞化。在潘赞化的鼓励下,潘玉良开始了艺术之旅:先是以素描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上海图画美术院。毕业后,又考取安徽省公费津贴留法的资格,成为里昂中法大学的第一批学生,凭着绘画的天分和努力,两年后她又成为巴黎国立美术专门学校油画班的插班生,与大名鼎鼎的徐悲鸿同学。
  从孤儿——雏妓——小妾——画家,潘玉良的一生充满传奇的伤感。值得庆幸的是,旅居法国的落魄岁月里,王守义总是默默地陪伴在她身边,给她带来勇气与力量。
  开饭店的董竹君
  董竹君是长三堂子(清朝留下的的青楼)里的女子,由于心情抑郁,幼小的董竹君从来不笑,就连照相的时候也满面愁云。客人们给她的绰号是“不笑的姑娘”。但是她有自己的长项。她天生丽质,嗓音又好,水牌总是写得满满的。一张局票唱一曲,堂子收一块银元。第一天晚上就有30张,后来逐日增加,客人不断,她成了青楼老板的摇钱树,经常要唱到嗓子嘶哑。不过在那个烟花遍地、人心不古的年代,许多的客人只是慕名专门来看她。虽然不唱,但是每天上下楼不计其数,等客人走了,她也累得两腿酸麻、精疲力竭。
  四川省副都督夏之时是这里的常客,在这个嘈杂的花街柳巷,夏之时与少女歌妓董竹君相遇了。在夏之时劝董竹君跟他一起离开这个烟花之地的时候,董竹君提出了三个条件。1.不做小老婆;2.到了日本,要送她求学;3.将来从日本读书回来,组织一个好的家庭,夏管国家大事,她管家务。夏之时没有考虑就什么都答应了。之后,他冒险留在上海。由于董竹君出身青楼,他们的结合遭到了许多革命党人的反对,但夏之时态度坚决。两周后,他们在松田洋行里举行了简单的婚礼。当时,夏之时27岁,董竹君只有15岁。董竹君化了妆梳了头,还穿了一身洁白的纱裙,夏之时也穿了笔挺的西装,打了领带——从他们的服装也能看出当时他们思想是比较新潮的。
  交际花潘素
  潘素的父亲潘智合是个纨绔子弟,家产被其挥霍一空。母亲沈桂香亦出自名门,为潘素聘请名师,促其工女红、习音律、学绘画。潘素13岁时,母亲病逝,继母王氏给她一张琴,将她卖人欢笑场所。张伯驹第一次见到潘素,就惊为天女下凡,才情大发,提笔就是一副对联:“潘步掌中轻,十步香尘生罗袜;妃弹塞上曲,千秋胡语入琵琶。”不仅把“潘妃”两个字都嵌进去了,而且把潘素比作汉朝的王昭君出塞,把她擅弹琵琶的特点也概括进去了,闻者无不击掌欢呼。可是问题并非那么简单,潘素已经名花有主,成为国民党的一个叫臧卓的中将的囊中之物,而且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谁知半路杀出了个张伯驹。潘素此时改口,决定跟定张伯驹,而臧卓岂肯罢休?于是臧把潘素“软禁”了起来,在西藏路汉口路的一品香酒店租了间房把她关在里面,不许露面。
  潘素无奈,每天只以泪洗面。而张伯驹此时心慌意乱,因他在上海人生地不熟,对手又是个国民党中将,硬来怕惹出大乱子,他只好又来找我。我那时候年轻气盛,为朋友敢于两肋插刀。趁天黑我开出一辆车带着伯驹,先到静安寺路上的静安别墅租了一套房子,说是先租一个月,因为那儿基本都是上海滩大老爷们的“小公馆”,来往人很杂,不容易暴露。然后驱车来一品香,买通了臧卓的卫兵,知道臧不在房内,急急冲进去,潘素已哭得两眼桃子似的。两人顾不上说话,赶快走人。我驱车把他俩送到静安别墅,对他们说:“我走了,明天再说。”其实明天的事伯驹自己就有主张了:赶快回到北方,就算没事了。
  而婚后在张伯驹的大力栽培之下,潘素成为著名的青绿山水画家。
  最后,随着中国科举制度的废除,青楼也就逐渐消失了。没有科举,就没有士大夫阶层了,也就没有爱与自由的需求。民国时候,逐渐变成了交际花。但是一直到解放前还保留青楼传统,出色的交际花还是一个人一个大院子,社会上的名流,也都纷纷慕名而来。然后大家在一起聊天,开沙龙,开Party,徐志摩、刘海粟,都是在陆小曼家认识的。
  青楼在中国历史上的作用是不可磨灭的,青楼也是文化艺术之乡。《全唐诗》将近5万首,有关妓女的约占1/20。孔庆东《青楼文化》一书的推介文字中有这样的话:“研究中国文化而企图绕开青楼,或者谈论青楼而不涉及文化,就如同入庙而不访僧,登舟而不问水,至少可说是三分迂阔也。” 来源:搜狐
分享: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 |
    Copyright 2012-2018 DUDUB.COM  历史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