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男人成就一个女人萧皇后

  导读:六个男人,而且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男人,为一个女人所倾倒,试想这样的女人是何等的美丽?也正是这六个男人相继拜倒在这个女人的石榴裙下,才成就了这个女人的绝世美丽。这个女人就是隋炀帝的皇后萧氏。萧皇后是绝世美丽的一生,也是绝代风华的一生。她曾做过隋炀帝的皇后,也曾成为两个“山寨皇帝”淑妃宠妾,还是两代突厥番王的王妃,最后又经过华丽转身,成了唐太宗李世民后宫中的昭容。真可谓历尽千般沧桑,展尽万种风流,道不尽的艰辛,说不完的荣耀。
萧皇后  一、隋炀帝龙床上的十三岁美丽新娘
  萧氏,原是西梁孝明帝萧岿和张皇后的女儿,自幼就是一位雍容华贵的江陵公主。但由於她出生於二月,而江南风俗认为二月出生的子女实为不吉,因此由萧岿的堂弟萧岌收养。后来萧岌过世后,萧氏辗转由舅父张轲收养。因为张轲家境贫寒,地处村野,因此本贵为公主的萧氏亦随之成为了一位农家的女儿。但是,乡村风雨和日月精华却造就了天生丽质的她花明雪艳的绝世美丽。
  隋文帝即位后,希望从向来关系良好的西梁王朝选一位公主为儿子晋王杨广之妃。萧岿知道后开始占选,但占卜所有留在身边的女儿,结果却皆不宜,最后不得以接回萧氏,让袁天纲为她占卜算卦。袁天纲推算了她的生辰八字,结果得出八个字的结论:“母仪天下,命带桃花。”於是,萧氏便以江陵公主之身进入了大隋的皇宫,开始在宫中读书、作文、绘画、弹筝、唱歌、跳舞,以致后来诗词书画,了然於胸;歌舞弹唱,无所不精。
  开皇十三年,隋文帝与独孤皇后商议决定,为其儿子杨广和萧氏女完成了婚事,於是只有十三岁的萧氏便成为了二十五杨广龙床上的新娘。洞房花烛之夜,一度春风,使得杨广如痴如醉,从此他对如花似玉的萧氏女,更是千般爱怜,万般情怀,当然也抱着无限的希望。因为替他们合婚的人袁天纲曾经私下向杨广透露说:“萧女命中注定要入主中宫,母仪天下。”杨广想,萧氏女既然要母仪天下,那麽他这个做丈夫的不就是一朝天子了吗?杨广是个野心勃勃的人,虽然他此时不是太子,但他仍然觉得希望就在前方。
  果然,经过一番宫廷腥风血雨之后,公元605年,杨广真的登上了皇帝的宝座,是为隋炀帝,萧氏便成为大隋大业的皇后。他们共同生活了三十六个年头。公元618年春天,隋炀帝在烟花三月的扬州被勒死,这时虽是半老徐娘,但风韵犹存的萧氏随之成为了一名大隋皇宫的寡妇。
  二、两个“山寨皇帝”的宫中淑妃宠妾
  萧氏成为了寡妇,随后变成了乱世战俘。作为一名美丽的女俘,萧皇后落在了权臣宇文化及手里。然而,这段历史《隋书·列传》交代得非常艺术:“化及於是入据六宫,其自奉养,一如炀帝故事。”宇文化及以“山寨皇帝”的姿态霸占六宫,和隋炀帝生前一模一样。萧氏的处境可想而知,女俘还能怎麽样?休说什麽尊严和高贵了,想活命,只有逆来顺受。这个如花似玉、仪态万方的女人定然成了宇文化及的囊中之物,大隋皇后的威仪顿时烟消云散。
  俗话常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女人过了这个岁数,就开始走下坡路了。从“二八妙龄”起,十年就能消耗了她们一大半青春。只有非常奇特的女性例外,比如埃及艳后克莉奥佩特拉,她生完孩子之后,仍叫恺撒和安东尼两位罗马英雄神魂颠倒。而萧皇后就是这种奇女子,步入中年,仍旧雍容华贵、美艳异常。宇文化及从这位大美人身上,悄然获取了帝王的幻觉。公元619年,他居然跑到了魏县,关起门来当皇帝。
  皇帝,永远是天下的“头彩”,但并不是谁都能获得这个“头彩”的。如若强行夺取,那就会立即招来杀身之祸和灭顶之灾。果然,宇文化及的狂妄行为,马上招来了杀身之祸和灭顶之灾。也想争“头彩”的窦建德杀上门来。窦建德是农民义军的领袖,如今兵强马壮,腰杆儿粗得很呢。他自称“大夏王”,口口声声为死去的杨广报仇。聊城一战,窦建德动用抛石头的“撞车”,四面攻城。这种虽然很原始“土炮”,但是杀伤力却很强大,聊城随即失陷。分页:2/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萧氏再次面临当俘虏的噩运。这一回她想到了死亡。既不哆嗦,也不哭闹,面无表情地等待着杀身成仁。但是,这一次,红颜并不薄命,因为抢救及时,而且碰上了“忠於大隋”的窦建德。萧氏用不着投井上吊抹脖子了,战胜者居然对她非常“礼遇”,就像《旧唐书·列传》中说:“建德入城,先谒隋萧皇后,与语称臣。”尽管没上绳索,未遭关押,窦建德还毕恭毕敬地给她施君臣大礼,萧氏依然未获自由。与其说她被解救,还不如说被“接管”。虽说已经作了两次寡妇,失去了两任丈夫,但是萧皇后的美艳姿容和高贵气质却从没失去。窦建德本着不要白不要的思想,把宇文化及的淑妃变成了自己的宠妾,在乐寿地方纵情於声色之娱,几乎忘记了自己逐鹿中原的初衷。
