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青楼文化看那历代秦淮名妓,青楼女子红尘梦,道不尽的风尘遗恨。
  • 携来绿绮诉婵娟: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携来绿绮诉婵娟: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卞玉京,本名卞赛,字云装,又称赛赛,据考可能还有“蕙香”之别号。她原系官宦出身,因父早亡,家道中落,与其妹卞敏一同沦落风尘,是明末清初秦淮河畔一对出名的姊妹花,而卞赛的名气略胜,时人因有“酒垆寻卞赛,花底出陈圆”之咏。后来卞赛为女道士,号“...

  • 秦淮八艳宴饮累月,歌舞达旦

    秦淮八艳宴饮累月,歌舞达旦

    秦淮八艳又称金陵八艳。秦淮八艳的事迹,最先见于余怀的《板桥杂记》分别写了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等六人。后人又加入柳如是、陈圆圆而称为八艳。 她们八人有几个共同点,首先都具有爱国的民族气节;秦淮八艳除马湘兰以外,其他人...

青楼红颜_才子佳人

  • 秦淮粉黛说秦淮

    关于秦淮粉黛的句子可以随手拈来,“六朝粉黛金陵色,千年苍墨秦淮冬。”“六宫粉黛如丛草,不胜青楼一处好,解语美人还解笑,董妖娆,琴棋书画和曲高。”弥漫着秦淮河边的那些绝色佳人的胭脂香气。...

  • 男儿驰骋时,羡煞红颜:秦淮八艳之寇白门

    对历史有些爱好的人,“秦淮八艳”这一称号通常想起的总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陈圆圆,“桃花扇底送南朝”的李香君,因陈寅恪一部别传而声名雀起的柳如是,还有那让顺治皇帝出了家的鄂妃董小宛......对于寇白门,即使听过这名字的人,也往往道不出个所以然。...

  • 携来绿绮诉婵娟:秦淮八艳之卞玉京

    卞玉京,本名卞赛,字云装,又称赛赛,据考可能还有“蕙香”之别号。她原系官宦出身,因父早亡,家道中落,与其妹卞敏一同沦落风尘,是明末清初秦淮河畔一对出名的姊妹花,而卞赛的名气略胜,时人因有“酒垆寻卞赛,花底出陈圆”之咏。后来卞赛为女道士,号“...

  • 古代一般人真是去不起青楼

    咱们都知道,在古代,男人在社会上占有首要位置,所以说一般有钱的男的都是三妻四妾,并且隔三差五还要出去打个野食。当然了,他们出去打野食不是说像西门庆去找有夫之妇,而是去逛青楼。当然了,去逛青楼是一件高消费的事情。青楼,其实也就是咱们现在所谓...

  • 一香已足压千红:秦淮八艳之马湘兰

    马湘兰是“秦淮八艳”中非常与众不同的一位。马湘兰名守真,宁玄儿、月娇,号湘兰。金陵人。在同胞姊妹四人中排行最末,故而又称“四娘”。她工于诗画,着有《湘兰子集》诗二卷,其兰竹画作在明代画史上占有一席之地,而犹以善画兰花闻名,故“湘兰”之号独着...

  • 秦淮八艳宴饮累月,歌舞达旦

    秦淮八艳又称金陵八艳。秦淮八艳的事迹,最先见于余怀的《板桥杂记》分别写了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等六人。后人又加入柳如是、陈圆圆而称为八艳。 她们八人有几个共同点,首先都具有爱国的民族气节;秦淮八艳除马湘兰以外,其他人...

  • 名妓赛金花传奇

    赛金花初生于1872年。幼年被卖到苏州的所谓花船上为妓,1887年(光绪13年),适逢前科状元洪钧回乡守孝,对彩云一见倾心,遂纳妾,洪时年48岁,傅彩云年仅15岁。不久,洪钧奉旨为驻俄、德、奥、荷四国公使,其原配夫人畏惧华洋异俗,遂借诰命服饰给彩云,命...

  • 古代青楼有多少规矩

    编按:这是新浪博客中天飞鸿所发表的文章,探讨的内容是古代青楼有多少让妓女心惊肉跳的规矩?,现在就来看看内容吧! 俗话说,家有家法,行有行规,作为古代烟花之地的青楼妓院也不例外。在青楼妓院与时俱进不断发展的二千多年之中,形成了一整套的行规和家...

  • 古代青楼的消费有多高

    对于古代青楼有两个误区,大多数认为青楼的消费与现在夜场的消费一样平常;第二是青楼就是妓院。其实古代青楼只是很高级的娱乐场所,提供陪吃陪喝,听听小曲。古代青楼的名妓大多只是歌妓,相当与现在的明星,所以青楼纯粹只是个取悦消遣的地方。 青楼女子主...

  • 古代“青楼妓院”为何开在书院门口

    青楼和镖局是我国古代三百六十行中的两个特别行业,人都说青楼女人多薄性,青楼女子眼光势力做的事情腌臜不堪,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那么为何古时候有那么多的风流才子会常常出没于青楼烟花之地呢?今天,小编就给大家扒一扒青楼的故事,古代青楼缘何喜欢开在...

  • 秦淮河畔忆秦淮

    秦淮河,比较长,流经南京的好多地方,一般没有特殊说明,就指夫子庙沿岸。具体的地名有:夫子庙、江南贡院、乌衣巷、白鹭洲、朝天宫、中华门。 秦淮河畔的夫子庙、贡院是封建统治者笼络和挑选人才的地方。明代吴敬梓的小说《儒林外史》中,对此有深刻的揭露...

  • 古代青楼里的那些事(青楼大观)

    如果你现在一直认为青楼是妓院,那么你就错了,青楼提供的是很高级的服务爱与自由。 在秦以前,爱与自由是汉人不缺乏的,而从儒家正统时代的汉族皇朝以后,这两种东西严重的缺失。爱的缺失源于包办婚姻。男人直到结婚后,才知道女人长什么样,这跟由荷尔蒙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