  三、突厥蒙古包里的两世王妃
  萧氏在窦建德那儿,似乎还享受大隋皇后的荣耀。但由於窦建德身边蹲着一只“母老虎”曹氏几乎寸步不离,看得很紧,她留驻“大夏王”后宫仅有两三个月,就被突厥人接走了。突厥,野蛮的“胡俗”令中原人心惊肉跳。在没有血缘的前提下,儿子可以继承父辈的女人,弟弟能够再娶兄长的妻妾。胡俗当头,女性就更像牲口了。突厥的义成公主,从窦建德手上要走了萧氏。二十年前,杨坚把这位宗室之女,嫁给启明可汗。后来,丈夫死了,便改嫁“儿子辈”的始毕可汗、处罗可汗和颉利可汗。从杨广那儿论,义成公主得叫萧氏一声“嫂子”。姑嫂重逢,喜极而泣之后,萧氏感到总算有了依靠。
  此情此景,《隋书》不愿意多说,只是一笔带过:“突厥处罗可汗遣使迎后於洺州,建德不敢留,遂入於虏庭。”不管情愿不情愿,萧氏就这麽身不由己地走了。一个孤苦伶仃的落难寡妇,没有挑拣的权利,命把你推到哪儿,就落到哪儿。谁都能猜到,可汗身边的女人必须无条件地“从其胡俗”。就这样,萧氏和义成公主共同被纳入了处罗可汗寝宫的罗帐。分页:3/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突厥的处罗可汗初见萧皇后之时,浑身差点酥了。他顿感天下之美都集於此女一身,这无疑勾起他的无限欲望。当天夜里,蒙古包中春情洋溢,无可奈何中,萧氏便由大隋天子的皇后变成了塞外番王的爱妃。后来,老番王死了,由颉利可汗继位。按突厥人的风俗,老番王的妻妾义成公主与萧氏姑嫂二人又被新任番王接纳,成为他的妻妾。就这样,萧氏又顺理成章地被送到前任番王的弟弟颉利可汗蒙古包的地铺上。虽说萧皇后比义成公主年长,但由於她拥有一股刚到塞外的中原女人的新鲜汁味,还有那绰约迷人的少妇风韵,这使颉利可汗更为情有独钟。
  四、唐太宗后宫的昭容娘娘
  公元630年,也就是唐太宗贞观四年,唐朝派大将李靖打败突厥,要回了曾是前朝的皇后萧氏。这时萧氏已是四十八岁的半老徐娘了,而唐太宗李世民此时才三十三岁。萧氏入朝时,依然没有一丝的衰老,云髻高耸,雾鬓低垂,腰似杨柳,脸似牡丹,美眸流盼,仪态万千,依然诱人眼目、动人心弦,这让李世民一见倾心。李世民一看比一般的少女又多了一分成熟、多了一分大方、多了一分深沉、鲜果般诱人的萧皇后,不禁为之心旌摇曳。萧氏饱经离乱而孕育出来的楚楚可怜的情态,更加令李世民爱怜。
  此时的李世民在萧皇后身上体会到成熟女人的一种风韵、一种魅力、一种激情、一种实实在在的浪漫,更感受到一种类似姐姐与小母亲般的温馨,这使他为繁重国事所累的心得到抚慰。他顾不得年龄的悬殊,更不在乎外人的说三道四,就这样,唐太宗封萧皇后为昭容,萧皇后又成了大唐天子李世民的爱妃。分页:4/5页上一页2345下一页
  其实,萧氏早在回归中原之前,就已经断了重返长安的念头,既然已是国破家亡,江南春雨、中原杏花对自己还有什麽意义呢?不如在这荒蛮的塞外,了此残生吧。所幸,还有个小孙子杨正道做自己伴儿呢!杨门骨血,是她最后的一点安慰了。但是没想到十年后,已近不惑之年萧氏,终於含着泪水回到了长安。此时,突厥大败,义成公主已死,颉利可汗遭擒,萧氏以她特殊的身份,居然赢得大唐礼遇。
  李世民毕竟是一代明君,他为了避免重蹈隋炀帝的覆辙,勤政廉洁,励精图治,日子过得十分节俭。但是萧皇后来到宫中时,他还是破格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宴会来欢迎她,以表达对她的重视和爱意。唐太宗以为这种场面已够豪华了,因此问身旁的萧昭容:“卿以为眼前场面与隋宫相比如何?”其实,眼下这点排场距离隋宫的豪奢情形差得远了!对此,萧昭容只是平静地说道:“陛下乃开基立业的君王,何必要与亡国之君相比呢!”一句话,说得唐太宗万分惊讶。唐太宗立即明白了她话中的含义,他不仅被她的容貌所深深吸引,也深为她的明晓事理和言语得体而折服,对她愈加敬重和疼爱了。
  萧氏在唐宫中度过了十八年平静的岁月。贞观二十一年“庚子,隋萧后卒。诏复其位号,谥曰愍;使三品护葬,备卤簿仪卫,送至江都,与炀帝合葬。”据《资治通鉴·唐纪》记载,萧氏死后,还是回到了第一任丈夫的身边,她当了半辈子“战俘”,心里装的还是杨广。倘若隋炀帝泉下有知,也应该心满意足了吧!www.dUdUb.com